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詩雅:對自己的演出有信心,才能說服觀眾

衛詩雅跟黃秋生演《失眠》可謂越級挑戰,她在戲中演技大爆發,一人分飾兩個性格極端的角色。很少人知道原來她曾修讀秋生的演戲班,二人乃師徒關係,面對影帝兼師父,詩雅怎樣做好角色?早陣子《嘉兒》曾跟她有過深度對談。

MC: Marie Claire 衛: 衛詩雅

MC: 那麼《失眠》算是cult片嗎?
衛: 我覺得不能只用一個詞語來形容這套戲,你不能只叫它cult片,但它有驚悚的元素;你不能叫它暴力片,但它裡面也有暴力元素;它有血腥,但不只血腥,你不能只用一個類別來形容《失眠》。

MC: 拍《失眠》時怎樣令自己投入狀態?
衛: 我翻查了很多歷史,首先要了解他們怎樣生活,這段時間香港發生過甚麼事。背景是一九四幾年,造型和環境對角色投入很有幫助。我很幸運,因為電影在檳城拍,檳城很像那個年代的香港,令我很易投入。

MC: 你怎樣形容自己在《失眠》中的角色?
衛: 我覺得跟自己分別不算很大,我在戲內分飾兩姊妹,一個跟我的性格貼近一些,較開朗,另一個角色我也能從內在找到,其實我也有這一面,還可以大條道理跟人說,我只是演戲而已,其實是相反,那才是真正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