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For No Underpants 不穿內褲的快感

雖然拍拖中的男女口口聲聲說如果是愛對方的話,每一天都是情人節,但當看到別人都在為情人節張羅禮物,準備慶祝節目時,心裡難免有點戚戚然,所以一眾男女便趁著佳節為伴侶製造驚喜。

一班女人在講送禮物給親友及送驚喜給男友,有人打算親手烹調美食、有人準備突然飛往男友公幹的外地見他、有人計劃買男友渴望已久的禮物送給他⋯⋯大家一聽,都不約而同的說選擇禮物給男人其實很不容易,不是太高科技便是太貴。當大家七嘴八舌之時,Rachel忽然鬼鬼馬馬的說:「唏!你把自己包裝成一份天下無敵的性感禮物送給他不就可以了嗎?節日普天同慶,內衣褲要應節,要讓男朋友感到新年喜氣洋洋,情人節則浪漫溫馨!」
 

尋找刺激
Anne說:「平時每次約會我都會很注意內衣褲和服裝的配襯,不會到過節才如此做的,我認為養成了穿漂亮內衣褲的習慣,便不會在突發約會時出醜。」 Bell不以為然:「我喜歡簡單舒服的mix and match,不想每次約會都那麼累。」
大家又再講回送甚麼禮物給男朋友才既有心思,又有驚喜而且划算。忽然Rachel說:「那不穿內衣褲好了!」 大家頓時噤聲,一起望著她。Rachel好整以暇的說:「我意思是內衣褲要麼就穿得浪漫溫馨,要麼就甚麼都不穿,讓他覺得刺激、新鮮、意外。」
Bell說:「那有點不太衛生吧。」
Anne搖頭:「我慣用wonder bra,不戴胸圍有些衣服穿了不好看。」
Celine問:「可否在真的要親熱時,才到洗手間脫掉內衣褲,扮之前沒穿,好像一直都很饑渴的樣子呢?」
Anne和Bell一起反問:「前戲時他不會摸你的嗎?他手碰不到你的衣服,感覺不到你有沒有穿內衣褲的嗎?」
Bell:「不要把男人看成傻瓜,雖然他們常常用下體思考,但不等於他們不知道女人穿了甚麼樣的內衣褲。」
Anne:「對啊!而且男人是視覺動物,性感內衣可以刺激他們的性慾,為你脫內衣褲時會讓他們十分興奮的啊!」
Bell:「也不一定要穿喱士絲質的性感內衣,我有個朋友說,她丈夫喜歡她穿純棉有小花的內衣褲,讓他覺得太太很單純,仍像個女學生,需要保護她。」
Anne:「我也有對朋友,每年農曆新年前兩夫妻都一起去內衣店選購紅彤彤的胸圍和有恭賀字樣的內褲給太太,然後再一起去買鬼鬼馬馬的boxer給丈夫,也是紅色的,他們說像新年貼揮春要有意頭,紅色等於鴻運當頭,笑壞我!」
Rachel插嘴:「那不是沒有了驚喜和新鮮感嗎?我不喜歡二人一起去買內衣褲,我覺得買內衣褲是很私人的事,有個男人在旁邊會很尷尬,店裡的其他女人都不會舒服吧!」
 

保持新鮮感
Celine:「大家不是常說關了燈,女人都是一個樣的嗎?反正要脫掉衣服做,穿甚麼花款都一樣,誰脫都一樣,不是嗎?」
Anne:「怎會一樣?他一件一件脫掉你的衣服,無論溫柔還是粗魯,那過程都是他的享受,你剝奪了他的享受,他怎會喜歡?!」
Rachel:「但偶然一次不用他動手也很新鮮吧?不是常說要保持新鮮感的嗎?」
Anne:「也蠻有道理⋯⋯」
Bell:「我不會嘗試。」
Celine:「不怕他誤會自己是慾海狂花,常常在想那一回事,令他覺得自己很隨便,很cheap嗎?」
Rachel:「但那只是你和他的玩意,他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你。」
Celine:「不怕穿裙被偷窺嗎?」
Anne和Bell齊說:「那就穿褲子啊!」
Celine:「穿褲子不會不舒服嗎?拉拉鍊時拉著陰毛就痛死了!」
Anne和Bell再次一起高呼:「誰叫你穿拉鍊放在前面的褲子啊!」
Rachel笑著說:「你們很細心,很有經驗啊!」
Anne:「我沒有試過,不過覺得一次半次,不妨一試,這想法頗有趣。」
Bell:「我也沒有試過,但我不會試,我不喜歡不穿內褲的感覺,怕髒。」
 


只是一場遊戲
Celine:「怕不怕男朋友一試傾情,以後不許你穿內褲,還要常常在公眾地方用手指撫弄你的下體?」
Anne:「不會吧?只是偶一為之的遊戲,不會如此變態吧?」
Bell:「我不會讓此事發生,因為我根本不會如此做。」
Rachel:「我也不會讓他如此做的啊!只不過是想偶然給他驚喜。」
Celine:「但如果是他主動要求你不許穿內褲呢?」
Anne:「偶然一次半次當玩的,我會接受。但如果他不許我穿內褲,我不會接受,他憑甚麼不許別人不穿內褲上街?」
Bell:「No!已說過我不喜歡不穿內褲的感覺。如果他如此要求,我會覺得他把我當A片的女角,我會很生氣的。」
Rachel:「我未必會很生氣,但會覺得很奇怪,還要在公眾地方用手指撫弄我的下體,我一定接受不了。讓人家發現了怎辦?
現在每個人都有智能手機,個個都是攝影記者,如果被人攝錄了,上載在互聯網就不堪設想了!」
Celine面色一沉:「不會吧?」
 

不許女友穿內褲
Rachel、Anne和Bell三人忽然一起望著表情怪怪的Celine, Bell問:「那個女子不是你吧?」
Anne把手伸入餐枱下面用手撫摸Celine的西褲,然後輕呼:「她真的沒有⋯⋯」 Celine一把掩著她的嘴,不許她說下去。Rachel好像發現新大陸般:「你常不穿內褲上班和逛街的嗎?我剛才只是鬧著玩亂說,我沒想過真的有人平時也不穿內褲,而且是我的朋友!」 Celine這回掩著Rachel的嘴巴,但Rachel仍然十分興奮,好奇地問:「是你的男朋友不許你穿內褲的嗎?」
Celine點點頭。
Anne:「為甚麼呢?」
Celine小聲地說:「他喜歡那種感覺。」
Rachel:「甚麼感覺?」
Celine:「他可以隨時隨地摸到我下體,在公眾地方摸更覺刺激,有時我被弄得有快感但又要忍著,他看見我的表情覺得我很性感,又覺得自己很威風,很man。」
Bell冷冷地問:「你喜歡他如此對待你嗎?」
Celine:「初時很不喜歡,後來習慣了。」
Rachel:「不擔心被別人發現嗎?」
Celine輕聲說:「十分擔心!」
Anne:「那為甚麼還要如此啊?」
Bell:「你男友知道你的感受嗎?」
Celine點點頭:「知道。」
Anne:「那他仍然繼續?」
Celine:「他認為我是害羞或者扮矜持。」
Rachel:「為甚麼?」
Celine:「因為我有快感⋯⋯」
 

享受犯罪的感覺
三個女朋友一起高呼:「吓?!」
Bell:「你認同他的說法嗎?」
Celine:「不認同,只是不想拒絕他,不想他不開心。」
Anne:「你的快感是真的嗎?沒有假裝?」
Celine:「沒有假裝,是真的有快感。但愈有快感,之後會愈不開心。有時我也會主動引誘他,特別是見到他在四處看女人的屁股時。」
Rachel:「既然你那麼有經驗不穿內褲上街,那為甚麼你剛才會問那些好像很無知的問題?」
Celine聳聳肩:「沒甚麼,只是想知道別人的想法,平時不會講這些話題的。」
Rachel:「你是害怕你的男朋友是那樣看你吧?」
Celine攤開手:「沒有甚麼怕不怕,他是真的相信我性慾很強的。」
Anne:「性慾強也不是要上班不穿內褲,更不是要被他在公眾地方摸下體吧?!還要摸到有快感,那肯定不是在外面摸,是把手指都伸進去了吧?」
Celine點點頭。
Bell:「你們應該觸犯了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的法例。」
Celine把頭點得更用力:「他知道的,但那更令他興奮。」
Rachel:「每次見面都那樣,不是反而沒有新鮮感嗎?其實他是在利用你的身體來享受犯罪感吧?」
Anne:「對啊!他根本不知道或者不理你的感受,他只是利用你。」
Bell:「你覺得他自私嗎?」
Celine:「覺得。」
Bell:「那為甚麼還要和他在一起?」
Celine:「他需要我,我也很愛他。」
Anne:「嗯,他需要你的身體,你愛他但不愛自己。」
Celine:「不!不!他真的需要我,起碼我肯如此遷就他,他知道我很愛他的。」
Bell:「他當然知道你很愛他,但你知道他不愛你嗎?」
Celine沉默不語。
 

行為不檢源自縱容
Rachel:「你們有分過手嗎?」
Celine點點頭:「次次都是我提出分手的,但他一來求我,我就會心軟,他又知道我身體那裡的性反應最大,他總可以讓我回心轉意,之後他在公眾地方會更猖狂,我受不了要分手,他又來求我,好像一個惡性循環。」
Bell:「其實你心裡是知道在發生甚麼事的啊!對嗎?」
Celine點點頭。
Rachel:「那你自己小心點吧。」
Bell冷冷的說:「廢話!她有甚麼可以小心?她最不小心的是認識了她的男朋友,還要如此縱容他。如果她真的自己很喜歡如此做也就吧了,可是她並不喜歡,又不接受,還要十分擔心啊!那麼委屈,怎會被她的男朋友尊重?他是吃定她的了!」
Celine點頭:「他也是這樣說的。」接著她看看手機的訊息,說了句男朋友在餐廳外的巴士站等她便匆匆的走了。Anne望著她的背影說:「本來我不介意偶然如此玩玩的,聽完她的故事後,我反而有點抗拒。」

 

Text: 程翠雲   Photography: Thinkstock.com


程翠雲
擔任 「觸動輔導中心」 性治療及家庭治療總監、「青少年愛滋教育協會」 創辦人兼總幹事、「觸動舞台」 藝術總監;戀愛、職場及情緒管理課程策劃導師;大學性教育、家庭教育及輔導課程兼任講師;電台電視台報刊網絡節目顧問、主持
及專欄作家;擅長以藝術、遊戲及小組動力進行教育及輔導工作,專門處理
兩性、兩代及職場關係;於香港、內地及世界各地主持社區教育和專業訓練及策劃舞台表演超過2,000場;分別於1998年及2009年獲頒傑出愛滋病工作者獎及愛心獎。如有任何情緒困擾,可來函電郵MyQ-MC@touchhk.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