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遠群:我是長者 #88歲才開展好人生

我叫陳遠群,遠近的遠,君羊群。16歲來到香港目不識丁,做身分證時工作人員問我是那個遠,我隨口說是遠近的遠,便有了這個特別的名字。在香港第一份工是做鐘點,湊仔、家務、煮飯樣樣都要做,一星期7日由朝到晚沒假期,雖然包食包住,但月薪只有10元,後來人工漸漸加到40元,之後便再沒有加。想一想覺得不能長此下去,於是在朋友介紹下轉到香港仔漁市場搬貨,那時我負責運魚到附近的天主教教堂,認識到當時負責神父們伙食的丈夫。

21歲正值花樣年華,我做著全香港仔只有幾個女人在做的搬貨工人,又是當中最年輕的一個,每天將一桶桶魚由街頭推到街尾,習慣粗活,即使拍拖時也不會裝扮自己。我的人生跟別人有點不同,別說化妝,我連吹頭都未試過。不久後我下嫁現任的丈夫,婚禮上我沒化妝,也沒嫁妝,只在教堂由神父主持簡單的儀式。與丈夫誕下2男3女,一家7口本來應該樂也融融,誰知他嗜賭,我要獨自擔起5個仔女的伙食,一天要打3份工,清晨在漁市場做搬運工,上午做鐘點,下午在酒樓洗碗,睡覺的時間也沒有,更別說整理儀容。

想起以前生活真的很苦,有時會覺得生不如死。現在5個子女大了,各自有自己的家庭,他們很疼我,才感到老懷安慰。我選擇在退休年紀才開展自己的生活,閒時跟其他老友記唱歌游水,不算精彩但難得快活。這天我透過安老院的安排,有機會初嘗任模特兒的滋味,有專業化妝師和髮型師為我化妝弄髮型,穿起大褸畫上眼線一刻,感覺好不威風。這是我88年來第一次化妝,第一次吹頭,第一次穿這些花樣衣服,有點緊張,同時很興奮。其實88歲開展自己的人生不算太遲,即使時光倒流,我還是會選擇人生要先苦後甜,先養大5個仔女,再享受餘下的時光。

人生本來就沒行程表,甚麼年紀應做甚麼只是世俗的規範,我享受今天才有機會初嘗的每一件事,所謂最好的時機,就是當你真正能享受的時候,心態對了,時機便是最好。

Text and photo: Andy 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