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Art 讓藝術遍地開花

趙慧詩 Director of Osage Art Consultancy Artwork@Sebastian Moldovan
Cybil十分享受與丈夫和女兒相聚的每一刻。

衣食足,人們除了知榮辱之 外,亦追求心靈上的豐足,所以很多人選擇徜徉於藝術品之中,以吸取深層次的養分, 滋潤內心深處。藝術顧問公司董事趙慧詩十分支持把藝術帶到社區,走入人群,讓人們 多與藝術接觸,成為他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東西,以達到藝術能夠收心養性的功能。

 

在怡東酒店工作期間,德國籍老闆給我很大的啟發,他曾對我說:『我的個性很真,很多人樂意與我夥拍,just be yourself, 不要被世界改變。』當時我有預感我不會永遠都是打工一族。

 

對於很多人而言,藝術是高不可攀,是一小撮人的玩意,是難以明白⋯⋯趙慧詩(Cybil)認為一連串的誤解,讓人不敢 走進被認為是冷冰冰、令人尷尬的藝廊,故此藝術家便主動地將藝術品搬到人們面前,「藝術並 不只存在於藝廊之內,也不是遙不可及的東西,也有親民的一面。歐洲人十分支持公共藝術,更 視它為其城市及生活的一部分,我希望香港也可以如此,以拉近人們與藝術的距離,讓人們感受 到藝術是一件好玩的事情,打破冷漠,便不會對藝術望而生畏。在我心中,最理想的公共藝術是 每個地區都拓展本土文化,讓藝術遍地開花。」要做到開花結果,Cybil覺得培育小朋友和年輕人的藝術修 養十分重要。

「Osage曾在暑假舉辦了一個pop-up programme, 邀得香港藝術家王天仁以廢棄的木板製成一些藝術品,帶出被人們棄掉的東西也有用途 的訊息,然後安排工作坊給5-6歲 學童。」Cybil坦言, 最開心的是他們來自不同社區,而令她感動的,是一位跨境學童父親的提問:「藝術是 甚麼東西?兒童藝術可以做到甚麼?」讓她看到人們對藝術有很大的渴求。「所以我十 分期待由大華銀行首次在香港舉辦的裝置藝術比賽,參加者由小朋友到大學生,之後更 會在社區展出,是我應邀成為這次比賽評審委員的最大動力。」

 

與酒店業結緣

Cybil並不是藝術創作者,但對藝術品的審美觀卻有獨到的見解,不說還以為她主修的是藝術,原來她在大學 時選修的是商科,「小時候,我獨愛玩Lego, 喜歡畫水墨畫,長大後,很清楚自己會走藝術和設計之路,並考進加拿大的藝術學院,不過 我的父母覺得商科比較實際,做任何事情也有幫助。」在父母壓力下,Cybil沒有修讀自己喜歡的科目,但 她沒有不甘心的感覺,因為她發覺商科也很有創意,「大學時教授給我們很多個案研究,然後讓我們去『創業』,所以我是在一個經常動腦筋的環境下學習,時間沒有浪費過。」Cybil說的很對,在競爭激烈的商業 社會,沒有點子,不懂變通,只有死路一條,有新意念才可生存。喜歡與人溝通的Cybil於畢業後加入怡東酒店市場部,自此便與酒店業結下不解之緣,「當時酒店正進行翻新工程,我時常偷偷地走到工地, 一窺設計師如何將草圖變成製品。」在Cybil體內,喜歡創意的基因已蠢蠢欲動,最後敵不過內心的呼喚,毅然辭職,跑到加拿大修讀室內設計課程,後來更入讀理工大學成為插班生,回港發展事業。

「在怡東酒店工作期間,德國籍老闆給我很大的啟發,他曾對我說:『我的個性很真,很多人樂意與我夥拍,just be yourself, 不要被世界改變。』當時我有預感我不會永遠都是打工一族。」雖然在酒店工作只有3年時間,但Cybil需要接觸不同部門,讓她了解酒店的架構和運作。畢業後,她加入專門做酒店工程的跨國室內設計公司Hirsch Bedner Associates,她強調,在HBA得到的經驗對她於新加坡創業很有啟發性,因為她認識了一位比她年長幾歲的客戶,更視他為大哥哥,「他將國際級的酒店管理引入福建,除了不斷地擴展生意之外,亦成立藝術基金,設立博物館,還在 其發展的地產項目中推廣文化生活,希望透過藝術幫助他和人們收心養性。金融、地產 出身的他也可以走到這麼遠,令我反思看東西不是只有一條路,所以我很佩服他的精 神,而其遠見甚至鼓勵我創業。」

 

動力來自藝術家

結婚後,Cybil跟隨被調任的丈夫到新加坡生活,作為事業女性,她沒打算賦閒在家,由於她不想離開酒店業,所以便開設藝術顧問公司。「在新加坡創業的最大動力來自當地藝術家對藝術的追求和熱誠。一些全職藝術家是完全沒有收入的,他們需要一個平台去拓展其作品,藝廊是其中一個媒介,但不是所有藝術家都這麼幸運,得到別人垂青,所以我便扮演這個角色,只要酒店對藝術品的需求愈大,他們的作品被人認識的機會就愈多。」隨著年紀漸長,Cybil愈來愈喜歡可以刺激思維 的作品,例如運用新物料挑戰2D創 作,製成3D的作品,雖然出來的效果見仁見智,但概念上很有挑戰性。

「台北文華東方酒店是一個既 開心又深刻的項目,因為當中因我們的疏忽而發生了一段有驚無險的小插曲。當時我邀請了一位韓國藝術家,為酒店繪畫一幅以《Rhythm of Life》為題材,闊10米的 壁畫,他帶著草稿來到酒店,才發現其中有一段是梯級,有幾幅牆壁短了和消失了,他 不能依著稿子來畫,不能創作他理想中的作品,所以感到很憤怒。」藝術家的原則性比一般人高,脾氣一發就不可收拾,Cybil慶 幸他沒有一走了之,而是在平伏情緒後,棄掉初稿,還即場創作,雖然在繪畫途中,其 畫顯得有點亂,但最後都畫出一幅很有活力的壁畫,「事後他問我還有沒有這類創作, 因為這幅壁畫雖然與他的期望不同,但在藝術發展上,卻突破了自己的框框,覺得很有 滿足感。」

 

看重兒童藝術

一直以來,Cybil很重視兒童的藝術培育, 曾參與聯合國向青少年推廣和平的活動。「在2013年, 我是聯合國Peacemaker’s Day委員會成員,主要向高中生宣揚和平訊息,例如其中一項活 動是行為藝術,大會做了一千個有不同英文字的汽球,讓人們拼出peace,還找來藝術家做了365隻和平鴿,有部分和平鴿被放 在鳥籠內,讓人反思世上有些人失去了自由。這是一個讓人深層次地思考的藝術項目, 十分有意義。」對於兒童藝術,Cybil希 望可以開設一間兒童博物館,讓人們定期進行與兒童和藝術有關的活動,至今她仍在找 有共同方向的發展商。

作為職業女性,Cybil在應付藝術顧問工作之 餘,亦要照顧2名年幼子 女,有時候對他們有所缺失在所難免,但她不容許自己有遺憾,所以當發生問題時,她 會立即糾正自己,「女兒的校長跟我分享她的故事,就是其父親每每在特別日子,都會 送裙子給她,讓她記得裙子的代表性,讓人感動。7歲的女兒很喜歡做烘焙,所以每個 星期五,我都會與她入廚,用手一起做餅批,是很寶貴的親子時間。」

 

Text: Pink Cheung  Photography: Pak 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