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一起敲敲Jessica房門 這位冰山美人都在想些甚麼?

採訪撰文/郝慧川  造型/許正挺  攝影/Hedy Chang  化妝/Lee Anna using Dior  髮型/Kim Areum  場地提供/W Taipei

 

電鈴響起,工作人員小心翼翼地打開房門,我們走進 Jessica 位在台北W飯店的房內,不算小的房間裡塞滿了包括我們在內的人。Jessica靜靜坐在一角,圍繞在她身邊的人有經紀人和妝髮師,他們嘴上帶著像是習慣性的專業微笑,安靜地將視線放在今天的主角身上。

Jessica 換上第一套服裝,全白的Dior將她的膚色襯得更加雪白,她看起來冷靜,表情專注,一舉一動都像是精準計算過,沒有多餘也沒有討好。開始拍攝前,她請非相關的工作人員退到房內的客廳,指出燈光似乎沒打在她最好的角度上,配合也支配著拍攝進行,工作中的她,不像個洋娃娃任人擺布,反而像個女王。

 

單飛的新世界

 

2014年,Jessica無預警在微博發出聲明,表示自己被公司告知得離開「少女時代」,在娛樂版面掀起的風浪仍記憶猶新,「當時,對於退出少女時代感到過害怕,但現在的感覺是迎來了新的世界。」已經過去的事,Jessica 似乎不想多談。

 

去年五月,Jessica帶著單飛後個人首張專輯《With Love,J》回歸歌壇,除了曲風令人驚艷,近期推出的專輯《Wonderland》更是帶給粉絲許多驚喜,「這張新專輯是第一張專輯的延長線,我準備了很長時間,正確多久也說不清了,曲風輕快有趣,好幾首的詞曲也都是我自己創作的。」她拗著手指,默算著那些代表著她離開後的數字。

 

過去的 Jessica 在九人團體中,受到許多保護,而保護的另一面便是限制,她說,「從出道,一直工作到25歲,過程受到的限制常讓我感到窒息。現在可以自己決定事情,感覺也挺不錯的。」

 

冰冷的背後

 

Jessica 外表冰冷,粉絲叫她「冰公主」、「卡皇」,其實那是這個27歲女孩的保護色,工作時,她會把內心那個傻氣的美國西岸女孩藏起來,因為在外人面前,只要流露一絲不確定,就是弱點。

 

「從當歌手開始,或經歷過很多很累的時候,行程很多很累,冷得發抖還要咬著牙微笑跳舞很累,很多事是無法跟別人說的,我習慣把這樣的情緒藏起來,盡量讓人看到我堅強、開朗的樣子。」其實訪談進行到一半,能感受到Jessica 已經放鬆許多,會大笑,也會向經紀人撒嬌,是她這年紀的女孩常有的樣子。

放不下的熱情

 

Jessica曾說過,如果沒有成為歌手,她最希望從事設計工作,「接觸唱歌和表演工作後,讓我有了這個夢想。」而就在退團後,她為自己開了另一扇窗。2014年,她在微博上宣布推出自己的時尚品牌 Blanc & Eclare。

 

除了是夢想,這也是思考許久後的決定,「離開(團體)後,我感受到更大的自由與自主,我思考了很多,想到再過幾年我就30歲了,覺得應該要長大了,該為了自己的夢想生活,而不是為別人而活。如果我還是少時的成員,今天就絕對不可能做這樣的事。」

 

拍攝當天,西卡剛結束時裝週行程,結束後訪問後要出席活動,之後又得飛往另一個國度,「這陣子大半時間都在飛機上度過了」,她說。

 

不管是歌手還是設計工作都需要花費相當大的時間和精力,難道沒想過要放下其中一樣嗎?「若說不覺得辛苦是騙人的,但最近越來越得心應手了。每次看到我的設計變成實品,陳列在賣場裡被顧客買走,就覺得十分神奇。我自認專注力蠻高的,每次做一件事時我都會百分百投入。」

 

她緩了一下,神秘兮兮地笑著繼續說;「不管是參加品牌活動還是做音樂,我有一個開關,可以很快地轉換身分或想法(邊說邊彈了一下手指)。所以不管是當歌手還是創業,之所以開始都是因為喜歡和熱愛,從沒想過放棄。」

 

最心疼的人

 

總是在人前戴著堅強面具的 Jessica 很少在公開場合落淚,唯一能讓她心疼落淚的,就是同樣和她身在演藝圈的妹妹 Krystal。11歲時,她和6歲的妹妹一起進入公司當練習生,她曾在一段訪問中回憶剛出道時的日子,她說,「那時對她一直覺得很愧疚,作為姊姊我應該表現出堅強可靠的樣子,我卻一直讓她看到辛苦狼狽的一面,甚至還對她發脾氣,沒有做個好榜樣。」邊說,邊掉下眼淚。

 

而在現場談起妹妹,Jessica 的眼神依舊流露心疼,至今妹妹仍是他最放心不下的人,「我和妹妹之間沒有祕密,既是家人,閨蜜,也是同僚。老實說,身在演藝圈要能找到可以信任,可以互相說很多事的對象真的很難,有個妹妹在同一個圈子,一起奮鬥,分享酸甜苦辣,是很幸運的事情。只是兩人實在太忙了,不能常常在一起,如果可以,想再帶她去旅行,好好彌補她。」

 

今年 Jessica 將迎來第28個生日,不管是作為表演者、設計師還是姊姊,她都多了一份從容的自信,「這麼多身分中我覺得自己在成長不少,每多了一歲,覺得自己多了更多智慧,不管是人生還是未來,雖然過程花了一點時間,但現在看起來,真的蠻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