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巧瑩:我是演員 #女人不戴bra又如何

我叫歐陽巧瑩,很多人都知我是港姐出生、電視台演員,但更多人對我的印象流於那些泳衣照、性感照,覺得我是個擅於賣弄性感來吸引觀眾目光的人,事實卻剛好相反。早陣子我公開地嚮應了Free the nipple這個國際運動,除了工作時間外我都選擇不穿Bra,也告訴身邊的友人不穿Bra的好處。

女人,自懂事以來便要被Bra束縛一生,我們習慣被貫輸戴Bra是為讓胸型看起來更堅挺,「飛釘」則是放蕩、羞恥、引人犯罪的行為。我一直對「女人必需戴Bra」這個概念感到疑惑,直到數年前友人患上乳癌,當我拼命地在網上搜尋關於醫治乳癌的資料同時,發現戴Bra對胸部未必是一種保護,反而可能有害。我自己就有嚴重的胃氣脹問題,戴Bra時束帶會壓著胃,令我感到很痛苦;醫生也建議女人不應長時間戴Bra,因為Bra帶會壓著鄰近的血管、肌肉與內臟。與其要迫自己受著痛苦去維持胸型,我寧願讓它隨地心吸力而下墜,反正外型終會隨歲月改變,臉總得胯,胸總會墜,只有內涵和性格能歷久不衰,愛我的人應愛我的一切,包括那可能稍微變得有點下墜的胸型。我發現世界上有很多女人跟我抱著相同的觀念,那些就是發起和支持Free the nipple的人。

參與的大多是外國人,外國人本來便對此持開放態度,當巨星也會在公開場合不戴Bra、願意影「凸點」時裝雜誌封面照,一般女性自然覺得沒問題,但亞洲人大部份人仍視之為禁忌。作為本地演員,我相信自己站出來能起到帶頭作用,試過出席活動時不戴bra,也試過在ig放沒戴bar的相,當傳媒與觀眾對我的胸部十分注視時,正好讓我藉機宣揚Free the nipple的理念。自從Free the nipple開始為人所認識後,不少網友會私訊我,問我更多關於活動概念、不戴bra有甚麼影響等等,當中當然也包括一些惡言攻擊,但我不會介意。女性就是因爲太在意別人的目光,才陷入無數束縛不敢做自己。起初我不戴bra到超市買東西時也很介意被人盯著,但漸漸覺得既然要做自己,就不能太在意別人目光,他們盯著我就當是因為自己漂亮,反正我覺得敢於做自己的女生最漂亮。我可以,你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