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訂背後!手縫的藝術

絲帶立體刺繡令花的姿勢栩栩如生。
Roulleau現時更專注於教學,期望培育更多有志的年輕人。

Haute couture作為時裝的holy grail,現存還會推出haute couture的fashion house只有18家,養活了近5千人,包括2千2百名裁縫,但正因太niche,不少fashion house為了開源節流,也情願取消高級訂制服務,轉投副線/香水等懷抱,掌握縫紉haute couture的匠人也就賣少見少。

一年兩季的高訂系列展現的不獨是設計大師們的功駕,沒有一班匠人的巧手,再豐富的想像也是一頭破腳的天馬,每襲搖曳生姿的衣裙,都集合了無數匠人的心血和時間,每件也是藝術品。外界對於這班無名英雄的角色,一向有些誤解,其實精於刺繡、縫紉的匠人不僅是設計師的一對手,更是他們的靈感泉源。一個系列有時候正是受一幅精巧的刺繡圖案啟廸而來,設計師和匠人之間的合作,比我們想像的更雙向互動,不凡的手藝,也吸引了多少人追隨時裝夢,Elisabeth Roulleau是其中一位。

台上一分鐘
不記得是哪一年了,年少的Elisabeth Roulleau坐在電視機前看著Yves Saint Laurent春夏季的高級訂制時裝秀,被一襲傘裙上的繡花迷住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所謂的刺繡,閃片珠子繡成的鳶尾花在燈光下閃閃發亮,比真花還漂亮,因為那是不會凋謝的﹗那是haute couture刺繡學院Maison Lesage第一年跟fashion house合作做haute couture,長大後考進Maison Lesage對我來說是夢想成真!」 Roulleau解釋當年花了很長時間才決定以刺繡為業,但從刺繡師變成藝術家就花了更長的時間,就如今年跟本地商場圓方合作設計賀年裝置,別少看四幅春夏秋冬刺繡面積那麼小,Roulleau前後最少花了300小時製作,還未計資料搜集和設計,「哈﹗小時候開始做刺繡,都是做些簡單的,送給親人和朋友,可是一般人其實也沒想過,一幅小小的圖案背後到底付出了多少心血,那時候他們說聲多謝就把禮物擱一旁,我有多難過啊﹗後來我總是捉著他們解釋針步和刺繡技巧,讓他們明白我廢寢忘食到底在做甚麼。這次帶來的作品主要用了立體和絲帶刺繡兩種技巧,針法是法國的,可是圖案卻是中國的,希望做到中西合璧的感覺。」

 

Text: Em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