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斯的荒漠甘泉

西澳除了波浪岩之外,最具代表性的要算是位於珀斯以北245公里的Nambung National Park內的Pinnacle尖峰石陣了。
石灰岩柱有些似尖刀,有些像駝峰,有些則是石筍,有人更形容這裡是「荒涼中的墓碑」,或是「外星的沙漠」。
從三、四層樓高的漂亮沙丘上,大夥兒齊齊坐著滑板上俯衝式滑下,幼沙柔軟細致,就算跌倒也沒甚麼大不了。
登上路文岬燈塔,除了看到南冰洋與印度洋的分水嶺,更可觀察罕見的藍鯨和座頭鯨向北遷徙時的壯觀場面。
在凱維森野生動物園的袋鼠園內,遊客可以親手餵飼袋鼠。
動物園內的樹熊是不供遊人作拍攝用途,因為動物園主認為,樹熊不是用來任人抱來擺pose的,太累的工作不適合牠們。
海豚最愛逐浪,只要有船隻開動,牠們就會一躍而起,隨著浪花游跳。
原屬野生的樽鼻小企鵝,不是受了傷,就是患病,經過保育區飼養員悉心照料,都變得健康乖巧。
在海平面8公尺之下的觀測站內,不用濕身都可以看到五顏六色的珊瑚礁和過百種珊瑚魚。
位於山坡上的Cape Mentelle葡萄園,在不同高度的日照下,能生產出風格與品種不同的葡萄。
在蔚藍的天空下,堤木碼頭和清澈美麗的藍海融為一體。

澳洲一向予人自由奔放的感覺,東澳的悉尼、墨爾本等都是活力澎湃的都會,對港人來說,可能較為熟識。而珀斯跟那些繁囂城市很不一樣,讓人能夠放鬆心情,人們走在街上都是優哉悠哉的,沒趕著忙的感覺。事實上,西澳也完全是為了懂得享受悠閒人生的旅客而設,每天平均日照9小時,全年共有131天擁有蔚藍的天空。遊西澳,自駕遊是比較方便的方式,可以隨心而行,計劃了路線方向後,租一輛旅行車,從北至南,由珀斯往下走,直到澳洲西角盡頭,再從南往北走,就能發掘這片幅員廣闊的天然美。

 

守護澳洲西南端

  今次我的旅程是先從珀斯機場取車南下,大約4小時車程,首先到達位處南冰洋與印度洋的分水嶺,西澳最南面的重要地標Cape Leeuwin,是一個以一艘荷蘭商船命名的地方。從停車處往海邊走,一條長而闊的平坦直路引領遊人前往矗立於岬角的路文岬燈塔(Cape Leeuwin Lighthouse),為遠洋輪船引領方向;沿路兩旁的幾間白屋,都是給守塔人居住的。

  登上這座已有近120年歷史、白色高聳的燈塔,導賞員會介紹其歷史價值,各種設備和用途。原來,燈塔是就地取材,使用當地的石頭建成,最初的設計是有兩盞發出白光和紅光的燈,現在則安裝了高達一萬支燈光亮度的白光燈,照射範圍可以達到25海里。路文岬燈塔比平均潮位高56米,實際高39米,上到頂層,可以踏出環形露台體驗風速;從高處遠望,南冰洋和印度洋相遇,海浪不斷地拍擊岩石,導賞員說印度洋的海浪是從右向左推進,南冰洋則從南至北即是從後推向岬角,若然沒有這堆石,兩洋相遇就會變得「平平無奇」了!燈塔目前仍然是氣象資料的收集點,裡面的迷你博物館為遊客訴說一段段海洋故事。看海的日子的確特別開懷。

 

黃沙中的尖峰石陣

  驅車沿印度洋公路向北行駛,兩個多小時,便開始感受到黃沙萬里的氣勢。到達南本國家公園(Nambung National Park),跟著步行徑走進尖峰石陣的古老石灰岩柱之中,那獨有的小尖石(Pinnacle)神奇自然景觀,已恍如Perth的地標。成千上萬的黃沙尖石柱,有些高達幾米,給人神秘詭異的感覺,讓人好像走進了星戰地域一樣的星球表面。

  據說Pinnacle是由幾萬年前海洋中的貝類堆積形成石灰岩層,露出地面後,變成了一根根的石柱。那沙海和石柱在黃昏的陽光下反射出金黃色,爬上石柱眺望,可以看到這片漫無止境的黃沙百里極致景觀。從南本國家公園往南海路方向走,到達擁有長長海岸線的小漁村Lancelin,吸引之處是那全西澳最大的沙丘,高達20米,是玩滑沙的好地方。遊客可以先在Lancelin
小鎮入口的加油站租滑沙板,膽子大的可以從最高點一滑而下,才10秒便到達地面,然後拿著板子爬上頂處再滑下,雖然喘著氣地往上爬,但下坡時所帶來的快感將辛苦感覺一一掃除!

  • 1
  • 2
  • 3
  •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