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輪生出另一個楊丞琳

紅色皮褸飾粉紅色蝴蝶結 古銅色綴黑色珠耳環 All from Gucci

去年,我們看到一個很不一樣的楊丞琳。她不再出現在偶像劇,而是在《荼靡》裡演一個飽經滄桑的孕婦;新碟主打的《年輪說》脫離愛情苦戀,跟你談經歷、談人生;她還除下光環戴上面罩,在《蒙面唱將猜猜猜》中以聲音重新讓大家認識。只為誠心地對你說:「你願意撕開往日那枚黏得緊緊的標籤看看成長後的我嗎?也許能令你更喜歡。」

30歲前還是偶像
記得她從選秀比賽脫穎而出當上藝人,以女子偶像團體「4 in love」出道,到團體解散,途中出演偶像劇,當上節目主持,再失而復得重拾歌手的身分,直到現在已發行10張專輯,辦過兩場巡迴演唱,楊丞琳說這些都是她過去的重要歷程。當年偶像劇對她而言是甜美的,有她出演的偶像劇幾乎都是大熱,連帶所唱的片尾曲一起走紅。2010年憑《海派甜心》得到《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奠定她在偶像劇的地位無出其右,也因而被牢牢地貼上「偶像」這標籤,想表現的漸漸跟被定型的形象走遠。「接演偶像劇時,我從來不是拿一個劇本就演,我也要看一下,衡量一下我演的角色是否有重疊,即使得了獎,也不會去改變甚麼,我的裡面一直都是一樣。」
丞琳是個不太會計劃的人,她從未想過5年後的自己要達到甚麼,甚至快將到的情人節要做甚麼,唯一計劃過的是生活日常,比如何時起床,甚麼時候有工作,沒工作時要安排甚麼事做,讓自己有些固定的事可做。直到30歲,那是個很奇妙的階段,就像青春期一樣,俗語說「30而立」,自有它道理。「30歲是個很特別的關卡,30歲前我都非常清楚自己想做甚麼,一直在工作裡埋頭苦幹。可是從30歲開始,也不是因為年紀關係想要作出甚麼改變,但好像每個人自然會開始一些新的方向、新的目標或者......迷茫吧!我從不曾恐懼它的到來,只是覺得來的時候要面對的事情很多。」


黑色貓頭圖案tee 絲質圖案裙 虎形閃石戒指  古銅色綴白色珠耳環 L'Aveugle Par Amour頸鏈  All from Gucci

撕開標籤 發現更美的她
「對於唱歌這回事我無法像演戲一樣放鬆,可能因為太在意別人的眼光,太想把想展現的能夠展現出來,很多時在唱歌的時候,企圖心已經大過享受了,但那是過去。」隨著歌曲與心靈接軌,這些年她在學習怎樣去享受歌唱舞台,正好收到電視節目《蒙面唱將猜猜猜》的邀請,她選擇把自己放下,希望隔著面具讓人重新認識楊丞琳的聲音。「這是一件好事,站上那舞台,在大家不知我是誰的情況下唱歌,感覺真的很享受,當然也會期待被聽出來。」戴著面具唱歌本來便有很多困難要克服,當她要把專注力全放在表演上,對於唱歌的恐懼好像突然就消失了。節目一播出,她便被認出來,讓人們真正重新認識的不是她的歌聲,而是那份放下身段,純真而強大的表演慾。有人說她演戲方面在《荼靡》得到認同,唱歌則在《蒙面唱將猜猜猜》獲得認同,她自己卻不以為然。「對我來說,這些認同還不夠,即使我已經這麼努力,還是想要做出更好的音樂,拍更多不一樣的劇情片,甚至其他種類的電影,挑戰不同的角色。我並不會因為得到認同,就會把挑戰訂得更高更遠,或轉做別的事。」
至於出到第10張大碟,她對於數字也有特別的感覺。「雖然我的數學很差,但我頗喜歡用數字來紀錄自己的一些歷程,所以每當說到哪一年做了哪些事情,都會有很深刻的印象。不管是歌也好戲也好,到了一個對的年齡,有緣分去接觸一個對的作品,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在第10張唱片,以年輪為主題,會是個很好的小回顧。讓人從語氣、唱法上,聽聽她不一樣的演繹,那是個關於別人,也關於自己的成長故事。
一路以來,藝人總是被人用放大鏡檢視,丞琳亦不例外,尤其在歌唱比賽後,關注她的人以十倍、百倍地增長,壓力當然不少,但她更在意的是那張長年累月貼在自己身上,名為「偶像」、「可愛」的標籤是否已被更替、取代。「撕開標籤的過程真的非常長久,到現在有沒有完全被撕開,也是個問號。」她笑說好像只有香港人還會叫她那個稱號,看現在她那成熟、知性的一面,不是更值得人愛嗎?

Text: Andy So   Photography: KAON   Art Direction & Styling: Mimi Kong 
Hair: Rick Lin (ZOOMHAIR Taipei)   Makeup: 陳佳惠@妝顏造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