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之歌 薩頂頂

薩頂頂.歌手

自言自語,一個比較負面的形容詞,可是當 「自語」 與薩頂頂化成一體,其化學作用變成了天籟之聲,更成為她別樹一幟的風格,而這種獨特的音樂讓她衝出內地,甚至亞洲,與世界接軌。
 

由於新專輯發行,所以薩頂頂由北京來到香港宣傳,一身富民族和宗教圖案和色彩的打扮,既是她的標誌,也是她的音樂路線和內涵。不到一個星期,薩頂頂又再次風塵僕僕地現身,參與她於翌日舉行的巡迴演唱會,落機後馬不停蹄的工作,既要應付彩排,也接受幾個訪問,弄得她累到不得了,連晚餐也只能在晚上10時進行訪問時進食。雖然疲倦,眼睛也差不多睜不開,但專業的薩頂頂堅持在現場交流。為了音樂,薩頂頂一直付出了努力,所以當她為內地的歌唱選秀做評委時,她會問參賽者:「愛音樂的你有多努力?」 她認為作為職業藝術家,應該有效地去利用時間,「如果還有時間逛街、玩樂,那麼已不是專業的藝術家。我看過Michael Jackson的自傳,他在演唱會前,每天會練習8小時舞蹈,而每做一次專輯,每天的工作量都很大。」薩頂頂更以自己為例子:「修讀藝術學院時我已是薄有名氣的歌手,但我不甘於只是唱歌,希望製作一張具自己風格的唱片,所以有大約3年的時間,我拒絕了所有演出賺錢的機會,專注地學習選曲和編曲,每天聽大量歌曲,以及在錄音室埋頭苦幹。」 當時沒有人認同她,甚至潑她冷水,「我放下已擁有的成績去追求轉型,去追求甚至不知道方向是否正確的東西,這些努力並不是屬於肉體和時間,而是心靈,因為這是我喜歡的,可以讓我往前走。」

受西方音樂影響
憑著後天努力,薩頂頂在音樂世界闖出一片天,而天份也是她步向成功的鑰匙。「兒時我與外婆在內蒙古居住,大人聚在一起時都會唱歌,感覺很熱鬧和高興,所以我也唱起來。」 薩頂頂的音樂世胞就此被激活起來,後來甚至愛聽Michael Jackson,還將他跟Madonna比較,認為MJ對她的影響很大,「他的音樂和舞蹈好像渾然天成,而在他身上,我看到中西方的一致性。MJ的舞蹈每分每秒都很奇特,其表現狀態竟然與少數民族的動作一模一樣。」
事實上,薩頂頂對西方音樂特別鍾愛,除了Michael Jackson是她的永遠偶像外,也視Whitney Houston為學習目標,「她的歌曲令我有振奮的力量,小學時還模仿她,就是因為不能達到她的效果,所以便以她為榜樣。」 初出道時,薩頂頂有 「中國電子女聲」 的美譽,不過做歌手的歲月裡,她覺得這不是自己,因而希望有自己的創作。「在中國,有創造性的唱片不是那麼多,所以我決定自己去爭取,去做自己的音樂。」

天降的禮物
這是薩頂頂的人生轉捩點,標誌著她由歌手走到音樂人,還獲得唱片公司垂青和簽約,後來更創出 「自語」 別具風格的歌曲。「在創作時,我不喜歡寫樂譜,只會唱出來,直到錄音時才寫出來,這是 『自語』 的雛型。」 「自語」 就是沒有歌詞的音樂,薩頂頂會隨著內心對音樂的情感,咿咿呀呀地吟唱。薩頂頂笑說:「任誰都不會去聽不懂的歌曲,最初唱片公司和我都覺得不行,而由於我是先創作樂曲的,所以便將樂譜交給填詞家,他們全部都填過,但歌曲在填詞後都不好聽,向我反映還是我的 『自語』 來得自然,來得有靈性。」 經薩頂頂爭取,唱片公司為她發行新專輯 《萬物生》,一鳴驚人,在國際闖出名堂,獲得英國BBC Radio 3世界音樂大獎,對薩頂頂的音樂事業極具意義。「這是西方世界為我的音樂敞開大門,讓歐洲媒體和音樂愛好者認識我,後來更可以到美國格林美觀摩,這些都是獎項帶給我的機會。它是上天給我的禮物,上天看到我一直固執地去做音樂,不想我的唱片靜靜地胡混過去。」 薩頂頂的努力印證了人在做天在看的道理,只要不放棄,默默耕耘是有回報的。

愛思考愛研究宗教
薩頂頂的音樂充滿靈性,聽後讓人心靈感到平靜,這與薩頂頂的創作靈感不謀而合,「我每天都會給自己安靜的時間,不是說沒說話、沒聲音就是安靜,這是一種狀態,是我的靈感充電池。」 薩頂頂強調,她不會刻意去尋找靈感,而她慶幸仍未走到創作人必經的瓶頸和迷惘階段,「音樂是很抽象的東西,現在我還可以用幾個音符去抒發情感,但我不敢說可能有一天我會喪失這種能力。其實我不會過於專注音樂,因為音樂只是我認識靈性世界的副產品,我的人生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例如宗教研究。」薩頂頂是一個愛思考的人,而喜歡研究宗教的她,不單只對佛教感興趣,前2年甚至研究基督教,因為她想從中了解人是甚麼一回事,但至今仍沒有答案。「由於我喜歡看宗教書籍,所以在創作時,內容和方向上都帶有自己的特質,還滲入一些宗教哲理的訊息。不過這些訊息絕對沒有說教,只是在主觀上帶出正面方向、鼓勵、啟發和自信。」 看書和看電影是薩頂頂在音樂以外的興趣,而她說自己比較old school,就是要拿著書一頁一頁的去揭去看,聽歌也是買CD,不會在網上下載電子書和歌曲的。飲水思源,薩頂頂這麼重視香港,以香港為這次世界巡迴演唱會的首站,只因對香港有一份情意結,「在我名不經傳時,香港佛教協會邀請我在浴佛節來港演出,這是我第一次到內地以外的地方演出,所以對香港特別有感情。」 談起香港,原來薩頂頂已透過優才計劃,取得香港身份證,「香港的包容性和自由度令我著迷。而且這個地方是中西文化的交匯點,對西方的東西感興趣,亦對少數民族文化有渴求,而我的音樂加入了電子音樂,又有民族追溯感,所以香港聽眾都願意進場欣賞我的演出。」

我的專輯排名
出道以來,薩頂頂推出了7張專輯,其中 《萬物生》 給她走向國際,《天地合》 則讓她學到很多東西,而剛推出的 《2014幻境》 的風格與以往完全不一樣。

Rank 1
《萬物生》:這張專輯印證了薩頂頂重大的轉變,並記錄了她對宗教的崇拜,重新審視她的生活。

Rank 2
《2014幻境》:作為音樂人,不是聽眾喜歡甚麼就給他們甚麼,做這張專輯時,薩頂頂沒有保持過往的風格,而是以非常強勁的電子音樂去配合民族風,手法
大膽,極具挑戰性。

Rank 3
《天地合》:與國際一線音樂人Marius De Vries合作,過程充滿尊重和努力,令薩頂頂感動,而且從他身上學到更大的包容,還有音樂和人生哲理。

 

 

Text: Pink Cheung   Photography: P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