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孝真:「再怎麼樣也是過去的事,不愉快的回憶我選擇遺忘。」

三月底台灣天氣仍有些陰晴不定,我們提前幾天飛到距離不到三小時的城市—首爾,為了專訪孔孝真準備。抵達後手機氣象顯示首爾正受霧霾壟罩,明明太陽露臉,卻只能感受到溫溫的曖昧光線。

拍照當天,霧霾散了,為戲剪去長髮的孔孝真,一張素臉走進位在首爾郊外的拍攝地點,米色毛衣隨性紮進高腰藍色牛仔褲,沒什麼特別的簡單裝扮,卻少有人能穿得這樣好看。

進行拍攝的地方是一棟三層樓住家,八○年代打造的洋房,草地上一片枯黃摻了些許冬盡春來的綠。往裡走些,站著一棵木槿,順著白色花朵生長的方向往上,是孔孝真位在二樓的休息室,她沒拉起簾子,孤傲地架起防備,大家忙進忙出同時,都能見她笑著吃紫菜包飯,和身邊的人說笑。

《餅乾老師星星糖》是我看孔孝真的第一部戲,已經是10年前的事。作為女主角,比起當時正紅的韓國女星全智賢、宋慧喬等人,螢幕上的她實在普通。不過再美的女星,由於收視群的關係,不是淪作歐巴男神的陪襯,就是讓人有距離感。少有女星能像孔孝真一樣,讓女人愛進心坎裡,甚至聽到她的名字失聲尖叫。

吃苦當吃補

孔孝真在鏡頭前露出放鬆的表情,或毫無防備的大笑,那是她最愛的兩種表情。她的比例極好,似能駕馭各種「不合理」的服裝款式。在旁邊暗自數著她有幾頭身,最後暗自驚呼,那是逼近10的驚人比例。不過,比起去年訪台時,孔孝真似乎又消瘦了些。

「最近投入舞台劇演出,兩小時內要一直講話,不能忘詞。為了背台詞,壓力非常大,我一直掉頭髮,也吃不下東西,瘦了7公斤,直到中半段才慢慢適應。」孔孝真說。

過去兩年,她以《主君的太陽》《沒關係,是愛情啊》兩部電視劇紅遍亞洲,接著又立刻投入、探討女性成長的舞台劇《Educating Rita》。演出舞台劇是演員將演技提升的壓力測試,韓國媒體因此將她視為坎城影后全度妍接班人,因為全度妍也曾出演相同的高難度作品。「連續劇每天都是不一樣的詮釋,我有時候也不知道隔天要演什麼,對我來說是很新鮮的感覺。我很喜歡嘗試從來沒試過的東西,新的劇情、新的舞台,對我來說都很有趣。」

 

去年六月拍攝《沒關係》期間,孔孝真乘坐的保姆車變換車道時與貨車相撞,後方貨車刹車不及導致連環事故,問起當時的感覺,她樂觀笑說,「還好我平時都有運動,事故發生的時候,我的背部受到很大衝擊,不過我背部沒有受傷,只有手骨折和腳的輕傷,反而前座的工作人員還滾出去,傷得更嚴重。」

「我沒特別產生什麼重獲新生,或是一定要重新開始人生的想法,只是覺得,一定要繼續保持運動。」訪前她對拍攝沒什麼要求,只希望在棚內進行,不要太多身體動作(因車禍留下的傷尚未完全復元)。


 

什麼都喜歡,只「愛」演戲

孔孝真1999年時以電影《女高怪談2》出道,那時的她懵懵懂懂,只是覺得有機會就演了,「拍第一部電影時,我其實沒有太大的抱負,但演完後,身邊很多的朋友說我演得好,那讓我有種想要更上層樓,突破自己的感覺。我對很多事情都有興趣,什麼都喜歡,像是鋼琴、料理、插花等等,但只有演戲會讓我會有源源不絕的好勝心,以及不斷進步的衝勁。」

 

第一部電影受到注目的孔孝真,很快也碰上瓶頸,「2000年初時,我遇到蠻大的低潮。對於自己該怎麼表現角色很困惑,苦無新的角色可以嘗試,心裡只有迷惘,甚至對演戲感到倦怠。後來碰到出道時合作的金泰勇導演(怕我不知道,她特別強調了是湯唯的老公)他給我從來沒有嘗試過的角色,我才發現原來演戲是無窮無盡,可以一直進步,那時候才開始慢慢找回對演戲的興趣。」

以後的孔孝真像是開竅了一般,在百想藝術大賞、青龍電影獎等各項韓國影視大獎中大放異彩,只要有她的戲就與票房收視率劃上等號,甚至有人說她是最會挑劇本的女明星。

總是入戲太深

作為一個女演員,孔孝真總能將不同的角色性格詮釋得絲絲入扣。《最佳愛情》中的具愛貞、《主君的太陽》裡的太恭實、《沒關係》中的池海秀,她可以是性格剛烈的過氣女星;卑微渺小的女人,關鍵時卻有轉身就走的決絕魄力;以及冷靜自我,帶著心理創傷心理醫生,所有角色被她演活了,可貴的是她們都散發濃濃的孔式風格「挑劇本時,我希望不要接到重複性太高的角色,所以這幾個角色沒有一個是過於類似,或跟我的個性一樣。硬要說,可能某個角色的某部分和我有些類似。詮釋角色時,我必須全然入戲,而我的個性也會一直隨著劇情改變。最近朋友都說我很像池海秀,只聽我想聽的,說我想說的話。」 

「《沒關係》是讓我入戲最深的戲,殺青之後,身邊的人還是繼續叫我海秀。趙寅成還是會繼續叫我姊姊,但我要他不准那樣叫我了。」說完她也不禁大笑。

 

孔孝真給人感覺堅強,但不是逞強的那種,是一種由內而外散發的自信與自若,讓她在車勝元,蘇志燮,趙寅成,甚至接下來的要合作的金秀賢等一票鮮肉男神旁,不但無損光芒,還能連帶拉抬他們的人氣。就像當天她斜靠著欄杆,木槿花前,看來毫不費力,卻讓四周景物更加明亮。

最受傷的事

演藝圈充斥面孔姣好的人,多數人認為外貌是先決條件,不過孔孝真從未受那些針對皮囊的評語影響,「我無法改變身材跟臉蛋,也不想改變,頂多在造型或髮型上下功夫,所以慢慢釋懷了,轉而在自己的工作、演出上下功夫,嘗試不同的角色。」

孔孝真寧願在演技下苦功,對於初入行時所受的負面話語、不看好,她不願多談,「再怎麼樣也是過去的事,不愉快的回憶我選擇遺忘。」

「真的沒有因為別人說的話感到受傷?」我試圖勾起她過去可能有的委屈,甚至憤怒。孔孝真低下頭,搓著手指,那是她認真思考時的習慣動作,沉默了一會她開口說,「最讓我感到受傷的話跟外貌無關,而是不管我怎麼演,大家都覺得我演得差不多,所以我才會一直都在角色上尋求突破,如果這方面這麼努力了,仍得不到大家肯定,才會讓我覺得很受傷。」

 

原來,外貌這件事只是我們自以為是,強加在她身上的煩惱。她曾說,世界很多事無法盡如人意,不喜歡變得自卑,也不喜歡傷感過去,「所以我專注在自己能做到的,只求不後悔。」

content/ marie claire taiwan
採訪撰文/郝慧川  造型/關婷玉  攝影/Kim Tae Eun  化妝/Won Jo Youn  髮型/Shon Hye Jin  翻譯/陳則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