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king the Lost Sheep 韓寒 趕著救火的羊

黃子華在最新的棟篤笑有這樣的一段:「我不明白,為何成千隻羊聽到牧羊狗吠一聲便轉方向,羊群一齊舐隻狗一下都可以舐死牠。」現實就是這樣:99%的人都是羊群,剩下的1%,不是牧羊犬,便是狼。慶幸的是,在羊群中,還是有些羊「不安分」,愛創作,愛自由,期待羊群有醒覺的一天。韓寒,就是這樣的一隻羊。

3年前,韓寒首次來港出席書展活動,賽車手與作家也文也武的煞食形象,妙問妙答的智慧與明星般的風采,令不少香港女生(當然也有男生)隨即關注他的微博,看他的著作,細味他的八卦新聞。韓風與韓寒風並駕齊驅,風頭一時無兩。今次重臨香港,是為了參加文藝復興基金會(Renaissance Foundation)的成立儀式,基金會是為聯合兩岸四地民間力量,持續支援和贊助獨立文藝創作,鼓勵和獎勵年輕創作人而發起。黃耀明是基金會的發起人和理事長,韓寒被邀成為理事,其他理事還包括彭浩翔、賈樟柯及周耀輝等。

文藝復興如救火
韓寒說明哥一直是他敬重的人,也喜歡看彭浩翔的電影,今次朋友這個忙一定要幫,雖然他還不知道基金會理事究竟要做甚麼工作。他把這次「任命」比喻為救火,只要是跟鼓勵及支援獨立文藝創作的事,便想不了那麼多。他更表示會出錢出力,從2000年首作《三重門》大賣,12年來成為國內暢銷及最具影響力的作家之一,微博粉絲人數差不多等同香港總人口,曾經在微博發帖,只寫了一個「喂」字,便被轉發了2萬轉,你說,這隻羊是不是「很牛」?(很牛是內地語,很強很厲害的意思。)韓寒當然不是羊,因為他說人話,而且對自己的位置非常清晰。曾經有內地博客問他,會否對自己的影響力感到懼怕?他這樣答:「以那個『喂』字作例,大家都只是覺得新鮮好玩而已,並不是純粹意義上的影響力。看熱鬧的不怕事大,但事情真的大了,還有那麼多看熱鬧的人嗎?」在韓寒的blog,你會找到一張「10不」公告:不參加各種研究會、不舉辦簽售、不給活著的人寫序、不為他人寫劇本、不參加剪綵、不參加頒獎典禮、不出演電視劇、不寫任何的約稿和專欄、不寫任何軟文、不接受與保健品、藥品、香煙、房地產有關的商業合作。總之一個作家的賺錢門路,10個封了9個,只剩下一個:為自己而寫,忠於自己而寫。你可能會覺得他扮有型,但作家專心寫書,是理所當然,說韓寒有型,不如說他幸運。

「我是個獨立自由的創作人。運氣還不錯,第一本書就暢銷,版稅不錯,經濟獨立了,這是各方面獨立的一個很重要的前提。」韓寒說:「作為一個寫作人,如果經濟不獨立,當有些組織、團體甚至商業機構出錢讓你幫他們寫軟文、背書,你就會迫不得已地就範。這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創作需要自由獨立
今次二話不說支持基金會的工作,他的想法只有一個:很希望文化人可以生活得更好一點。「大陸的稿酬很低,文化人的社會地位和收入都很差,我當初做《獨唱團》雜誌的時候,希望一個字有一塊錢、兩塊錢的稿費,也是出於這樣的動機。因此在這方面我也希望基金會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基金會命名為「文藝復興」,韓寒對這個名字的詮釋是這樣的:「我的《獨唱團》當時就想叫『文藝復興』,但是一來這個名字有人反對,太大了。我們所謂的文藝復興,與我心中那種文藝復興的感情,其實未必一樣。『文藝復興』這個詞語本來更多的是指意大利,但我以為對中國人來說,心中的那段文藝復興的情節,可能所指的就是1930年代,民國時期,那時彷佛有過一陣『文藝復興』的意味:有一些啟蒙運動,一些好的文學的冒尖。但1949年以後一下子就沉寂了。現在因為互聯網的出現,文藝發展的各方面又稍微好一些了,但離復興、茂盛,還差很遠。」韓寒認為香港這麼多年一直保護了很多文化人,而且大家對香港的感情總是在文化自由、言論自由方面。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應予珍惜。對於「文藝創作需要獨立嗎?」這樣的問題,他認為,這根本就不是一個疑問句,而應該是一個肯定句。「如果不獨立,跟寫售樓書有甚麼區別?怎麼能享受到創作的樂趣?文藝一定要『自由』,那是理所當然。正如足球運動員怎麼能戴著手銬腳鐐踢球呢?尤其在當下,我們一會兒要跟美國競爭,一會兒要跟日本競爭,一會兒要跟歐洲競爭,你還給人家戴著鐐銬、讓人家不自由,這樣如何能去競爭呢?」

千禧年至今,韓寒成為了中國點擊率最高的博客,也寫過不少引起了社會高度關注甚至論戰的文章,也有讚譽和詆譭,但在韓寒心目中,這些都遠不及私事上心。「我現在已經完全不關心這些問題,對我來說,我的家人、孩子、朋友才是最重要的。我現在關心美國電視劇要比關心『十八大』要多很多。」

關於文藝復興基金會
文藝復興基金會(Renaissance Foundation)是為了聯合兩岸四地民間力量,持續支援和贊助獨立文藝創作,鼓勵和獎勵年輕創作人,推動多元,尋找浪潮,提升當代華人青年文化而成立的文化基金會。基金會以香港為基地,聯合兩岸四地,物色民間各界文化贊助人以籌集資助金,用於鼓勵及傳播高質素的獨立文藝作品,期望發掘優秀創作人才,復興華人創作者的獨立創新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