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芬蘭追尋小確幸

芬蘭國土南北狹長,南北氣候相差甚大。
這樣的工作環境,有如童話世界!
玻璃屋酒店的住客需要自行用雪橇將行李拉回小屋。
寒冬下睡在冰酒店的冰床,別有一番感受。
北緯66.33度是一條看不見的北極圈線。
新鮮的皇帝蟹是北極圈特產。
馴鹿肉湯是芬蘭的特色菜式。

今年是我人生的轉折點,辭去了一份高薪厚祿、做了15年的工作,就是為了追求自己的夢想。過去十多年的聖誕節都在自己一手創立的遊戲展中渡過,今年終於放生了自己。自由後的第一個聖誕節,一定馬虎不得。我鎖定了北極光,一來因今年年初去了南極,再去北極就完成極地之旅了,二是因今年的太陽離子是13年來最強,一於追光去。

傳說看到北極光的人都會得到幸福,所以又稱為「幸褔之光」。北緯66.33度是一條看不見的北極圈線,這條線代表永晝和永夜的最南端,分別是每年6月21日和12月21日。每年12月22日,太陽在最低點。之後的永夜,太陽不會升起,天也不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而是黎明一樣若暗若明,天空中偶爾出現星星月亮,最亮的就是北極光。傳聞見到北極光的人,會得到幸運,故稱為「幸福之光」!

終極追光
南方的人過聖誕節,總會用發泡膠、棉花扮下雪,因為聖誕老人來自北極圈的Lapland (拉普蘭)地區。拉普蘭位於Scandinavia半島的北部,漫長的冬天雪地仙境,由三國共同擁有,如同一塊三文治,最東邊是芬蘭的拉普蘭,西邊是挪威的拉普蘭,中央夾心就是瑞典的拉普蘭。芬蘭除了有聖誕老人村,玻璃屋是終極的夢想追光聖地。而遊客可不必擔心戶外天寒地凍,因為可以睡在溫暖的玻璃屋中那超豪華的大床上,張開眼慢慢欣賞漫天銀河,上天為大家準備的光影盛宴!我知道今年是追光大熱,玻璃屋一夜難求,加上全世界的旅遊精都知道芬蘭這個「一雞兩味」的聖誕極品,於是打給我一位任職旅行社的朋友,專業真的專業,一年之前已經預訂了玻璃屋,還有專人為我度身訂做,安排了一個完美的追光行程,令我夢想成真!

北極遇同鄉
由香港出發,千辛萬苦,經過整天的舟車勞頓,轉了兩次機,在兩個轉機的歐洲機場各等了5個小時,晚上十點半才到北極圈拉普蘭省的芬蘭省會羅凡尼米(Rovaniemi)。第二天坐巴士向北260公里後抵達Kakslauttanen,就是著名的玻璃屋酒店。旅遊除了需要時間、金錢,體力也很重要。年輕時乘搭長途機,轉到頭昏,是一種人生經驗,人年紀大了,就不想勞其筋骨了。大雪紛飛,又累又餓的我走進銀妝世界的這間小木屋,這裡一點不像酒店大堂,更像一個普通的北歐民居客廳,很小,很溫馨。突然一句熟悉的廣東話傳過來:「你好!歡迎你來玻璃屋酒店!」回頭一看,一個穿著大碼厚重羽絨外套、長髮披肩、戴黑框眼鏡、五呎五吋高、不施粉黛的平凡香港女孩在面前,是那種你我在旺角到處可見的鄰家女孩模樣。「你好呀!我叫Angela!看你的樣子,一定肚子餓了! 我們今天來了很新鮮的皇帝蟹,你要不要試一下?」這碟皇帝蟹,每一隻腳都比手掌還長,咬下去啖啖肉,鮮甜爽口,原汁原味,甚麼調味料都是多餘的。我的笑容終於回來了!吃完,由這裡唯一來自香港的員工Angela帶我去逛一逛這家芬蘭北極圈著名度假村。

由灣仔跑到芬蘭
「你怎麼跑到芬蘭北極圈來打工?」我心裡很好奇,孤身一人離鄉別井,她一定有一段不為人知的辛酸過去吧!
「我原本在灣仔的君悅酒店上班,來到芬蘭工作剛好3個月。一個香港女生隻身來到北極圈以北250公里的拉普蘭,這個故事,你有興趣聽嗎?」北國冰封,寶藍天空,銀色大地,
整齊的銀杉樹林大軍深處,閃爍著一點燭光,在潔白雪地上分外搶眼。萬籟俱寂,惟有鑽石一樣的閃耀雪花仙子,由銀河系開始排隊,從天而降,千姿百態,翩翩起舞,落在小木屋的尖尖屋頂,披了厚厚實實的一層棉花糖。雪地上只有我們兩個人,她開始娓娓道來,由亞洲大都市中心五星級的灣仔酒店,「流落」到世界邊緣的玻璃屋酒店的神奇經歷。

緣於好奇心
「2007年聖誕節,由我第一次自己一個人乘搭飛機去英國開始,我發現世界真是很大,有很多事很多人我都未接觸過,我想去感受,想去經歷更多!我愛新事物帶給我的衝擊,新環境帶給我的新鮮感,更愛於旅途上遇到不同的人,遊客也好,當地人也好,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人人都懷著不同的想法,能夠相遇相識成為朋友,仔細去咀嚼,實在難得!我去過英國、印度、埃及、澳洲等地。哈哈! 我最記得英國旅舍的背包客教我用手彈一條意粉上牆壁,如果不掉下來的話就代表煮好了!記得印度貧民窟的小朋友因為我教他英文而送我一條香蕉!記得在東京難忘的賞櫻單車遊、看日落⋯⋯」我立即叫停!「你的旅遊經歷很精彩,我最想知道你怎麼來到芬蘭打工?」
「你真的很心急!芬蘭的節奏是很慢的,你不要打斷我嘛!」 Angela語帶嬌憨,罵人也是那麼不緩不急。

尋找另一個人生
「大學畢業後,我開始於酒店工作,雖則五天工作,但工作量之多令我失去工作以外的生活。舊公司位於海傍,擁有無敵大海景,而我每天只於『幻彩詠香江』時,因突然轉變的燈光才會望出窗外,意識到自己8點正仍在加班,歸期仍遠!工作一天復一天,無奈一年只有10天年假,真的要好好地安排。2013年5月,我用了1個星期的時間,認真地想想自己想做的事,兒時的夢想『北極光』在腦中閃過,但要到哪裡看,10天假期足夠嗎?完全毫無頭緒。於是我於搜尋器輸入『northern lights』,然後按入圖片搜尋。無數的極光照片令我看得如癡如醉,當中一張有點特別,不是極光,而是在雪地中有一排排玻璃頂的小屋。這張照片在眾多極光中顯得格外寧靜、平和。仔細看發現是一間酒店,在那一剎那,我決定了2014的旅行大計,怎料在那一剎那我同時改變了我人生的方向。得知那張照片來自一間芬蘭酒店,找到網址後發了一封電郵查詢房價及看北極光的最佳時機。第二天收到了回覆,但只可用晴天霹靂來形容。首先房價實在太昂貴,負擔不起,而且每年8月底到4月是芬蘭看極光的時機,但我只有2014年的復活節假期!懊惱之際,瀏覽酒店網頁時,看到他們聘請短期員工,抱住一股傻氣,我再發了一封電郵,問:『你們會考慮請一個香港人嗎?』這是我當時想到唯一能夠避免破產,又能保證自己看到北極光的方法!哈哈,是不是很聰明呢!」 她為自己的小聰明,自豪地笑過不停!
「過了1個星期,接到酒店主人Jussi親自打來的電話,我進行了一次skype面試,最後成功!申請工作簽證,不需10天,我毫不猶豫地決定離開我生活了28年的香港。說服了家人後,我隻身來到北極圈以北250公里的芬蘭拉普蘭開始新生活。」

 

  • 1
  • 2
  •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