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What You Do 盛女愛自強 岑應

岑應│TVB綜藝科編導
岑應希望可以繼續製作真人騷。
岑應說 《求愛大作戰》 用了隱蔽鏡頭去測試參加者的人品和德行。
《盛女愛作戰》 是岑應懷胎10月的作品,她將所有熱情和能量都放在節目中。

職場中,有多少人是真正地稱得上對工作充滿熱忱,甚至廢寢忘食?不是沒有,但相信也是奇貨可居。而當中肯定有剛剛落幕的TVB節目 《求愛大作戰》 編導岑應的份兒,憑著心中的一團火去製作這個具話題性的真人騷,更將她的心志寫在whatsapp狀態一欄:「I love my job.」

兩輯真人騷 《盛女愛作戰》 和 《求愛大作戰》,都是富爭議和娛樂性的電視節目,而岑應就是這兩個節目的幕後主腦,令人錯覺以為她是做綜藝節目出身的,其實她曾是新聞從業員,在TVB的 《星期二檔案》 任職高級編輯。很難想像這兩種風馬牛不相的節目出自同一個人之手。「在新聞部工作了10年,堅持內容寫實的種子已經入了血液中,在製作真人騷系列時,每天都很小心地去維護這個核心價值,充其量將一些真實的元素放大,增加節目的可觀性,但絕對不會以假亂真。」

每個人都有一顆八卦之心,君不見外國很多真人騷都大收旺場,所以岑應坦言,凡事求真是她曾作為前新聞記者的優勢,「觀眾喜歡看真實的東西,因此我不需要將參加者的生活、形象和性格扭曲去討好他們。同時我亦沒有既定的立場去拍,所以不會預先有任何劇本去達到某一個效果,這種毫無框框的拍攝形式,往往有意外驚喜,這就是真人騷吸引之處。不過其最大的困難是找適合的參加者。由於不想公開招募,以免被有心人利用節目出位,所以我只可以發動自己的人際網絡去找尋,《盛女愛作戰》 我見了20多個女生才找出5位參加者,而 《求愛大作戰》 則約見了30、40個男生,過程費盡九牛二虎之力。」

主動爭取機會
抓緊機會向來是岑應的大原則,不過與其說她是機會主義者,倒不如說她是目標為本、主動爭取機會的人更為貼切。「很多人對金融行業趨之若鶩,但我則認為追逐銅臭是一件很老土的事,所以與金錢有關的工作我一定不會考慮。」 型格與否從來都是岑應做人做事的宗旨,就算選擇學科和職業也要型,她就曾因為覺得讀理科是一件型事而選修了,怎料天份不在此,讀得很辛苦,所以大學選科她不能再有差池,「在一個講座中,因為對城市大學的傳意學系課程深感興趣而選讀這學系,畢業後在中文大學修讀新聞系碩士課程,簡直是如魚得水,發覺原來讀書是可以這麼開心快樂的,傳播的理論、心理學等都很有趣味。」求學期間,岑應更愛上觀看 《鏗鏘集》、《星期二檔案》 和 《新聞透視》 這類新聞專題報道的節目,立志畢業後成為他們一份子。

「適逢 《檔案》 的監製到學校演講,我便在洗手間外等他,然後向他自薦。」 岑應的冒昧當然沒有打動講者,只叫她寄履歷表給他。「為了增加受聘機會,我的履歷表內附了10個故事題材,這是每個做新聞專題的人最缺乏的東西。我的誠意和創意感動了監製,他即時約見我,而令我最開心的是我建議的點子中有6個可以做。」 岑應自言一旦想得到的東西會不惜一切去爭取。畢業後,如岑應所願,成為 《檔案》 記者。自知不是修讀廣播出身,對新聞製作一無所知,岑應立即將勤補拙,「我只學過廣播理論和寫作技巧,但電視製作是另一回事,我對剪接、編輯、鏡頭運用的知識完全是零,所以有兩年的時間,我每逢星期五、六都在中大的視像圖書館渡過,觀看3個新聞節目的錄影帶,前後看了500多盒,然後將每個故事所學到的技巧寫下。」

最愛探討人性
為事業裝備自己,岑應的積極進取讓她在半年後就做自己的第一個新聞故事,雖然要與資深同事合作,但作為新人,這個學習機會她是求之不得的。「我愛看心理學和人際關係的書籍,所以探討人性的題材是我愛做的議題。」 「老爸爸小孩子」 是岑應入行後做的第3個新聞故事,她說僥倖地獲得提名參加 「亞洲廣播聯盟」 的比賽,還獲得獎項,「這是一個老夫少妻的故事,主人翁50、60年代偷渡到香港,勞碌一生,仍未能在港成家立室,退休後回內地娶農村少女,還誕下女兒。拍攝時老爸爸已73歲,而獲得批准來港的女兒只有5歲,他獨力照顧女兒,當時這群領綜援的家庭備受社會歧視,但無可否認的是老翁對香港的經濟曾經作出貢獻。老翁視女兒如珠如寶,老淚縱橫的說擔心自己去世後無人照顧女兒。事實上他心裡也很矛盾,因為在心理和生理上,他的確無法給女兒任何支持。」

現實中的真人真事往往讓人心酸,所以老爸爸的父女情令看的人無不動容,就連前特首夫人董太也聯絡我們,說可以送一些衣服和書籍給他們。「節目播出後,我每隔兩年再拍攝父女之間的變化,現在小女孩已16歲了,亭亭玉立,與老爸爸的鴻溝愈來愈大。不過自從我調到綜藝科,這個故事已不是由我跟進。」 雖然感到有點可惜,但岑應更愛製作寫實、娛樂兼備的真人騷,因為她認為輕鬆地讓人們去了解社會不同層面的人和事,是一件樂事。

人生轉捩點
當工作已上軌道,上司所交予的任務都在掌握中時,人們會不知不覺地走進舒服地帶,甚至墮入困局,岑應就是意識到心中對新聞專題報道的那團火逐漸微弱,所以不斷摸索新路線,尋求突破的點子,最終炮製了3輯兩性關係的報道,包括 「港男講女」、「中女告白」 和 「偷聽男人心」,瞬間成為城中話題。「該3輯報道的取材與以前的大相逕庭。為了搜集資料,我看了很多兩性關係的書籍,還經常去clubbing、單身派對,了解這個都市在發生甚麼事,期間聽了很多人的愛情故事及戀愛觀,令我有所啟發,更成為我的創作靈感。」 不過有得也有失,岑應的前男友忍受不了她這麼外向,經常夜蒲,因而跟她分手。「當時我的工作就是去聽人講是非去找創作靈感和被訪者,所以製作這3輯新聞報道的過程真的很快樂。可能當時我已是單身,對男女之間相處,以及感情的變化特別敏感,在取材時可以得心應手。」 亦因為看了這麼多的兩性關係書籍,岑應覺得何不與各位單身女性分享一些愛情攻略去爭取幸福,故她創作了 《盛女愛作戰》。

「在製作這3個報道時,沒想過要帶出甚麼訊息,只是找了一些在大都市中最潮最型、兩性關係比較極端的男女,說出現代男女的相處。相對於其他題材,這3輯所用的手法都是較為輕鬆和讓人們會心微笑,以引起觀眾共鳴。事實上,感情世界是沒有對與錯,付出和收穫也不是成正比的,要知道伴侶的底蘊,揣摩對方的喜好,學懂一些攻略的技巧才可以雙贏。這些生活化的議題,都是很多人感興趣的東西,因為這可能與自己或親友的處境有關,所以才引起這麼大的迴響。」 人們常說機會是留給早有準備的人,從岑應的機遇可見一斑,就是她對兩性關係的透徹,得到前TVB業務總經理陳志雲的賞識,給她製作真人騷,既充實了她的人生履歷表,更是她的人生轉捩點。

「在陳志雲找我過檔綜藝科前,我每年都要求監製給我做一個兩性關係的報道,因為這個議題太好玩。所以當他約見我時,我毫不猶豫地答應,因為我可以一次過製作10集的兩性關係節目,而且我想接受更困難的挑戰。在整個製作中,他們給我百分百的自由,希望我可以為新節目帶來變化,以及給觀眾新鮮感。」 岑應對自己的能力充滿信心,她說作為電視人,無論是編輯還是編導,都要不斷求進步,要不斷學習新的東西,所以她尋回對工作熱誠的那團火,而這一刻她喜歡在綜藝科的工作,「我有完全屬於自己的創作空間,公司給我最大的自由度和資源,給我很大的滿足感。而我希望可以繼續製作真人騷,因為我仍有很多點子想做,除了兩性關係外,還有很多題材是很有趣的,例如歷險、入廚、親子、創業等都十分吸引。」

不相信婚姻
暫時我只想不斷地拍拖,希望仍然維持單身一段時間。所以 《盛女愛作戰》 或多或少是我的經驗分享,就是一個單身女生可以透過妝扮和充實自己,令自己成為有魅力的女人,那就不愁沒有男友。不過現在社會上的感情生態變得很複雜,在我聽到的愛情故事和身邊朋友的遭遇,無論男女,都有太多見異思遷,有很多3角、4角、5角戀,離離合合是等閒事,令我不相信一生一世的婚姻。感覺上,我的愛情觀愈來愈像一個男人。

Text: Pink Cheung   Photography: PJ Lam   Makeup & Hair: Make Up For 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