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VE & SHARE 織出魔「髮」使命 溫小蘋

溫小蘋 假髮設計師、香港十大傑出青年
作為假髮設計師,Annie認為她的設計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剛獲頒香港十大傑出青年,Annie與丈夫一起分享喜悅,更覺得是莫大的鼓勵。

inspiring women

GIVE & SHARE
織出魔「髮」使命

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只要相信,就會努力,就會堅持。新鮮出爐的香港十大傑出青年、假髮設計師溫小蘋的蛻變印證了這個信念,由不折不扣的港女,希望嫁個有錢人,到自力更生的假髮設計,一步一步走來的跌宕,儼如身處過山車,咬緊牙關跨過去。千帆過盡,如今驀然回首,一切都不是白費的。
 

溫小蘋
假髮設計師、香港十大傑出青年

剛過去的2013年,是溫小蘋 (Annie) 豐收的1年,年初在時代廣場展出的 「奇妙髮現 —— WOON WIG WONDERLAND」,其中一個1.5米闊的假髮展品,被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列為世界最闊假髮;年底則獲頒 「香港十大傑出青年」。不過在興奮、鼓舞背後,是有血有淚的故事。「我用了1年去製作這個展品,在內地趕工時,剛巧父親因病入院,要立即趕返香港探望。後來在展覽開始前1個月,亦是臨盆生產前1個星期,父親撒手人寰,當時既要安排殯儀,也要繼續趕製作品,可以說,悲喜在同一時間發生,心情很複雜。」
作品被列入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Annie雖然覺得很榮幸,但也不及獲選為傑青,「這是對我的努力予以肯定,不過甄選過程確實是一大煎熬。」 Annie說,遴選程序很嚴謹,她要提交很多文件,而且要經過2次面試,需要強大的心理素質才可以應付,「我希望透過我的故事感動有夢想的人,必須堅持去追求,不能輕易放棄。而且在2013年,香港社會充斥著負能量,很需要一些正能量去激勵大家,作為普通人,名不正言不順,但掛著傑青銜頭,會較易感染別人。」 Annie坦言,獲獎後x對工作甚有幫助,獲得洽談合作的機會多了,等待的時間也短了。
「我剛與職業訓練局商討開設假髮設計班,一方面將這門手藝傳承下去,也可以幫助青少年就業,回饋社會,這是我其中一個使命。」 Annie認為假髮設計是一門藝術,她不時與藝術家交流,還爭取舉辦化纖藝術展覽,時代廣場的裝置是其中一個大型展覽,「希望藉此將化纖藝術發揚光大,並引起大眾關注因癌症電療引致脫髮的病人。」 Annie對服務社會的使命感愈來愈強烈,但她也不忘為自己的事業擴張版圖,「今年2月我會去紐約公幹,計劃將我設計的假髮登上紐約時裝周的天橋上,藉此將香港品牌帶到國際。此行會帶同大兒子前往,與他一起參觀博物館,增廣見聞之餘,也可加強親子關係。」

認清方向
Annie自小已很了解自己,亦很清楚自己需要甚麼,一直以來都忠於內心的呼喚,「我是1個目標為本的人,小學時,我受電視劇中鄭裕玲的律師角色影響,希望長大後成為1個伸張正義的律師。不過我自知資質一般,所以我很努力讀書去圓夢,因為我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要付出才有好成績。」 Annie一直奉行認清方向和目標的人生,很清楚知道其公司在10年,甚至20年後要的是甚麼,「為自己定下比較高的目標,就算只達到目標的一半,也沒有損失。」
Annie自言是一個停不了的人,腦袋沒有一刻閒下來,這種刻苦的性格可能是天生,也可能是後天磨鍊而成,「12歲時,父親因生意失敗而破產,母親到美容院學剪頭髮謀生,並經常在家練習,不知道這是否影響了我日後走上假髮設計之路,而我則做補習賺外快,16歲時更膽粗粗創業,開設時裝店。」 雖然創業作不能走到最後,但也給Annie上了寶貴的一課,為日後創業打好根基。不知是否捱累了,少女時代的Annie希望找個有錢的男人結婚,她如願了,男友給她住豪宅、駕駛名車,還供她升讀港大法律系。本來Annie大可以等待嫁入豪門,但她卻走去賣假髮。「我衣食住行都是依靠男友,總覺得他的母親看不起和嫌棄我,而且白吃白住,完全沒有話語權,不是我的性格,所以便兼職賣假髮賺錢。」

跨過人生低潮
其實Annie在16年前走進假髮的世界是受到一次旅行的啟發,「當年我在紐約探訪1位在Warner Bros工作的朋友時,看到櫥窗展出穿著不同品牌服飾的賓尼兔公仔,由帽子到鞋子都悉心搭配,惟獨沒有髮型,總覺得欠缺了點甚麼。後來在當地看fashion show,見到模特兒以不同的髮型出現,十分好看,讓我明白到假髮可以成就total look。」 要自食其力,Annie已等不及完成法律課程,「與男友分手後,我自己租房住,負擔很重,而我離成為執業律師賺錢的時間仍有5、6年,漫漫長路,既然在假髮銷售殺出一條錢路,何不全身投入,失敗了也可以返回校園。」 放棄社會地位崇高的律師不做,卻幹起冷門的假髮行業,相信很多人都說Annie傻,但她卻滿有信心,「紐約之行令我想起我的中學同學對時裝的狂熱,對髮型的重視,所以假髮不愁沒有捧場客。」
理想往往是不著邊際的,現實才是王道,Annie說她的事業並非一帆風順,她更曾因而萌生自殺念頭。「2002年時,我在珠海開設了工作室,管理內地人是一件很痛苦的經驗,而且與髮型師合作,經常拖欠款項,盡了力也得不到回報,有時還遭他們粗言穢語相向,心裡很難受。當時我窮到每日3餐只吃不同食法的蛋,為了減輕負擔,我想搬回家住,但遭到關係甚差的母親拒絕。」 一貧如洗,又得不到親人支持,人生低潮莫過於此,在Annie腦裡突然閃出一死了之的念頭,但不服輸的想法讓她理智過來,「我仍有想做的事情未去做,我不甘心,所以下定決心,咬緊牙關捱過去。由始至終,我沒有後悔選了這條路,因為我也曾嘗過甜頭。」 當時的Annie就像打不死的 「小強」,以頑強的生命力跨過困境。

醫理病人心
為了求存,Annie認為不能只依靠香港市場,便在網上尋找外國買家,當一切上軌道時,卻敵不過同業的抄襲和賤價傾銷,惟有向現實低頭,「我加入1間生產沐浴和洗髮水的公司任職業務發展經理,這裡是我的少林寺,學到的很多,例如生意手法、操守和如何解決難題等。」 但身在曹營心在漢,Annie對假髮設計念念不忘,在外面闖了2年後,她重操故業,「當時我的大兒子已3歲,自己做老闆可以控制時間,方便照顧兒子。」 不過上天好像跟Annie過不去,總不讓她風平浪靜地生活,2008年的金融海嘯是另一衝擊和考驗。
「外國的訂單減少了很多,我必須另覓出路,由於愈來愈多人患癌症,我開始摸索向受脫髮困擾的病人提供假髮的方向,希望殺出一條血路。」 其實Annie早於2006年已在醫院做義工,以及向有需要的病人捐贈假髮,一個危機讓她思索事業的另一路向。「至今我仍為病人設計假髮,雖然這項工作佔去7成時間,更不是賺錢的部分,但每當看到原本苦口苦面的病人,戴著假髮掛著笑顏離開時,我就很有滿足感,這不是金錢可以買到的。雖然我不是醫生,但原來也可以醫治病人的心。」 最近Annie成立了 「奇妙醫療真髮」 慈善基金,希望與醫療機構合作,「一方面幫病人挑選適合的假髮,另一方面呼籲大家捐出頭髮來製造假髮。」

天生工作狂
我熱愛工作,也很有責任感,曾試過約了客人在早上9時會面,凌晨3時已返到公司做準備,可能旁人會覺得我著魔了,但我不以為然。創作既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興趣,是我其中一種消閒娛樂。我是24小時都想著工作的人,而照顧小朋友是十分疲累的事情,所以我感謝丈夫為我分擔照顧3個兒子的責任,事實上,他親子的時間比我多。一直以來,我與大兒子不是這麼親密,所以每年我會與大兒子去一次旅行,以加強親子的關係;另外,我正籌備推出一本談營商心得的書,我已邀請兒子參與製作,藉此增進母子感情。

 

Text: Pink Cheung   Photography: K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