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之型事

羅韶文 Partners廣告公司合夥人
不時到外國與同業交流,讓Connie眼界大開。
Connie創業的決心來自想嘗試新事物的慾望,而這個念頭隨著年月愈滾愈大。
Connie曾在倫敦一個舊火車站進行評審工作,這是她最愛的建築風格,而她覺得歐洲的作品特別精彩。

廣告是一項絞盡腦汁的創作,少一點幻想的功力,都不能化腐朽為神奇和奪人眼球,甚至獲獎;堪稱廣告天后的羅韶文奪獎無數,就是憑著不愛夢想愛做夢的特質,成就了她成為成功的廣告人,最近就以「why not」的信念跳出comfort zone,自立門戶,不再為他人作嫁衣裳。

 

創業前,羅韶文 (Connie) 在跨國廣告公司Leo Burnett身居南中國區Chief Creative Officer要職,下屬有70人差遣,可以說是位高權重,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而且曾創作過讓人印象深刻的廣告如恆生銀行75周年廣告、以「有味」笑話為題材的李派林喼汁篇、東方紅的纖體清胃丸等,亦獲得過不少國際廣告獎項,例如讓她引以為傲的Cannes Lion award,還有New York Festival、Times Award,可以說是廣告天后,雖然就這樣繼續走下去,對於她是毫無難度,但求新求突破是廣告人本色,哪怕冒險也要踏出第一步。「我經常到外國交流、參加展覽,接觸到一些不屬於4As的獨立廣告公司,覺得他們很有型,很仰慕這些自主度很高的公司。」Connie雖然羨慕這些小型廣告公司,但覺得自組公司是一件很辛苦的事,而且當時的職位比較低,自己的職場路一直都相當平穩,相信還可以在4As走下去,所以完全沒有創業的念頭。

「或者對獨立廣告公司的印象已在腦海中播下種子而不自知,直到去年種子萌芽,熱情和拼勁也一併出現,哪怕創業路難走,甚至失敗,也值得一試。」Connie說自己是隨遇而安的人,在計劃時往往只有大方向,難以決定當中的細節,但當機會來到時就會抓緊。當她跟公司拍檔說出創業的想法時,大家都覺得「why not」。「當時最大的決心來自想嘗試新事物的慾望,而這個念頭愈滾愈大,始終在Leo Burnett已經15年,會走到瓶頸位,是時候從另一個角度認識廣告行業。而且獨立廣告公司是全球廣告業的大趨勢,我自組公司只是順應潮流,而不是為做而做,為出位而出位,也並非故意標奇立異,是有所為而為。」

 

考驗自己

要突破,必須膽子夠大,Connie就以創業來考驗自己,從來不擔心新公司沒有生意,「只是生意多寡、目標多少的問題。相對於大企業,小型公司的彈性較大,萬一出現某些極端情況,可以靈活地轉變,而且我和拍檔在廣告創作方面都有一定經驗,難不到我們的。」Connie強調,大企業和跨國公司的限制相對地比較多,而她希望擁有自主權,可以自行選擇公司的方針和路線,跟顧客溝通亦然。

「以前多是做決策工作,有很多下屬幫忙處理瑣事,現在崗位不同,做的事會更多,會較為偏向整間公司的運作,而且很多細微事都要親力親為,例如需要自己去物色客戶、談生意,跟顧客溝通。所以團隊之間合作是否融洽十分重要,會有困難但也不太擔心,因為多年的創作經驗告訴我萬事總有解決的方法。」

對於以不同方式去做廣告,Connie自言每一天都是學習的機會,例如怎樣建立一間公司,始終是自己生意,既是最高亦是最低職位那位,「新公司由零開始,更考驗個人的努力,要是我成功的話,是相當了不起的事情。過程中,我體會到人的潛力有多高,工作上的滿足感和新鮮感令我產生無比快樂。」雄心壯志的Connie對自己和團隊甚有信心,因為大家都有自己的專長,可以共同支撐起新公司,把廣告公司打造得有型格。「在這個行業立足的時間愈長,愈想把它做好。我希望現在做的都是美麗的、有型和有品味的事情,因為廣告行業傳遞的訊息很多元化,不是只有商品資訊。」

 

寫得一手好字

貴為廣告天后,Connie認為其文學根底對她的創作幫助很大,「大學時我主修中文和中國文學,一直以來,我都喜歡寫作,可能是遺傳吧,我父親的寫作比我厲害得多。廣告是需要創意的工作,而意念則由文字開始。」Connie解釋,文學學習的是文學作品的背後思想,所以影響了她的思想哲學性,另外讀歷史可以看到人生,雖然她現在未必記得學了甚麼,但事情的整體思想和觀點,至今仍然在腦中,不單只影響她的工作甚至是日常生活,亦影響她當高層時的一些判斷。

「我的文學教授曾說我的字寫得很漂亮,可以當廣告人,因為文字漂亮總給人有文化的感覺。不過大學畢業時,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報館任職助理編輯,後來經另一位教授介紹,才投身廣告界。當時廣告業給我一個花花世界的感覺,所以便抱著不妨一試的心態去面試,就此一步一步的在廣告界開拓自己的職場。」文學出身的Connie不知廣告為何物,所以在工餘時便進修相關學科,以補不足,因而認識了一些在4As廣告公司任職的同學,就此改變了她的一生。「在4As廣告公司跳來跳去,輾轉加入了Leo Burnett,遇到很好的同事和班底,一做就是15年。雖然每份廣告創作都會有新鮮感,但實在不想再令自己沉悶下去,因此才作出改變。」

 

不要低估自己

在同一間公司工作了15年,很容易會因習慣了公司的文化而令自己變得因循,所以 Connie才萌生抽身而出的念頭。而在這15年間,Connie除了獲得不少友誼,也從同事口中認識自己,「很多廣告人總是在凌晨三、四點才有點子,但我則相反,當我身處人多嘈雜的地方時,很難有想法,因為人多的時候我難以消化和處理大量的資訊,尤其是晚上,但回家放鬆後,便會自動地組織起來,一覺醒來,我的思想脈絡會變得很清晰,總是能一步一步的提出方案,同事都知道我有此習慣,會催促我收工回家。」常言道旁觀者清,Connie的同事比她更了解自己,讓她明白到自己是需要一個人靜下來去調整思緒的人。「他們還告訴我,當事情不需要我處理時,我是絕對不會插手,但當責任交給我時,我可以處理得好好。」Connie笑說,他們真的很認識她,因為她是一個比較冷淡,不喜歡每件事都要做領導的人,只會在旁邊靜靜地看著,但當她任職管理層時,她必須擔當領導的角色,便會站出來一滴不漏地完成任務,「這是我以前不知道的特質,但過了這麼多年,我已經很了解自己。」無可否認,人永遠低估自己的能力,Connie亦然,但經過這次創業,她發覺原來人的發揮可以很大,「當我跟朋友說我自己開設公司時,他們都感到很驚訝,因為憑我當時的職位或者經驗,薪高糧準,絕對可以安枕無憂地做到退休,但我竟然這麼勇,自組新公司,重新出發。」

 

要做到不驕不傲

要令自己走出comfort zone談何容易,尤其是一向頂著4As廣告公司之光環,曾獲不少國際獎項的Connie,更需要莫大的勇氣,「跨國廣告公司有很多國際聯繫,還不時到外國與同業交流意見,讓我眼界大開。至於獎項,在廣告業,一些個人和團體的獎項是展示實力的成績單。不過獎項是一把雙刃刀,除了肯定了我的能力,鼓勵和鞭策我做得更好之外,更可以令我變得虛榮和驕傲,將自我中心放大,所以我經常警惕自己不要迷失。」Connie覺得是否可以吃廣告這行飯,得需要天生的眼光和創意,再加上後天努力,而且願意接受新事物,不閉門造車,而她沒有遇過一個不努力但成功的廣告人。

Connie坦言,廣告公司是無止境地追逐更多更高榮譽的獎項,對廣告人構成不少壓力,但她已懂得調節心境,學會釋放,更把它視為考驗和樂趣,成為推動自己的力量。「以前可能會透過購物來紓壓,例如會買很多衣服來慰勞自己,現在則會購買健康產品、做推拿按摩來減壓,這並不是甚麼心理補償,只是平衡身心而已。而且壓力接踵而來,我很快便會忘記過往。事實上,廣告行業高低跌盪的落差很大,很容易讓人質疑自己的能力,所以廣告人必須明白人生總有低處,不能讓自己陷入失敗的深淵,萬劫不復。」

作為廣告人,Connie說會無時無刻檢視廣告作品的完美性,期間總會發現一些瑕疵。「要進步就得經常作出反思,尤其現在我的公司只有數人,難免會做錯判斷或做得不好,我得從錯誤當中學習。其實我一直都會檢視自己的判斷是對還是錯,做老闆後反省得更多,希望每一天都有所進步。」

 

 

Text: Pink Cheung   Photography: Paco   Makeup & Hair: Abel Chow (Make Up For Ever Acade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