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的啟示 杜潔麗

小時候立志當社工,大學畢業當上了理想的職業,然後跟志同道合小男友決定組織家庭,一切都似乎很美好,詎料,婚後3年便離婚收場,婦女動力基金(HER Fund)行政總監杜潔麗 (Linda)這段慘痛的經歷,造就了她後來對弱勢婦女工作的百份百投入。Linda曾被很多人問過,是甚麼推動她如此投入於婦女工作?她不假思索回答:「是離婚的經歷。80年代不流行離婚,所以當時的確飽受過很大壓力;而自己的職業是社工,卻可笑地竟然能醫不自醫;因此離婚這件事對個人的自信心有相當大的打擊,令我一度情緒低落,總覺得不論對父母或者朋友都似是有所虧欠,甚至覺得自己做人很失敗。」完成離婚手續後Linda便離港去到英國,她坦言有部分原因是想逃離香港這個傷心地,「那段時間我不斷反思,作為女性我為何會這麼看自己?而最深刻的感覺是,當很想搵朋友傾訴,打開電話簿竟完全不知道可以找誰;原來自己婚後除了上班和回娘家之外,就只參與另一半和他的朋友的活動,自己的生活圈子完全消失了,知心朋友遠離了;再加上失婚婦人在那個年代是會被社會標籤化的,這一切一切到最後激發我重新反思為何不能作為一個獨立的人,為何作為女性要揹著這麼多來自自身和社會的包袱?那時開始我鑽研了很多關於女性主義的書籍,人突然開竅了。」
在英國Linda繼續進修並取得碩士學位,期間她刻意選擇往地區裡的婦女中心實習,畢業後也決定留在當地工作,在一個華人中心專門做婦女項目工作,服務當地的華人婦女,「當時英國有很多外賣檔,還有很多新界原居民的婦女,她們不只工作刻苦,還被丈夫虐待卻因為無親無故而哭訴無門,之後我還組成了一個華人婦女小組,關注婦女暴力問題和爭取在倫敦成立一個專門收容華人婦女的庇護中心。」

微不足道的資助
六四事件後,Linda決定回來香港,先是進入和諧之家擔任總幹事,當時該組職只有一個庇護中心,她決定開展一個社區教育的項目,希望讓多些社會人士認識家暴問題;此外,她亦為離開施虐者的婦女爭取安置,最終成功爭取到有條件的恩恤安置。離開了和諧之家,她便輾轉以半職身份服務多個小機構,這些機構就是全為沒有穩定收入的婦女團體,所以她只支取象徵式的薪酬,但畢竟要生活,Linda便選擇回到校園帶社工學生實習。2002年Linda開始構思要成立一個基金會,因為她看到了在90年代,很多婦女團體的資助都是來自外國,像外國的婦女基金和教會,因為當時的香港還算是發展中地區。可是踏入千禧,那些基金會逐步撤出,因為他們看到香港的經濟正向上發展。2004年HER Fund正式成立,收到了第一筆來自外國基金會的撥款共30多萬左右,令HER Fund得以開始運作,「當時我們共有7位創會成員,大家都是義工不收分文報酬,機構亦沒有聘請員工。」Linda很記得基金會的首個籌款項目是義賣紅色福袋,那次一共籌得6萬元,「第一次往往印象最深刻,我們把錢撥款給數個項目,每個項目獲得1萬元,我明知1萬元很微不足道,不足以支持她們做很多事情,但我會當這筆錢是對她們所進行的工作的一個肯定;很多時候她們默默耕耘,在前線做得好辛苦但無人知。」去年,基金會在1年內籌得共50多萬,比前年多出20萬,對Linda來說是很大的鼓舞,「去年,我們的本地籌款佔了全年預算的50%,我的最大願望是在未來,籌款可以每年遞增10%,100﹪自負盈虧。」

不是要做連鎖超市
Linda把HER Fund形容為街坊士多,此話何來?「因為我們不會去到像李嘉誠基金會又或者公益金般有錢,但我們就如街口那個小士多,是為了方便街坊的日常生活。我們未必要做到連鎖超市的規模,要知道小店有小店的人情味,小店有小店的特色,重點是能發揮其作用,我總覺得會有人較愛光顧小店;的確有些小團體較傾向向我們申請資助,因為她們深信成功的機會比較大。我們較看重她們是否進行保障人權的工作,若然她們嘗試向其他基金申請資助,成功機會隨時是零。」當然,她亦不能否認經營一間士多所面對的困難,「這幾年,我們其實都跌得焦頭爛額,試過去到一個地步是戶口只得10幾萬,但我們沒有放棄。」「我曾經多次分享我的離婚經歷,回望過去,我似乎看到了,原來每一個人的存在都有箇中的原因。開始的時候,我真的是有一份很大的決心,那時候會想:無壞吖,咪試囉,唔使死㗎。記得在英國那段時期,經常要四出拯救被虐婦女,又接觸到很多完全不懂英語卻要尋求庇護的女人,她們給了我很大的力量,她們給我像切膚一樣的身同感受。」就是一份對弱勢女性的同理心,支持著Linda,令她義無反顧繼續走一條又窄又是滿佈荊棘的正義之路。

美麗源自智慧之選
失婚婦人就注定要自怨自艾,抬不起頭來嗎?杜潔麗選擇了另一條正面的路,她不只要令自己振作,走出陰霾,也決意要以自身的學識和能力幫助更多比她活得更艱苦的女性,她們因為擁有多重弱勢的身份,難以為自身爭取在社會上更平等的權益。杜潔麗在身同感受之餘,就是選擇積極為這群弱勢女性伸出援手,讓她們有力量為自身發聲。我們未必要做到連鎖超市的規模,要知道小店有小店的人情味,小店有小店的特色,重點是能發揮其作用,我總覺得會有人較愛光顧小店。


Text: Helen Leung  Photography: J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