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 Me be Myself 性別新定義

王侯偉 業餘花旦15年
林偉豪 司儀、電台主持
李凱珊 巴士女維修學徒
Joe Leung & Ben Hui 內衣設計師
蔡建誠 住家爸爸、兼職大學講師

「男人最需要面子」、「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些套語我們在生活上天天聽到。不少人喜歡將同一個性別的人一概而論,但在今天的社會裡,男女受教育的機會平等,享受娛樂的自由平等,其實「男女大不同」的想法早已落伍,人人也可以隨自己喜歡,選擇自己喜歡過的生活。為甚麼男人不可以在家湊仔煮飯,女人不可以跟機械打交道?今期《嘉兒》訪問了6組打破性別框框的被訪者,無論在日常生活習慣、興趣和工作上,他們都作了與別不同的選擇,當中有苦有樂,最重要是實現了自己想要過的生活。

王侯偉
職業:藝術行政(粵劇)
年資:業餘花旦15年

是他也是「她」
隨著鑼鼓響起,頭戴鳳冠的主角刁蠻公主穿著大紅掛裙進場,一心捉弄駙馬的她表情帶著嬌嗔,舉手投足之間充滿嫵媚又帶矜持,演活了公主的身份。儘管心裡早知這位公主是王侯偉,一心要從「她」身上尋找男生的蛛絲馬跡,但無論在身段和唱腔上,台上的這位活脫就是個花旦。在卸妝以後,王侯偉只是個普通男生,或許比較溫文,但一點也不娘娘腔。
王侯偉自小跟隨母親聽粵劇而認識這項藝術,還特別喜歡花旦的角色。本來他已很有表演慾,從小唱合唱團、學小提琴和做話劇,直到中四接觸粵劇,發現找到最愛。粵劇已算小眾興趣,而他更要當花旦,路就更難行。「在20、30年代時,粵劇戲班只有『全男班』和『全女班』,那時有不少男花旦,只是後來男女可同班,男旦才逐漸沒落。」但畢竟現在已幾乎沒有乾旦(男花旦),戲行內的人也不看好他的選擇。演藝學院的老師認為這路難行,不收他學花旦;不少人認為他不過是貪好玩或搏出名,認為他最後會轉演生角;現實上,粵劇這行業女多男少,甚至會被行內花旦認為搶飯碗,人們都好言勸他做需求更大的生角,「你想想看,例如在牡丹亭裡,除了主角杜麗娘和她的丫環外,包括張生、麗娘父親,其他官員,全部都是生角。」王侯偉解釋說。但即使難他也要演旦角,因為他喜歡旦角變化多端,「生角有較固定的形象,都比較威武陽剛,但女子變化就多了,如青樓女子、堅貞妻子、紅杏出牆如潘金蓮、待字閨中的,表現出來通通不同,那有趣很多。」而且他愛旦角的華麗高貴,「我最喜歡做公主一類角色,那些頭飾金光閃閃,還有戲服上的珠串和珠片,我喜歡那閃閃生輝的華麗。」
除此以外,在別人眼中他的興趣很容易被簡化成「扮女人」,親友難免會抗拒,最反對的是他媽媽。在一齣拍攝有關他和另一個想當花旦的男生的紀錄片《乾旦路》裡,他曾談及母親對他演花旦的反感,「台下觀眾像是看你在做猴子戲」、「樣子是男人,聲音卻是女人,好噁心」等,「那也可以理解。在現今社會,女生若表現得較剛強,一般都得到欣賞,相反男生若表現得陰柔,往往會被排擠,很不受歡迎。」王侯偉坦然地說。不過《乾旦路》也為他帶來新的機會,「起初擔心電影會招來更多挑剔和批評,怎料觀眾看後對我都很接受,他們開始留意到粵劇就在身邊,更支持我堅持下去,在電影上畫後我的演出機會也多了。」

反串的藝術提煉
由他中四學唱戲開始至今,他的選擇被這個社會不斷拒絕和打擊,但他為人倔強,把這些都挺過去了,「我不太理會別人的想法。例如出場前有人催促我時間緊迫,要我快點做好準備,若我一聽便急起來,反而更不能把妝化好。以未做好準備的狀態示人,那結果豈不是更差?所以即使這個世界很多人不主張我這樣做(演乾旦),但這是最適合我的,我選擇我要走的路,你強逼也不能改變我。」克服了別人的壓力,接下來的就是先天條件的挑戰,畢竟他生來不是女兒身,無論嗓音和體態也要好好調節練習,演起花旦來才有說服力。「我的天賦條件好,唱起假聲來就有七、八成像女生,但仍要多加練習,例如學習如何運氣,使嗓子可以更幼細、圓潤和甜美。例如女生要發低音可以就較用力去壓低聲線,但我若壓低嗓門可能就露出真聲,聽起來會像男人,所以要一邊壓低一邊吊高,更要借助鼻音的幫助,
才能有低音女聲的效果。」
雖然扮女裝要花的努力較多,但乾旦其實也有些優勢,「男性肺活量一般較大,一些需要較多氣的唱腔,例如以高低音域廣闊、跌盪較大的紅線女『紅腔』,我就掌握得比不少花旦要好。若做到武打成分較多、要邊打邊唱的劇目時,例如《楊門女將》,男性氣力較好,會較易掌握。」畢竟天生不是女人,王侯偉明白乾旦只能神似,不能形似,例如別人能穿低胸裝扮楊貴妃演貴妃醉酒,他不可以,「我不想裝胸,其實不必在外形上完全變成一個女人。但我會時刻提醒自己留心走路步幅要細,留意手指要靠攏(看起來像蘭花指一樣),有時老師更會讚我比女同學演花旦更有女人味。」他的目標是「神似」,那是藝術提煉,「就好像畫畫與實物一定不一樣,畫畫時可以將實物進行藝術加工,卻不必勉強像拍照一樣將實物展現出來。」

我最喜歡做公主一類角色,那些頭飾金光閃閃,還有戲服上的珠串和珠片,我喜歡那閃閃生輝的華麗。

 

阿簾
車齡:6年
型號:綿羊仔,Honda PCX125

阿棍
車齡:14年
型號:跑車,YZF/R6

阿屎
車齡:7年
型號:越野電單車
(爬雞),Honda CRF250

Mary
車齡:7年
型號:越野電單車
(爬雞),Suzuki 250SB

Candy
車齡:10年
型號:跑車,
Honda CBR600RP

Ady
車齡:6年
型號:綿羊仔,SYM-Fighter

考牌先斬後奏
對不駕駛電單車的人來說,電單車有一百樣壞處,既是「人包鐵」的危險,又要承受風吹日曬雨淋,而且騎電單車的人好像品流很複雜,男人也罷,嬌嫩的女生怎麼騎電單車?「當年考牌也是先斬後奏的!」成員阿棍說,原來6名成員中有3名也要暪著家人考牌。說到駕電單車的困難,眾多女生更七嘴八舌地「訴苦」,例如一個頭盔就讓大家苦惱不已,首先不能化妝,因為太焗,一程車粉底甚麼的都溶在面罩裡,頭髮也會壓得像剛睡醒一樣糾結成一團,夏天穿短袖手臂必定曬成兩截色,開車在路上常常沙塵滾滾,皮膚自然變差,問題數之不盡。「不過我們不拘小節!」一班女生說完都咯咯地笑。
電單車車身很重,若遇上意外,車子滑倒在馬路上,有時她們未必夠力立即把車抬起,那就會有危險,「我曾試過一次,在我還在苦惱如何把車子抬起時,已有途人衝出來幫忙。」開跑車的Candy笑說。由於駕電單車的女生很少,男士常常都主動幫忙。有時她們更利用這種男性的心態來得到更多方便,「有時泊車位太窄,要把車抬進車位,只要露出點猶豫的模樣,自言自語地說一聲『很重啊』,就有人走過來幫你。」隊長Ady頑皮地說。

可能是唯一女車手車會
由於女生開電單車會遇上屬於自己的問題和關心的話題,因此Ady在2006年考到牌後,首先在一個網上電單車討論區裡找尋志同道合的女朋友們,最後就組織了全港絕無僅有的女電單車手會「女騎小隊」,一班女生經常聚在一起遊車河,並分享駕車心得。
為甚麼在重重困難下仍要開電單車呢?「自由!」大家異口同聲說。她們都很享受駕車的樂趣,例如可以隨時到沒有車去到的偏僻地方玩,包括到大帽山飲茶,或到大潭壩底郊遊。而那種坐在車上的速度感也使她們很暢快,「男人駕車可能追求車速更快,或將引擎改得更響亮,是性能方面的考慮,女生則更享受駕駛的樂趣,而我們更多了一重維繫友誼的意義。」Ady 說。
Andrea在解釋人與車的關係時,彷彿在說人與愛駒的關係,充滿感情,「男人可能常常換零件甚至換車,而我的車已用了10年!駕電單車時,人與車的感覺關係密切得多,我能即時感受到車的反應,車的聲音、手感都使我有親切感,並能從這些反應了解車子是否有問題,例如是否需要換偈油。我與車有種靈性相通的感覺。

 

林偉豪
職業:司儀、電台主持
年資:化妝約10年

尷尬的第一次
林偉豪Calvin在中七畢業後,因為一個拍網劇的機會而首次為自己化妝,「當時仍在青春期,面上暗瘡多,化妝純粹希望上鏡時皮膚看起來滑一點。」Calvin說當時他完全不懂化妝,只知道要用粉底蓋住暗瘡,適逢他在日本見過的牌子Fancl正式在香港開店,這家店就成為他買粉的「第一次」。Calvin要買的是粉餅和乳霜,面對整家店裡都是化妝小姐,當時他感到無比尷尬,「我衝進店裡,拿起要買的東西,即轉到付款檯丟低錢走人,感覺就像買避孕套一樣!」Calvin笑說。幾年後,他在電視台做兼職,因為要出鏡,必須學化妝,結果心裡想著「不過是為工作罷了」,就豁出去,跑到化妝counter學習專為出鏡用的studio make up。
本來他只會在工作時化妝,但到了後來,開始不出鏡時也化妝,「因為常常在街上無端端遇上客戶!」為了經常都以最佳狀態示人,他就變成天天化妝。女生化妝為變得更漂亮,而男生化妝只為看起來精神點,因此不求花巧,「我平日化妝只會簡單地塗點粉底,為了看來更自然,我會在粉底混合點精華液,使粉底更薄更貼。假如眼睛看起來真的很累,有時也會夾眼睫毛和畫眼線,但不會再做更多了。」
他認為化妝並沒有甚麼大不了,除了在一開始由於害羞,買粉底時沒有與自己皮膚配色,也不懂化妝技巧,試過在巴士上聽到有人在背後竊竊私語,回家才發現自己面跟頸兩截色。不過自從化妝技巧改善了以後,就沒有再在街上被人指指點點。至於他的親友基本都很習慣他化妝示人,只是受過前女友的壓力,覺得他這樣做異相,為了不爭吵,他也會遷就她不化妝。現在他無論化妝上街和買化妝品也不會再感到尷尬,但他認為近日不少化妝店有男售貨員是個好轉變,「我不少唸新聞系的師弟都要學化妝,他們說可以跟男售貨員討論自己的皮膚和如何化妝,就不怎麼尷尬了。」

 

李凱珊
職業:巴士女維修學徒
年資:維修學徒3年級

愈大件愈愛
在屯門的巴士維修廠裡,來往間行色匆匆的盡是大男人,有的滿身機油跡,有的大汗淋漓,加上各種重型機械和維修器具,是個陽剛味爆燈的世界。阿珊雖然不算嬌小,但與環境仍然格格不入,在這個充滿粗重功夫的學徒崗位,當部分男生也會支持不了而半途而廢時,是甚麼讓阿珊入行並堅持下去?「我本身喜歡機械,中五畢業後,中專文憑也唸機械工程。畢業後老師介紹我說九巴聘請學徒,我就進來當維修學徒。在不同的機械中,愈大愈複雜的對我來說愈新奇,滿足感亦更大,所以選擇巴士維修。」阿珊解釋說。
身為女生,最明顯會被男生比下去的就是體力,一個巴士車輪就重百多磅,但阿珊指有很多輔助工具可以使用。至於常常要與油污與煙塵打交道,她也不介意,「即使弄髒手腳、衣服,用水洗不就清潔了。」阿珊笑說。不過最令她感到難受的是工作環境較局促酷熱,尤其在夏天,「男生可以捲起衣服抹汗,但我不可以。」這個倒是絕對的男女不平等。不過在萬綠叢中當一點紅其實也有不少好處,「我一搞唔掂就會有人來幫忙。」現場所見廠內的師兄弟對阿珊都有說有笑,照顧有加。而且師傅對她也比較寬容,「有一次我回到課室已經是遲到邊緣,心裡有點擔心被責罵,但師傅一開口竟然是問我吃了早餐沒有,令我鬆一口氣。」在旁的師傅表示,阿珊工作時比男生細心,例如在學員檢查完一架巴士後,師傅會做複檢,男生常常還有很多錯漏,但阿珊檢查過的一般都沒有問題。
身為女生最輸蝕的,可能是這個行業始終對女性會有偏見,「我也明白若到一間車廠見工,在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之間,一般都會請男生,所以我要比別人更叻!」阿珊比別人努力和主動學習,在工餘時間,更修讀由公司贊助的汽車工程課程,決心以實力戰勝偏見。目前她對自己的前途充滿信心,她認為只要繼續努力,最少也能成為一個維修主任。


Joe Leung & Ben Hui
職業:內衣設計師
年資:20年(Joe)及15年(Ben)

出一份力
胸圍是一種極端女性化的衣物,很多人都認為理應由女性去設計,但兩位男士Joe和Ben勇敢地站出來說:「我們是內衣設計師。」二人是師徒關係,都是在前身稱為理工學院畢業,Joe修讀紡織技巧及設計系,入行時到日本一間花邊喱士貿易公司工作,因而認識內衣,並愛上這行業。Ben則讀時裝設計,由於喜歡設計晚裝,所以希望打好對物料認識的根基,進入了Joe開設的內衣公司工作,其後亦被這個行業吸引,「這是一個冷門的行業,競爭少,所以他打消轉做時裝設計師的念頭。」
Joe和Ben都認為他們沒有被人質疑過作為男性,怎去了解女性這麼貼身的需要,反而有優勝的地方。Joe解釋:「女性穿著內衣,除了用來保護身體之外,不外乎給自己和伴侶看,她們都很重視男性如何看其身型,所以很多女性朋友都來問我的意見。」Ben也認同:「一件合適的內衣可以為女性帶來信心,我會從男性角度指導她們怎樣穿內衣去突出自己。」
不過,Joe說他曾被人冠以「bra man/gay」兩個稱號,「我跟讀MBA的同學說我做內衣設計時,同學們都大笑起來,一位較年輕的同學甚至說我變態,雖然我知道他只是開玩笑,但已反映普羅大眾的想法。」俗世眼光總將女性內衣與色情聯想起來,Joe說內衣與性是分不開的,但並非色情,「由於這種錯誤觀念,才令人產生誤會,以有色眼鏡看男性內衣設計師。」Ben說未入行前,看到女性內衣時會感到尷尬,而他十分幸運,加入這個行業時,剛巧電影《絕世好bra》上映,幫了他一把,人們對男性內衣設計師減少了奇異的眼光。作為專業內衣設計師,Joe和Ben沒有任何靦腆,更寫了一本教女性重新認識bra的書。「每個女人都值得被一件好內衣貼心呵護。」Joe認真地說。

 

蔡建誠
職業:住家爸爸,兼職大學講師
年資:全職照顧兩名子女 5年

男性也要育兒
蔡建誠Franklen一向從事政策研究,自從長子5年前出生後,就當起住家爸爸,「我和太太一向覺得父母要親手照顧小孩,而我覺得男性也應該參與育兒。」適逢當時正在寫博士論文,而太太的職業較穩定而且有晉升機會,於是決定辭職,打算早上照顧孩子,晚上寫論文。但事實上卻感吃力,他的論文也寫得特別慢。除了原本計劃實行有困難外,他也受到一點心理的壓力,「雖然我自認是社運份子,不拘泥於社會對男女角色定形的想法,但我始終在這個社會長大,多少也有(將傳統價值)內化;當自己在家庭變成經濟依賴的角色時,初期心理有少少不好過,不過很快就看開。家人初期沒有給我壓力,但自第三年左右開始,就有親人問我何時重新找工作。」最叫他感歎的卻是經濟壓力,「香港的高地價政策加上地產霸權令樓價高企,住屋負擔實在很大。」所以他必須要當兼職講師去維持生活。
Franklen認同孩子一般較親媽媽,尤其媽媽可餵母乳,這是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取代。而他從小到大都不用做家務,「這也與性別定形有關,除了在家中,男生在學校也沒有學家政的機會。」要照顧家頭細務時就要重新學習。但原來爸爸照顧孩子有不少好處,「孩子頑皮時,媽媽責備時一般都沒有反應,但爸爸『一係唔鬧,否則就惡』,所以孩子特別聽話。例如我只要對小女兒說一聲no no,她就立即滾出眼淚。」他哄小孩睡覺也比媽媽得心應手,「只要跟孩子一起看完書、唱過歌,再把孩子安頓床上,他們一般都很快睡著,可能男性的聲音比較磁性,鎮靜效果更佳。」
整體來說,他相當享受湊仔生活,尤其他使用揹帶而不用嬰兒車,與孩子建立了一份強烈的親密感,「當我抱著兒子哄他睡覺,他在我懷裡睡著時,我會悄悄將他移到睡床,這過程總為我帶來一種不能言喻的滿足感,就像一種與孩子真正連成一體的完滿感覺。」

Text: Iris Chow、Pink Cheung   Photography: Walter、Raymond、Sze Chu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