Help People in Need 觀照人生價值

劉晴 「抬轎比賽慈善基金」總監
Eris認為走進慈善事業讓她覺醒,讓她展開義務工作。

在經濟掛帥的時代,一切都以錢去衡 量,「抬轎比賽慈善基金」總監劉晴自小就被父親灌輸這個價值觀,不過她不做扯線公仔,堅持 走自己喜歡的路。雖然她不是金錢奴隸,但怎也料不到慈善和義務工作闖入她的生命。大抵深信 緣起緣滅,所以她相信日後可能還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在她身上發生。

 

在陰晴不定,突然狂風暴雨的下午,走 進位於山頂的明德醫院副樓內,古色古香、富新喬治亞風格的「抬轎比賽慈善基金」辦公室,讓 人有時光倒流的感覺。事實上,在明德醫院舉行的抬轎比賽已41了,在這段歷史中,劉晴(Eris)留下5年的足跡。「與所有慈善機構面對一樣的問 題,就是找贊助商是很受氣的事。有時候向大企業申請贊助,會有令人難受的說話聽,但也得承 受。但最怕遇到無心贊助,卻跟我會面洽談數次,最後才發現對方在愚弄我,浪費了很多時 間。」

其實任何行業都有其需要面對的困難, 慈善團體不會例外,不過可以幫助弱勢社群,其意義遠比賺錢的更深層次,「每年我們都會將籌 得的善款捐助約30間缺乏資源的慈 善機構,而最令我樂不可支的,是每年10月 舉行的抬轎比賽,參與隊伍的隊員不是律師、銀行家,就是會計師、建築師,在這天,他們會卸 下『盔甲』,盡情地扮鬼扮馬,扮相灰稽有趣,惹人發笑。」對於Eris,慈善事業是一個讓她覺醒的過程, 令她走入基層,展開她的義務工作。

「收到慈善機構的申請捐助計劃書,我 會安排探訪,以了解他們的架構和如何運作。撥捐後,我們也得監管受助機構可有兌現承諾,好 好地運用捐款,所以我會主動請纓成為他們的義工,順道透過這些工作去鍛鍊自己,至今愈做愈 享受。」可以回饋社會,Eris覺 得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但她可沒有因這份工作而感到驕傲,「我所做的正正符合德國哲學家康德 所言:『人與生俱來有一種責任,就是努力地去捍衛每個人生存的權利。』有人來敲門向你求 救,應該盡力幫助他,這種形而上學的概念影響了我的思考,令我反思社會上有很多人是需要幫 助的。」

 

金錢和興趣之間

Eris自小愛好文字和寫作, 是爺爺及父親放在家中的政論書籍和喜愛閱讀的習慣潛移默化地影響了她,「對於寫作,我是有點天 份的,年少時經常投稿給報章、雜誌,更喜歡寫小說,曾出版幾本書籍。」喜愛文字創作的Eris曾經想過做劇作家,但從商的父親不允許 她走這條路,「父親只許我選修商科,經濟仍未獨立的我惟有依從他的安排到美國升讀工商管理。雖 然我愛寫作,但覺得沒必要修讀文學,因為我不想墮入文學的象牙塔裡。反而希望走哲學之路,而這 個想法終於在2010年實現,在中文大 學完成了哲學碩士學位。」

對於不能自主地選擇喜歡的科目升學,Eris心有不甘,但又不能不顧父親養育之 恩,只有就範。不過在選擇職業上,她違背了父親的期望,做了一個賭氣的決定,「父親希望我 投考大銀行做金融英雌,不過我也得忠於自己。大學畢業後,我進入了一間4A廣 告公司任職撰稿員,薪金很不錯,好讓自己有個交代。」 Eris不諱言,她是先斬後奏的,之後父 親埋怨我不長進,對她感到失望,還時常拿別人的子女跟我比較。在孝順父親的同時帶點反叛,Eris冀望在父親的願望與自己的喜好取得 平衡。

「本來我是朝著創作總監之路走的,但 發覺舉步維艱,再上一級是何等乏力,剛巧由于品海創立的傳訊電視招攬人才,而我除了愛文字 之外,也喜歡有畫面感的東西,所以便走進電子傳媒任職新聞翻譯,帶給我很多樂趣。」 Eris後來轉到鳳凰衛視任職research writer,也是與文 字為伍,她認為金錢和興趣都可以取得平衡點,不存在矛盾,「經電子傳媒訓練,當我看到一些 文字時,腦裡會立即浮現某些場景的畫面。從那時起,原來以畫面為先的思維不知不覺地影響了 我。」

 

忙得開心

2001年美國911恐怖襲擊後,全球經濟氣氛變得很差,Eris經常聽到公司裁員的傳聞,由於她不是合 群的人,不是上司喜歡的類型,讓她誠惶誠恐,所以她決定轉到財經公關行業,是走進痛苦深淵的開 始。「這是一份很晚才下班的工作,而且很多事情就算做了,也是徒勞無功的,有點不甘心。」劇作 家一直是Eris的夢想,礙於現實,她 無法實現,但她無意中卻走進電影的世界,洲立電影發行的獵頭公司向她挖角,找她出任市務經理一 職,「我愛看電影,既然有薪金又有電影看,何樂不為?」不過新職位所負責的東西與Eris的想像有很大落差,讓她感到十分驚訝。

「原來我是負責迪士尼的電影,對我造 成很大衝擊,更有點害怕。」 Eris笑 說,當時真的很無知,現在回望這段日子,是她其中一份做得很開心的工作,除了有得著之外, 更重要的是遇到她第一個伯樂,「當時任職業務發展總監的翁楝良給我面試的機會,為我開啟了 電影宣傳之門。其實他不是我的直接上司,但最初2年 他幫了我很多,例如如何為電影定位,以及宣傳電影的知識。」當時Eris要兼顧的事情很多,一個月平均要處 理一齣半的電影宣傳,也要與電影院商洽談,工作十分忙碌,但她卻樂在其中。「那時候我負責 《沖天救兵》的宣傳,在網上寫了一個博客,很多人回覆原來這是你負責的,網友的回應給我很 大的滿足感,是金錢賺不來的。可以說,這是讓我有驕傲感的工作。」

 

開啟慈善事業大門

5年前,Eris的另一個伯樂出現,就是獲得「抬轎比賽 慈善基金」主席Mary Rafferty的 垂青,「我們是在一個首映禮上認識的,她希望找一個從沒做過慈善機構的人,從一個外來者的角度 去觀看整件事,去營運基金。」本來Eris已 拒絕Mary的邀請,因為她覺得在電影 發行方面仍有很多東西學習,但事隔2年,Mary又再接觸她,她也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 令對方鍥而不捨地招攬她,「或許她比我更能看清楚自己的本質,亦可能是緣份,她的慧眼看中了 我。而她是我在事業上第二個需要感謝的人,因為她鼓勵我嘗試,給了我第二個窗口,是我由商業社 會走到慈善事業,開始服務社會的鑰匙,是我人生的轉捩點。」

對於未來,Eris說根據過往自己的職場規律,肯定基 金會不是她的永遠,因為她相信緣起總會緣滅,希望在自己的思想仍活躍時去進修,可能會去台 灣中央學院修讀哲學博士學位,「我很喜歡歐美哲學,但到法國讀書實在太困難,暫時目標是中 央學院,不過中文大學也可以。」 Eris這 麼喜歡寫作,怎會放棄她的愛好,她希望在不同形式或類型的文章中繼續筆耕,或者可以從哲學 角度探討電影內容,從中引導讀者思考也是緣份。

「長大後發現因為自己能力有限,有些 事情無法改變,所以有時但願自己是

名人,能有知名度去寫作去改變世界。 以寫作影響人是很偉大的事情,當中我也會有得著的。」在工餘時間,Eris會去做義工,為閱讀障礙的小朋友補 習,期間發覺不懂應付,因此報讀了公開大學的特殊學習需要文憑課程,現在已懂得如何幫助這 些小朋友。

 

 

看重情

作為業餘小說家,Eris自言是以情感出發的人,她就以其英 文名字的4個英文字母Eris去想出4個單字,來形容她的個性、理想、人生等。

Emotion:有時候看到一 些關於生命的片段時,

即使是陌生人也會被感動,會不自覺地 落淚。

Reputation:我不希 望做一些壞榜樣破壞名聲。 

Intensity:在追求某 些事情時,要有力度,否則是無法給人看到我的立場。而且一旦有想法就要堅持,不可以隨波逐流, 不然便沒有人尊重你。

Sensibility:每件 事情都不能只相信表象,例如不能完全相信新聞所寫的,應該要有自己的想法。

 

Text: Pink Cheung   Photography: 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