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 Back Our Girls 我女兒被綁架了

對於尼日利亞東北部Chibok小鎮200多名父母來說,4月14日是他們的惡夢,因為他們的女兒在這一天被伊斯蘭極端組織博科聖地(Boko Haram)綁架了。《嘉兒》在當地訪問了被綁架女孩的母親、逃脫的女孩,以及有關中學的校長,讓他們道出尼日利亞不為人知的現況。

汗水夾雜著淚水,從憂心忡忡的臉上流下來。火辣辣的太陽無情地烤著尼日利亞東北部位於博爾諾州(Borno)名為Chibok的小鎮。當天是 4 月 14 日,在一幢由金屬板和紅土堆砌而成的房屋裡,伊斯蘭極端組織博科聖地(Boko Haram)綁架了 219 名基督徒女學生。就在午夜前夕,武裝分子衝進寄宿學校,抓走了在假日期間留校溫習考試的準畢業生。「襲擊期間,我的女兒 Saratou想盡辦法打電話給我們,她說其他女孩正在一輛駛往森林的車裡,她十分恐懼,請求我們為她祈禱。」Anetou虛弱地說道,她的聲音和身體在不停地顫抖。

母親悲痛莫名
發生綁架案前,Saratou 和她的同學正準備參加在幾天後舉行,相當於學士學位的期末考試。在貧窮的尼日利亞,有60%與她們同齡的女孩甚至不識字,面對已注定的命運,對她們來說,這似乎已經勝利了。自從這場悲劇發生之後,Anetou 開始自責,她讓女兒生活得更好的想法究竟是不是錯的?「我一生都勤勤懇懇地在田裡耕作,以為送女兒入學就可以讓她免受勞動之苦。我希望給她一個美好的未來,而現在她已不在了。」在Chibok的母親感到既內疚又無助。在綁架事件發生後,大約有 10 名女學生需要入院治療。Saraya 懺悔地說,她在睡夢中祈求上帝,甚至禁食,希望讓聲音「更快抵達天堂」。Yana 拿著一個大行李箱,把她女兒的東西小心地放進裡面。她說她不想打開它,生怕自己會崩潰。另一位母親 Kolo有一個儀式:她用臉摩挲著女兒Naomi的校服,衣服面料發出的沙沙聲,如同她過去的生活一樣,而當她放假回來,她們會在黎明起床一起禱告。

自從發生綁架那晚起,失蹤女孩的家人的生活便停頓了。一名來自首都阿布賈委員會的男士穿著光鮮的衣服,沿著風塵僕僕的大道一路驅車抵達Chibok,宣佈襲擊已有一個半月。因安全原因,他的訪問已取消了幾次。官員們都不願意來到這個處於緊急狀態的動盪地區,因為在過去幾個月,博科聖地已多次襲擊這個地區。

自2014年開始,這裡已有超過2000名市民被殺,幾十條村莊被燒成平地,流離失所的難民成千上萬。雖然國防擁有龐大預算,但國家的北部仍然混亂不堪。形勢不樂觀,地區裡的很多人都猜想誰可從如此緊張的局勢中獲利:「派駐在緊急狀態地區的士兵都有更高的收入,更不用說那些官員了,他們怎麼會願意在混亂中冒著生命危險結束這個狀態?」Chibok 高中校長Asabé Kwabula 質疑。

奇怪的是,雖然通向北面的路上佈滿路障和全副武裝的士兵,小鎮裡卻沒有出現安全部隊,Sambisa森林更是博科聖地的後方聖地,最有可能囚禁著女學生的地方就在幾公里遠。Chibok 的鎮民手握安全大權,手持弓箭、棍棒和舊式步槍。他們之前沒有接受過軍事訓練,但他們相信自己受護身符保護,免受子彈的傷害。這次綁架的規模震驚和警惕了全球,其實這個地區對年輕女孩的安全性一直都存在問題。《人權觀察》的 Maosi Segun 報道指出,「我們一直在記錄過去一年來在國家東北部的綁架案件。雖然很多父母因害怕不光彩而很少提出正式起訴,但我們知道極少數女孩設法逃走或被軍隊釋放,最終她們會以懷孕或帶著小孩的方式回歸。」

 

 

  • 1
  • 2
  •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