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eve it, Achieve it 因父之名

吳安儀 職業桌球手、2015世界女子桌球錦標賽冠軍
因父母都在桌球室工作,安儀自小就在桌球室出入。

為了贏在起跑線,港爸港 媽總是推孩子學這學那,惟恐他們沒有十八般武藝就不能出人頭地。但剛於4月底在英國奪得世界女子桌球 錦標賽冠軍的吳安儀就一桿擊倒這個想法,因為她學習的是獨沽一味,一直被人忽 視和戴著有色眼鏡看待的運動─桌 球。12年的桌球鍛鍊 造就了吳安儀登上國際舞台,滿懷信心的她下一站要挑戰的是男子組,希望人們多 關注女子桌球。

 

一舉成名天下聞,吳安儀 是首位香港女性奪得這個獎項。在一般情況下,奪得這麼高的殊榮,情緒都會很激 動,但她卻一反常態,「贏得獎項後,我竟然很淡定,只想與父母通電話,與他們 分享喜悅。賽事翌日,我還去了英國另一個城市設爾斯德,觀看我的偶像傅家俊的 比賽。」通常暴風雨的前夕都是一片平靜,因為在飛機上發生的事情,令安儀嚇了 一驚,「在回港的飛機上,正當我想躺下睡覺時,比賽每一個畫面突然在腦中出 現,我的情緒崩潰了,嚎啕大哭起來,跟著向隊友說懷疑自己有情緒病。」安儀坦 言,估計自己在獲獎後的平靜是基於一種不真實的感覺,而這種感覺源於沒有父親 在旁,一切都好像在做夢。「以前出外比賽,父親都陪伴在側,奪標後我會立即與 他擁抱,感覺很實在。所以在機場見到父親時,整個人都輕鬆起來。」

 

盲目地追求完美

對於安儀,這次比賽標誌 著她的努力沒有白費,更上一層樓,「我去年的成績很差,每次輸了比賽後,就跟 自己講下次會更努力地去練習,跟著就不斷地哭。為了急於進步,我開始不原諒自 己的失誤,更很固執地去找原因,例如會想是否我的企位問題,非要找到完美企位 不可,但其實每個人的打球習慣不同,哪有完美?但我整個人好像迷失了,只管盲 目地去尋找,逐漸地推自己步向死胡同。」當時安儀經常眉頭深鎖,身邊的人都覺 得她很痛苦,教練也忍不住跟她說,不要再多想,要她尋回打球的樂趣,享受過 程。

「去年在埃及的比賽中, 由於有很多失誤,16強 已止步。事實上,我當時的表現是意外地差,而我很在意每一個失誤,只要失一球 也有萬劫不復的感覺。我不是自信心爆燈的人,只希望比賽時發揮正常,但我卻做 不到,所以很難受。」安儀的教練也意識到她的問題,一直都為她作心理輔導,而 安儀也交心地與教練盡訴心中情,「我每打完一場比賽都想哭,甚至很憎恨自己, 因為我已是資深桌球手,竟然會犯一些不必要的錯失,所以覺得自己不適合打桌 球。教練輔導我說就算失手,也不應視之為錯失,應該視為學習的機會,更提醒我 已三奪世界業餘錦標賽冠軍,成績已經很好,為何質疑自己的能力?」

 

走出人生低谷

運動員比賽時的心理壓力 非外人可以理解,而在這次比賽中,安儀的心情可以說是五味雜陳,由重拾自信、 信心再次響起警號到情緒崩堤,儼如坐過山車般,讓25歲的安儀迅速地成長。「教 練一席話後,香港體育學院以科學化的數據分析我的技術,而不是依靠感覺去改 善,在世錦賽前,我的狀態逐步提升,所以我對賽事是蠻有信心的。」但事與願 違,在雙打和混雙賽事中,安儀全軍覆沒,這對她準備出戰單人賽產生極大的壓 力,而且四強對陣的是10屆 世錦賽桌球冠軍,去年曾打敗她,差點令她一蹶不振的伊雲絲。

「說真的,陰影是有 的。」幸好安儀戰勝了心魔,擊敗伊雲絲,一雪前恥,好像如釋重負了,連她也有 一刻覺得任務完成了,但事實是她於2小 時後還有冠軍賽,又是以噩夢開始,「對手曾敗給我,但我一開始就失了2局,可能是之前贏了伊雲絲的 情緒未平伏之故,所以我向裁判要求暫停,說要去洗手間,其實我沒此需要,主要 是讓自己整理思緒,教練叫我做好每個動作的教誨,以及香港體院的口號"If you believe it, you can achieve it"在腦袋浮現,跟著 就連贏6局。」安儀說 這是她首項職業賽冠軍,既是桌球界最高榮譽,亦是她走出人生低谷的第一步,極 具意義,「因為我的桌球生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必須學懂放下,不再執著於錯 失,並原諒自己,否則永遠都不能站起來。」

 

是動力不是壓力

世界冠軍有誰不想擁有? 但當得到時就覺得是包袱,是一種壓力,安儀則不以了然,因為她只視之為成績 表,是不斷地進步的動力,「我期待每一場比賽,並會調節心態,享受過程多於奪 獎。雖然已獲得數個獎項,但也不代表我這一刻的技術是最高的,因為一山還有一 山高,我仍需要提升技術,讓我可以趕上男球手的步伐。」事實上,教練和安儀都 有訂立目標,例如要奪得甚麼獎項,一桿要打多少分數等。「我發覺有需要提升自 己的心理素質,因為在四強勝出後,經過2小 時仍未能平伏情緒,以致開了一個很差的局。」

安儀的父親在桌球室工 作,亦是香港隊桌球手,所以她自小就在桌球室走來走去。在13歲時,更開始學習桌球,而 其父親還帶她觀看不同的比賽,因而對桌球的興趣愈來愈濃,「看到父親的桌球 服,覺得很有型,幻想女生是否也可以這麼穿著,心想在桌球室上班也不錯啊。除 了父親支持我之外,我很幸運,桌球室老闆的契爺讓我免費使用桌球檯,最重要的 是本來在晚上8時後, 是不准未成年的我進入桌球室的,但契爺甘冒違規受罰之險,讓我偷偷地打桌 球。」一直以來,安儀都知道自己不是讀書材料,所以中五畢業後,她的契爺聘請 她在桌球室上班,其實是讓她練球,「15歲 開始參加比賽,更有機會到外國出賽,眼界得以擴闊,才不會變成井底之蛙。」安 儀對契爺的栽培深存感激,可惜的是他於2年 前撒手人寰,無法看到契女登上世界冠軍的寶座。

 

與男球手看齊

桌球是一項靜態的運動, 男女的差別不大,安儀說最大的分別是男子桌球賽和球手比較多,較受外界關注, 所以有需要多推廣女子桌球,「我希望與伊雲絲同一步伐,就是參加男子桌球賽, 讓更多人關注女子桌球。而我最欣慰的,是到外地比賽時,見到不少女桌球手的技 術不斷地提升。其實我在今年初曾在東莞參加亞洲球員巡迴賽,第一次參加大型的 男子桌球賽,顯得特別緊張,在第一局已被淘汰。」

安儀笑說,在打女子桌球 賽時,我覺得自己像一個男生,而且經常在桌球室與男球手對賽,在男女子比賽方 面也有經驗,但成績竟然如此不濟,「我是一個好勝的人,可能是我很想贏,愈有 期望就愈給自己壓力,令自己不能正常地發揮。還有我不習慣在這麼大型比賽與男 子作賽,因此我希望能多參加這類比賽,以累積經驗和適應,而世錦賽冠軍是我計 劃參加男子賽事的強心針。」

對於女子桌球未獲廣泛關 注,安儀有點不忿地說:「至今仍有很多人認為桌球是屬於男性的運動,當看到女 生打桌球有點成績就覺得很厲害,我不喜歡這種感覺,覺得大家應該公平地對待, 因為女生也有實力與男球手看齊,所以我期望在比賽時,別人不要把我視作為女 生。」不過安儀承認在長途賽時,男性比較佔優,因為男性只須使出比女性少5成的力量已可以打出具力量的 球,體力消耗較少,「所以我每星期都接受香港體院專為桌球手而設的體能訓練, 以提升力量。」

 

積極增值

俗語說:「書到用時方恨 少。」有感於知識有限,安儀於2010年 重拾書本,修讀商業課程。「經常到外國作賽後,看到自己除了可以滔滔不絕地說 與桌球有關的事情後,其他話題根本無法與別人溝通,知識很貧乏,我不希望我的 生活這麼單一,而且運動員的生涯很短,為了裝備自己,便決定重返校園。其後發 覺Business的 原理與桌球十分相近,就是提出問題、分析數據和尋找方法去解決它,甚至對會計 產生興趣,所以我現在正在修讀會計,以豐富自己的知識。」

 

以父親為榮

當問到安儀在其25年的人生中有甚麼美事時, 她說了3件成就其一生 的美事:

1. 水哥的女兒:是父親栽培我打桌球的,他讓我獲得「女版傅家俊」的美 譽,也有人稱呼我為「四眼妹cue后」, 不過最親切和最有感情的莫過於從小就被人稱呼「水哥的女兒」。一直以來,我都很在 意父親如何看我的桌球技術,而他從來沒有在我面前稱讚我,但這次獲獎後,獲一些傳 媒朋友告知,父親說我青出於藍,香港最好的男桌球手對著我也有壓力,他對著我都膽 怯,知道後覺得很窩心。而且他是精於維修球桿,讓我無須擔心球桿會出現甚麼問題, 可以專注地打球。

2. 愛犬:我以前很害怕狗狗的,但經家人引導,一年多前開始飼養了一頭 金毛尋回犬,帶給我很多歡樂。

3. 獎杯:這個獎項一直由英國人奪得,所以我抱著35年來沒有離開過英國的獎杯返 港,意義重大。

 

Text: Pink Cheung   Photography: Jack   Makeup: Tiffany Lai @ Make Up For Ever   Hair: Vicky Fan @ Make Up For 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