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仔 千嬅 愛情相對論:愛情戲不一定要拖手、濕吻和上床

志明與春嬌的關係是很多人對理想愛情的投射,這對螢幕情侶從「不趕時間」的浪漫相處,途中試過分手再復合,到今集要返回地面談現實、談將來。楊千嬅與余文樂在7年間與角色共同成長,若將現實中的自己與角色的成長階段和愛情觀作對比,余文樂會否如張志明般浪漫?楊千嬅又願意為另一半放棄一切?就由他們親自剖白自己愛情中的理想與現實。


黑色長褸、條子恤衫裙及短靴 All from Burberry

楊千嬅:愛是一門上不完的課

「我只能說春嬌是曾經的我。」楊千嬅說。那大概是「心口得個勇字」的時期,那時她凡事都是靠一股勁地衝,每當感到迷茫時,便憑直覺去做。她笑說自己跟春嬌一樣,分外相信自己的直覺,當覺得選對了人就認定是那個人,即使中途遇到幾多波折都不會動搖,分別是千嬅在愛情上比余春嬌更直接,在開始階段便會單刀直入,說話從不帶擰扭,所以和她在一起的人會「很大鑊」。對,她這樣形容跟她在一起的男人,與這種女人一起,不能讓她感到半點猶豫,一般男人面對這種女人會感到很大壓力,那不只是戲中的春嬌那種蜻蜓點水式的猜疑,而是在相處過程中要你給予她無限的肯定,後來她真的遇上這位跟她一樣「世界將我包圍 誓死都一齊」的獅子座男人,那個人就是丁生。

老土點說,愛情是門學不完的課,這段關係不會隨結婚生小孩到達終點,戲裡戲外,春嬌與千嬅在愛情上同樣經歷了不同階段。春嬌與志明從浪漫返回現實的劇情,令她想起電影《Lalaland》。「Emma Stone問男主角是否要為生活放棄理想,他沒答她,其實因為男主角偷聽了對方傾電話談到財政困難,想賺錢養她才會放棄理想。還有一幕,女主角在演出後問男主角他們走到那個位置,男主角傻傻地答他身處那個洲,其實女主角問的不是位置,而是二人的關係,看到這裡,便忍不住哭起來。這就是愛,愛情戲不一定要拖手、濕吻和上床,愛不是這回事。」為理想放棄麵包,為愛情放棄理想,然後在關係中迷失自己,不肯定那一面才是真實的愛,正是此刻戲中余春嬌與張志明關係的寫照。

在愛情中勇敢如千嬅,也覺得春嬌不易做。人們會嚮往春嬌與志明,部分是出於他們夠現實,能夠反映生活上的細節,例如用訊息談情,也用訊息吵架;但他們的關係是一種理想。「有人會想如果自己是春嬌便好,但我覺得她不易做,你要義無反顧地愛一個人,對他包容到底,事事以對方為先,事業第二。在我的真實生活,若跟對方的關係只到伴侶而未結婚的話,我會將工作放在第一位。」


棕色乾濕褸 Burberry

楊千嬅:人到中年 人生在倒數

新戲《春嬌救志明》談到中年危機,女人要事業有成為自己帶來安全感,千嬅把事業放在第一位,只單純為養家。小時候家裡環境不好,千嬅要擔起養家重任,在所謂的中年危機前,她早已經歷無數危機。「讀護士學校時要面對血和死人,我怕得要命,天天躲在宿舍哭,但一想到可能會被革退便咬緊牙關堅持下去;入行當歌手,第一個危機是主打歌『狼來了』能否大熱,如果頭三首派台歌沒紅便出不到唱片;到首次開演唱會,又怕賣不出門票;然後是頒獎禮怕拿不到女歌手獎,上不到一線會很快被途汰。」她很珍惜自己的職業,所以視每一步都是危機,她知道不向前衝便無法照顧家裡的父母弟妹,在家庭面前,中年危機算甚麼。

擺平了愛情與事業,卻難為父母這一關,快到母親節,想起她跟兒子的相處。早陣子網上瘋傳她的一篇舊訪問,談及自己不準兒子喜歡Elsa和粉紅色的東西,擔心他變得「乸型」,旋即引來猛烈抨擊,形容她是「怪獸家長」,也被同志組織炮轟。事後她坦言自己是新手媽媽,面對很多困難和疑慮不懂處理,一個「勇」字不足以令她成為好媽媽。如何將擔心化成細心,令兒子堅強卻無壓力下成長,也是一種危機處理。從養家到擁有自己的家,她對中年危機又有另一種解讀。「假設我有60歲命,人生已過了一半。18歲時是沒尺的,凡事動不動便去到盡。現在我將餘下的日子看成倒數,做事一樣熱血,但會多了一把尺,這事用3成,那事只用2成。因為我有太多人生責任,人大了要對家庭、公司、父母負責,當你知道人生在倒數,便要學會計算,無形中萌生出不安全感,這種不安全感便是我的中年危機。」


On Miriam:單肩長袖衞衣;on Shawn:呢絨大褸、喱士衛衣及白T恤 All from Burberry

余文樂:男人可以冇錢冇車冇樓

面對中年,男人顯得更瀟灑,或說,男人根本不大意識到中年這回事。看著35歲的余文樂連「佬」也沾不到邊,何來談中年?「很難去用年齡界定一個男人是否到中年,你可說40歲便是中年,但其實更視乎他的性格,有些男人很早熟,有些男人永遠大不透。但我覺得一般都要30歲後,就算思想上再成熟,要時間去建立自己各方面的東西,男人在20至30歲時會很努力地發展自己的成就,30歲過後基本上便有自己一套。」事業亦一樣,一個男人將焦點放在自己喜歡的工作上,這份工作可以跟錢和利無關,對女性來說一樣有吸引力。樂仔覺得男人不一定要有錢或者有車有樓,但一定要知自己在做甚麼,知自己的方向,有方向的男人才能讓另一半有安全感。「假如女友問你將來想怎樣,你答不知道,她會覺得你連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方向,怎能放心將自己托負給你,我覺得張志明正面對這個問題。」


米白色毛衣及長褲 Burberry

有人覺得余文樂很像張志明,其實他在演「自己」,樂仔笑笑口否認。「張志明其實是彭浩翔,《志明與春嬌》是他跟太太的故事,只是我拍了這麼多年戲,太清楚他想要甚麼,太清楚這個角色是甚麼人,一埋位便自然衍生很多東西,導演亦很信任我,任我發揮。」現實中他並沒遇過像余春嬌這樣的人,在他心目中春嬌對男朋友很包容,會當對方是小朋友,願意等待、照顧,甚至肯養他。春嬌可能是理想女友,卻不一定是樂仔心目中那杯茶。「不一定,現實的我又不是張志明。」

志明與樂仔最大的分別,不在愛情,而在成長。戲裡的張志明是個大不透的男人,不難發現他面對問題時總是處於被動,3集以來予人的感覺都是搖擺不定。這顆年少無知的心,是他的可愛之處,亦是愛情中的失敗之處。樂仔是早熟派,早期便懂為自己訂立明確目標,這年要做到甚麼,將來事業和家庭要怎樣,早已為自己每步定好方向。經過無數歷練,現在的他連目標都不用訂,只會從眾多方向中選出自己覺得最舒服的、最有衝動要做的。「以前是少思考多做事,現在是多思考少做事,量不再是首要,而是選一個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有變化、具挑戰性的項目。」做事的態度,他剛好與張志明相反。


黑色乾濕褸、長褲、白裇衫及皮鞋 All from Burberry

 

若戲碼成為現實,你會……

MC: Marie Claire S: 余文樂 M: 楊千嬅

MC:你們怎樣形容《志明與春嬌》的3部曲?

M&S: 一套愛情片可以有3部曲是很難得的,在我記憶裡會想起《Before Sunrise》、《Before Sunset》和《Before Midnight》這部經典愛情作品。志明與春嬌從陌生人成為戀人,再從戀人變成像家人般密不可分。現實中我們拍了7年,期間各自的愛情與人生階段起了不少變化,戲裡戲外跟角色共同成長,每次再演又會生出另一角度去重新思考角色的心理狀態。

 

MC: 你信有7年之癢嗎?

M: 信。是因為信任和夠不夠愛,絕不關乎第三者,兩性相處是一輩子最難的學問。拍拖7年,從戀愛激情變感情再變家人,每一關都是考試,看你怎樣調節自己的心態。我的7年之癢就是要接受現實,當擁有自己的家庭,不能再用以前的標準要求對方給你浪漫。以前浪漫可能是跪低送花,在沙灘上砌花海,現在老公突然請假一天幫我顧兒子,讓我去做spa已覺得很浪漫。要看你們愛的基礎夠不夠深厚,投放是否一致,學懂將包容變成浪漫。我經歷過2次7年之癢,第一次失敗了,第二次和丁生結婚,婚姻走到第10個年頭,我明白很多問題只要成熟和了解便解決到。

S: 每段關係經過一段時間,若沒出現進一步的變化,很容易在心態上出現矛盾和衝突。7年時間,女方年紀大了,男方之前會說時候未到,現在年紀到了,大家會想到底自己在等甚麼,將來又會怎樣,雙方很容易會出現這種狀態。

 

MC: 試過因為猜忌而對伴侶做甚麼嗎?

S: 沒有。當關係欠缺信任已是一個問題,我覺得不應看對方手機,彼此互相尊重,是信任的表現,對男女亦一樣。男人是你愈想去控制他、佔有他、征服他,他愈會逃避。因好奇或疑惑而偷看對方手機,一旦被對方發現便會開始防範,久而久之溝通便有問題。說易做難,每段關係也不同,視乎你們怎樣相處和溝通。

M: 科技發達使人更易猜疑,一個藍剔可以成為吵架的導火線,加上滋事者在旁煽風點火,令事情火上加油。兩個人之間應該適當地有秘密,只要不涉及偷呃拐騙,秘密可以成為一種催化劑,這分鐘不想跟女友分享的事,可能結婚後10年有天突然告訴他,這個對話已經很甜蜜。即使同居,若你每一刻都選擇坦誠相對,沒為自己留下一點神秘感,這段感情很快便玩完。

 

MC: 戲中那句對白最難忘?

M: 「有些事情不用一晚做完,我們又不趕時間。」說易做難,我到四十幾歲才能做到。

S: 我也一樣,這句對白很打動我。都市人太急,凡事只想到結果,對於感情,過程比結果重要。

 

Text: Andy So

Photography: CK @Ssecret 9 Production

Air Direction & Styling: Cozy Lau

Makeup: Ling Chan @ZING the makeup school (Miriam), Jenny Tziong (Shawn)

Hair: Vic Kwan@wecut.asia (Miriam), Ben Yeung@Hair Co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