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Can Save Lives 楊紫燁

楊紫燁 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短片導演

薪火相傳
移民他鄉,身份的衝擊為紀錄短片導演楊紫燁帶來反思,何處是吾家?
為了得到答案,開始涉獵與華人有關的紀錄片,一齣講述內地愛滋病孤兒的《潁州的孩子》帶給她榮譽。在外面兜兜轉轉,今年終於回歸出生地香港,為的是希望薪火相傳,讓紀錄片在香港開花結果。

為了更認識楊紫燁(Ruby),在「師友對話」之前,就讀於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國際時裝商務2年級的呂穎兒(Ami)率先欣賞了Ruby的新作《爭氣》,看畢,Ami說,對這齣紀錄片的題材很有共鳴,因為她也曾參加音樂劇班,但因性格內向而半途而廢,所以她很佩服電影中的學生那份堅持。Ruby憑著努力在電影業揚名立萬,除了首部紀錄片以香港回歸為主題的《風雨故園》與香港有關之外,2004年以後都是在內地拍攝。去年她決定在香港拍攝一群香港band 3中學生接受音樂劇訓練的紀錄片,完全是因為學生的努力感動了她,「2013年,社企L Plus H的董事Ada在籌備音樂劇期間,問我是否可以將過程拍成紀錄片,當時我也不知道這是否一個好題材,所以初時我訓練一些喜歡拍攝的學生,要他們自定題材來拍攝自己。」
Ruby說,紀錄片也需要主角,起碼有2個,否則便沒有主線,幸好在學生的素材中,她找到了,「我看到心光盲人學校學生的參與和精神都很好,另外還有一些學生可以繼續追蹤。而且有感於香港紀錄片很少人認同,我希望為香港的紀錄片爭取地位,所以決定親自操刀。」之前Ruby的紀錄片曾在香港大學播放,看到很多學生睡覺,令她感到很傷心,「如果在戲院放映,因為要買票,人們就不會這麼容易入睡,所以便四出尋找資金。」

身份的困擾
Ruby在1977年移民美國,意想不到的,這是一大衝擊,「一些老華僑跟我說,香港人來到美國很幸運,因為他們辛勞建立的東西,我們就可以享受到。我聽起來覺得有點不舒服,他們好像在排斥新移民,後來認識華人在當地的歷史後才明白箇中含意。」此外,當時Ruby在華人社區見到一些老華僑,這麼多年來都沒有返回家鄉與親人團聚,令她感觸良多,有所啟發。「這麼多華人為了追求更美好的生活,移民到陌生的地方,最後是否如願?到底移民的決定是對還是錯?心裡有很多疑問,身份的問題開始困擾我。」Ruby開始思考可以為他們做點甚麼事,所以她以紀錄片去尋找自己的「身份」。

RY :Ruby Yang    AL:Ami Lui
AL:    成為電影人是你自小的目標嗎?
RY:    我相信每個人去到某個階段都想做不同的東西,兒時我喜歡繪畫,夢想做畫家,但在移民前,我應父母的要求,在香港大學主修經濟,我自己並不喜歡這學科,所以感到好痛苦。到美國後,我說服了父母讓我修讀藝術,在大學最後一年,我接觸到電影,發覺這是一個很有創意和很自由空間,因此我決定將畫筆變成相機,銀幕就是我的畫布。

AL:    在美國修畢電影製作碩士後做過甚麼工作?
RY:    畢業後我在一間製作公司做剪接工作,5年後轉投導演王穎的工作室,《點心》是我在其工作室第一齣參與剪接的電影。當時我剪接的電影都是大製作,從中積累很多經驗,學懂說故事,而賺來的錢就拿去拍攝短片,然後參加影展。期間一直寫建議書向基金申請資金,
實在不容易,但我很幸運,獲批款項,雖然過程辛苦,但這是我最大的夢想,也是值得的。我覺得人生是漫漫長路,當遇到喜歡的東西時,不妨改變自己的意向去完成心願。

 

  • 1
  • 2
  •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