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我是馬評人 #曾被嘲又肥又醜但我熬出頭來

我叫Melody,正職是一位馬評人,於香港賽馬會工作,同時亦為大大小小活動的司儀。

可能你會覺得有趣,竟有女生會當馬評人,其實在香港賽馬會大約有7位女馬評家,我是其中之一,你說這份工難不難嘛……就看你有多勤力,以及對賽馬有沒有興趣,另外講求的便是經驗了,願意多睇多聽,甚至早起看「晨操」,累積下來自然懂得分析馬匹得與唔得。行內人對女性入行是ok的,沒怎麼歧視,反而是未認識我的觀眾會有微言,覺得「女人邊識馬吖」,有時出席一些馬會event、打吡賽抽籤、馬術活動時,都會聽到人們竊竊私語,我就當聽不到,做好自己便算,反正認識我的人就知我份人講馬公正,不會為取悅某些馬主而盛讚某些馬匹,敢言評彈每一隻馬,所以獲得不少支持者啊。

被嫌棄的137磅

還有一件事,可能你會不信,但我其實曾經是一個像相很醜、口才極差、沒有自信、常被欺負的肥妹仔,最高峰時接近有140磅!記得小時候跟家人移居加拿大時,經常被說是像男生的女孩,意指「醜」;加上自己是外地生兼華人,又害怕在眾人面前開口說話,所以經常被班上的男同學欺負,曾經向媽媽申訴,但她就是不信,最後我選擇憋在心,默默自強。後來去了台灣,想要見一份教授小孩英語的工作,誰知亦因為肥胖而被間接turn down,對方說「不想小孩對身體有負面印象」喎,繼而將我轉做配音員,那就不用被人見到了。遠在香港的媽媽從電話中知道我的遭遇,一直記掛心中,暗地希望我可以有天出人頭地,不用再看人家臉色。

你問我有否唔開心,當然有,所以當知道上司說只要我減肥成功,便可調到幕前當主持,變相升職的時候,即令我燃起減磅的決心,戒零食及珍珠奶茶兼學會扮靚,終於得償所願!但坦白說,起初我很怕對著鏡頭開口,天天都是硬頂上,至一天發現自己「看不見」讀報機且能流暢地讀出稿件,便知道自己不再怕面對群眾說話了!

我相信任何人在成功之前,必先面對一連串考驗,而我更相信的是只要肯努力,不計較辛苦,一定可以做到心中所想,我Melody便是一個好好的例子。

Text: Daphne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