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Creative 演藝無極限 甄詠蓓

甄詠蓓 神戲劇場藝術總監
《Equus》是Olivia認為是難度最高的舞台劇。
因為喜歡小朋友,Olivia成立兒童劇團工作坊,讓她經常接觸天真活潑的小孩。
Olivia說「神戲劇場」希望在5年內把香港打造為大中華百老匯。

不少人的人生都可能由一個故事開始,甄詠蓓亦然,但她的故事被她形容為老套,不過這不打緊,最重要的是她的藝術生命由此出發,身兼導演、編作、演員及戲劇導師數職,是香港少有的四合一女性劇場人,更與劇場拍檔黃秋生朝著大中華百老匯目標進發。

看到甄詠蓓 (Olivia) 新作 《黑色星期一》 的宣傳海報上有這樣一句:「你有活出自己的夢想嗎?」 可以這樣公開問大家,Olivia當然實現了,不過她的戲劇夢可不是從小出發,而是在演藝學院萌芽的。「我在粵劇家庭長大,看到這行業的辛酸,所以決定努力讀書,不想步家族長輩的後塵。」 Olivia笑說,小學時,我很喜歡看汪明荃的電視劇,曾想過長大後要做女強人,但年紀這麼小,女強人是甚麼東西怎會知道,「中學時我極有表演慾,參加朗誦和戲劇表演,甚至搞話劇,但當時我沒有想過日後以戲劇為職業。」
Olivia能夠與戲劇拉上關係,還要多得她的同學,就是老套故事的其中一個主角。「那位同學很喜歡唱歌,她希望可以考進演藝學院修讀相關課程,而我就陪她去報名及面試。第一次面試時我發覺我很享受表演的感覺,更對自己充滿信心,覺得一定會被取錄。」 結果如她所料,但她的同學則失去機會。Olivia很多謝父母給她自由去決定前路,「自小我的性格比較獨立,父母對我甚有信心,所以一直都採用放任的管教方式。最初對於是否入讀演藝學院感到心大心細,後來抱著即管一試的心態,大不了畢業後再進修。」 可能是少不更事,沒有細心聆聽內心所需,Olivia一直在猶豫戲劇是否適合自己,但當接觸後,發覺戲劇的世界廣闊無垠,涉獵文學和哲理,給她大開眼界。
「由該一刻開始,我終於有夢想了,而且是很實在的,一個接著一個出現,因為在這個空間裡,愈掘愈精彩,所以我從演員走到編作、導演和導師,不斷地研究人性,探討人生,是多麼幸福的工作。」 《黑色星期一》 一劇嘗試思考工作和夢想的距離,所以Olivia提出:「如果你的錢多到一世用不完,你會做甚麼?」 作為戲劇發燒友,Olivia說會買地建劇院,「我會興建心中理想的劇院,亦會成立基金,資助有天份的藝術家做一些具創意的東西,為香港增添色彩,回復像上世紀70、80年代般百花齊放,無論是電影、電視劇、樂壇、廣告等都是充滿朝氣,現在的香港創意環境實在令人傷感。」

時男時女
作為劇場人,Olivia一次又一次的向觀眾訴說不同的故事,而她知道要引人入勝毫不容易,所以她自小就很佩服作家,特別愛看金庸的小說,「單憑天馬行空的文字已經可以這麼精彩,把讀者帶到另一個世界,所以我嚮往做出色的說故事的人。」 為了提升說故事的能力,Olivia曾到法國學習形體和演戲,獲益良多,「我學的不是技術,是胸襟和視野,更讓我認識到演戲不只是維生工具,更是專業和藝術的追求。英國舞台劇演員和導演Kathryn Hunter是我的偶像,因為她讓我看到女性的力量和身份的優勢在哪裡。」
Olivia解釋說,傳統觀念上,男人「30而立,40不惑」 的思想給他們背負很大的包袱,相反,女性可以隨意走位,靈活度高。「在戲劇世界,不時會出現雄性的剛烈場面,女性可以運用溫柔的一面,以柔制剛地去處理和化解。以我為例,作為導演,我是劇團之首,做事時要像男性般果斷,但我又具備女性有愛的特性,會溫柔地令演員跟著我的方向走。好像有點精神分裂,但這種時男時女的管理方法十分有效。」 Olivia坦然,劇團內每一位演員都是藝術家,他們都是很有個性和很敏感的,與他們相處時需要運用讀心術,幸好女性都是一個很好的聆聽者,知道他們所需後便可以對症下藥。

得到和付出
藝術家都是完美主義者,Olivia甚至要求今天的我超越昨天的我,這樣無止境的追求不辛苦嗎? 「這得看你是否真的喜歡你的工作。年輕時,覺得不能超越自己就是失敗,但長大後,累積了人生經驗後,看事情比較通透,會認為可能這齣戲是為了下一次表演成功作出準備。」 在這麼多作品中,Olivia認為剛於今年5月公演的 《Equus》 最為難忘,挑戰和滿足感都是最大的,「這齣劇籌備了一年,其內容遠至希臘古文明,亦有現代心理學,而且是翻譯劇,我與拍檔黃秋生都希望在商業和藝術之間取得平衡,難度是前所未有的高。」 落幕後,Olivia感到身心疲累,整個人儼如失去了動力,所以她趁著女兒放暑假,一起到外地旅行了一個月。
「做完 《Equus》 後,很多事情我都未能即時消化到,例如有很多人要求合作、下一步應該怎樣?如何抉擇呢?等問題突然間出現,很惱人。」 經過梳理後,Olivia看到她的未來應該怎樣走,也覺得擁有自己的劇院不是遙遠的事,而最令她感到意外的,是她逼出自己的小宇宙,看到自己的潛質。「我是一個對任何事情都感到好奇的人,有時我會問自己:『究竟還有甚麼可以讓我發揮?繼續發展的話,還可以做甚麼?』 其實我想參與電影製作,終極目標是導演工作。」
每一個人的人生總有跌宕,婚姻觸礁讓Olivia跌下來,幸好理智和鬥心令她很快就站起來。「婚姻出現問題前,我的事業和家庭是混為一談的,但離開與前夫詹瑞文成立的 『PIP文化產業』 後,感到很迷惘,因為以前公司就是我的藝術生命,但我是不會令自己頹廢的,所以我重新檢視屬於自己的藝術生命。」 Olivia說她很幸運,當時香港藝術節和新加坡分別叩門,黃秋生更邀請她一起成立 「神戲劇場」,「人們對我的垂青讓我重新肯定自己的價值,在那段時間,我從別人身上得到很多,所以我希望可以做一些付出的工作,導師是其中一項。」 對於有沒有想合作的人,Olivia說是蕭芳芳,希望學習她做人處世之道和胸襟,「十多年前,我在好姊妹何念慈與張達明婚宴上接待過芳芳姐,她第一時間不是去恭賀一對新人,而是恭喜他們的父母,當時感到愕然,但同時也讚嘆她的待人接物,是值得後輩學習的。」

 

Text: Pink Cheung   Photography: Raymond   Makeup & hair: Sothy Yeung (Make Up For Ever)   Special thanks to HeArt Studio for the perfect lo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