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rit of Life 武出人生哲學

張震與章子怡這雙封面男女組合,不難令人聯想起他倆有份主演,觀眾引頸以待足足3年的《一代宗師》。雖然他們演的是戲,但兩人又的確實實在在為了戲中角色苦練了3年武術。 戲演過了,他們著實在過程中領悟了一些。

這天,在著名攝影師張文華的影樓,筆者一次過跟兩位星級演員近距離接觸。子怡準時到達,為封面拍完照,工作還未結束,要拍另一些宣傳硬照,完成已是黃昏時份。這時候,她總算能抽空坐下來,靜靜跟筆者聊天。訪問開始,她已忍不住嘆一口大氣,「來吧,我們開始!」雖然從早到晚很累,對於筆者的提問,她並沒有敷衍了事。

首先,實在很有興趣知道拍《一代宗師》那幾年間,練功的感覺如何,是有趣,還是痛苦?她說:「其實我一點都不覺得這是一件好玩兒的事,因為由始至終我都是用嚴肅的態度來看待它。我們從一開始就知道王家衛導演要還原一個真實的武術時代,他希望我們體現的,不只是外在動作,他真的希望我們通過刻苦的研習,都能真正瞭解功夫是甚麼,武術的精神是甚麼;其實這亦是他的一個特殊方法,幫我們在銀幕上去體現這些人物的精氣神。」子怡在電影中飾演的北方女宗師宮二先生是八卦掌傳人,八卦掌是傳自清朝大內的拳法,陰柔中帶兇狠,特點是靈活、變化多,子怡自小磨練的舞蹈根底,令她擁有較常人更好的身體柔韌度,然而,在鍛練柔韌性的同時,她還是下了不少苦功。她繼而補充:「其實每次拍戲我都是很認真的對待它們,包括角色和我選擇合作的工作人員,我不希望在拍電影的過程當中浪費時間。」

心甘情願去捱苦
當然,對於王家衛的拍電影方式,她也是從一開始便很瞭解,多年前的《2046》是兩人首次擦出的電影火花,並為她帶來首個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名銜,所以,王大導要她為新戲捱這些苦,她心甘情願。「我們都很認識王家衛這位導演,每次的合作我們都預想到是很漫長的,這是他的風格,我們都心甘情願的陪伴他一起去呈現這個作品出來,因為我們都太愛他了,更尊重他對藝術的追求。」她說,王大導就是擁有一種獨一無二的魔力,會令演員有時候不相信自己,「他總是有本事令我想:噢!這是我嗎?」算是自我發現的過程嗎?「我認為這是發現與被發現的互動,會覺得自己被改變了。而且我們在一起3年多,這是非常漫長的過程,與其說是塑造一個電影人物,不如說是通過這個角色,改變我的命運,改變我的人生態度,改變我的價值觀。」

名人的無奈
子怡自覺很幸運,18歲出道以來遇到的導演全都是最優秀的,所以她一直很享受當演員。「雖然拍戲的過程很艱難,每次都很累心,但我發現現在有些創作環境,很像上班,大家來拍,拍完就走;我沒有這樣拍過電影,因為一直遇到的導演都很好,帶我走一條很正規的路。他們教我每做一件事,就一定要腳踏實地去做,不要給自己留下遺憾,我從年輕時起就這樣被他們教育,現在也是這樣,每次用心做好,跟每次敷衍去做,是兩種不同的感受。我覺得很快樂,雖然很辛苦。當你踏踏實實去做,出來的成績呈現在菲林上和銀幕上,你以後會很開心。」就算遇到不滿意的作品/角色,她也會想方設法交出合格的考試卷。「作品好不好,我作為演員沒有辦法控制,我可以控制的是自己的狀態。對我來說,只要努力做到我個人的極限,便已經是對自己的交待。即使有時也會奢望大家認同我在表演藝術上的追求,但是實在沒有辦法讓所有人的想法都一樣,就像宴席上的每道菜,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喜歡它,每個人的口味都不一樣!」子怡希望觀眾多一點關注她的演技,然而媒體卻偏愛八卦她的感情生活,對於這一點,她只有無奈接受。「這不是我有能力控制的事情,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希望生活是可以被保護的。至於我的事業,大家是可以用放大鏡去觀察的,我相信你們能看到我的成長。但在現實環境 ,因為我的特殊身份,大家自然不只關心我的作品,圍繞著我的各種各樣的新聞人們都一樣有興趣。這其實也正常,名人就意味著被關注,如果是我喜歡的明星的新聞我也會關注。有時候不能苛求太多,只因你是一個公眾人物,理應去配合,但如果可以的話,我會選擇保護它。」

她續道:「但我一定不會為了保護自己的事業,而犧牲愛情。愛情很偉大,由古到今,無數文學作品、藝術作品都以愛情為主宰;生活本來就不應該被犧牲,每個人都應該有追求和享受的權利,我想隨遇而安。」

出名有甚麼好
但誰會相信,貴為國際級女演員的她,對事業從來都沒有野心,對此,她表示:「我的確不是有野心的人,我只是有堅持。好像今天的拍攝,拍完張震其實都應該結束,但大家都想我再拍一些,我覺得你能夠做就去配合吧,最好做到大家都滿意。但不表示我想多影幾張相,為了希望多上幾本雜誌,由始至終我只是想能做就去做吧,又不是身體不舒服無法堅持,又不是趕著要去辦其他事情。」訪問完結前,她向筆者分享了一次她跟歌手友人的對話:「我有一個好朋友,她是一個歌手,出唱片之外也有很多演出機會,有一次我無意中跟她說:『你真的希望自己有名氣嗎?為甚麼一定要出名呢?出名以後,你才會知道你以前的人生是多快樂。』」不能說我現在不快樂,只是我想過不同的人生,但我知道我沒有選擇。」

不要重看舊作
較子怡早一點出道,相信很多電影迷對於他主演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印象仍然深刻,筆者也是因為這齣電影而認識「張震」這個名字。但張震說,他一直沒有重看這齣成名作,直至兩三年前,「基本上我是不會重看自己拍過的電影,那次是因為電影節再次放映這齣戲,很多演員都有被邀請一起觀看。這電影讓我踏出接觸電影的第一步,看的時候,我不斷想其他人的對白,又回想了當時生活的一些點滴。想到小時候的朋友,學校的生活,還有拍戲時的點點滴滴;事實上相比以前,現在自己的確是長大了很多。很記得童年是過得挺快樂的,當學生是最幸福的,只要很專心做很簡單的事情就可以,像專心讀書,每天作息也是安排得很好。」問他為何不情願重看自己的作品,他帶點尷尬說:「就是覺得很奇怪,很不習慣看銀幕上的自己。我發現有一點很有意思,完成的戲一般是一段時間之前拍的,像《一代宗師》都是兩三年前的事,因為這種時差令我覺得一些當時的狀態不想現在聯想到,也會覺得其實自己可以做得更好,同一個情感有其他更好的演繹方式之類。」

戲內戲外真功夫
張震不諱言是完美主義者,「我相信有完美這回事,但要講求緣分,不是你要求完美就可以,完美其實來自很多碰撞才能產生的,受很多其他因素影響,當然努力也很重要。」從來可有做過或遇過一件完美的事情?他思考了良久,答:「其實就算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也會出乎意料變得很完美。比如說你在家裡覺得肚餓,沒有可吃的,突然出現一碗即食麵,但可能你並不想食即食麵,但家裡真的甚麼都沒有,只能吃這碗麵,吃完之後,你才發現這件事跟你預料的完全不一樣,明明想吃更好的,但最後發現這件事本身已經很完美。但說到工作,當然不一樣,像我們今天為電影宣傳,做這個雜誌訪問,跟自己預想的不太一樣,例如拍照時有些地方,像企位不太好,要不斷調整,到最後卻發現拍第一張時已經很不錯,但說到底,雜誌出來效果好,就已經可以,總之要求完美的過程,就是有很多像這樣來來往往的細節。」

練得辛苦卻健康
但說到追求完美,《一代宗師》導演王家衛肯定是表表者,兩個同樣要求完美的人走在一起,最終擦出了怎樣的火花?答案是成功塑造了八極拳高手張震,他不只在戲中演活八極拳宗師的角色,現實生活中更贏得全國比賽一等獎,足以證明過去3年多他所下的苦功,絕非純粹的虛有其表。回想每天早上3小時晚上3小時在小樹林內練功的日子,張震仍覺是百般滋味。「到現在回想是挺有趣,但其實在練功的時候都是很辛苦,像紮馬,開始的時候未必能蹲得很低,筋骨也不靈活,但練久了,靈活度和柔軟度都比較好了;內在方面也學習到很多東西,因為練功講求精氣神。雖然辛苦,但練功的時候,外在身體都會很好,整個過程都覺得自己比較健康。」

變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張震坦言從來都不理解功夫是甚麼一回事,只知道幾個大門派:「但正式接觸,要找資料並不困難,也會跟人不斷聊天,從中同樣可以得到很多不一樣的知識。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比較特別的領域,真正喜歡武術的人,他們有一種追求的熱情,雖然是很抽象的一種追求,但都會去跟同道中人比較,都會看自己究竟練成怎麼樣,但是要進步的過程實在很緩慢,每當看到自己進步,都會很快樂。」除了進步所帶來的快樂,練功對他的個人修養也起了正面作用。「武術有一些境界,像靜如處子,動若脫兔,令我對動和靜有更深層次的理解;又例如練套路的時候,原來是有一種節奏感在裡面的,這些節奏感在平日的生活也中非常有用,甚麼時候快,甚麼時候放慢腳步,我就是透過武術訓練,最終才回歸到自我。當初練武的時候,完全沒有想過這些事情,實在是意外收穫。」

後記
其實很好奇,此刻的章子怡,擁有名利,也不缺愛情,何以還不快樂?她說她18歲就出道,還未知道生活是怎麼樣就開始被賦予了這些銜頭,隨後而來的就是壓力。如果可以重新來過,她會踏實地做一個普普通通的演員,僅僅簡單地享受演戲的快樂,遠離是是非非。戲拍完了,張震的練功習慣沒有中斷,到現在他仍有練習,但不是每天一定會練那種,就是今天特別想練就會去練。「但很有趣,就算不練的時候,腦袋都會去想。我覺得練武術到最後,就是覺得自己最強,能提升一個人的自信心。」
生活本來就不應該被犧牲,每個人都應該有追求和享受的權利,我想隨遇而安。

 

Text: Helen Leung   Art Direction & styling: Winnie, Greenness, Gwyneth   Photography: 張文華  Hair: Calvin Chan(張震) & Heibie Mok@Hair Culture(章子怡)  Makeup: Candy Law(張震) & 江中平(章子怡)   Manicure: Vee Ho (Nail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