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登珠峰香港女性】因遇上好老師改寫一生 曾燕紅:「如只能揀一份職業,我都會選擇教書。」

私下的Ada爽朗健談又正面,能夠當她的學生應該很幸福吧。

作為首位成功登上珠穆朗瑪峰頂的香港女性,許多人不明白曾燕紅(Ada)為何要如此不惜一切,甚至有人覺得覺得她都到了要結婚、生孩子的年齡仍罔顧身體,究竟為何Ada會為了登上珠峰頂而付出這麼多?

Text: Daphne Wu    Photography: Sze Chuen 、部份由受訪者提供

那究竟是為何會如此不惜一切登上珠峰?一直任職中學教師的Ada,希望學生凡事不要只聽人講,而應親身去試,相信有決心、肯堅持是人生裡頭的重要角色,因此她盡力以身作則,令學生信服。「有次跟一班學生到四川踏單車,先往西藏再到新疆,期間遠眺珠峰,疑惑誰能登得上如此高峰,自覺沒可能做到之際想起了我的學生,他們總覺得很多事情做不來,如『自己成績差,點做律師、醫生?』因此我便定了登珠峰的目標,希望藉此互相推動和鼓勵,告訴他們我得你都得。」Ada自小便是一個堅持到底的人,讀書時考試想要取得60分,她便讀足可以取得80分的內容,因此對於登珠峰這個看似不可能的任務,Ada足足花了6、7年時間準備,期間不斷做跑山、攀石訓練,又特地到內地學攀冰,只要是能直接或間接提升登山能力的,她都去做。「許多人覺得我很怪,跑山時不吃不喝,死衝不留力,但其實我跑山是為了登珠峰而已,而我知道登山講求長時間不可進食,亦只能揹1公升水上山,故要訓練自己盡量少喝水,並減低去廁所的機會。而每次跑山我都不會分配體力,將自己推到極限,是因為只要可以再捱下去,便代表我的體能又再進一步。」常提醒自己,好的體能只夠應付好天氣,因此Ada總是在訓練時將自己放在最刻苦的處境。

由此至終,Ada認為登山是一種心態,抱持只要想做到一件事,便心無旁騖去達成,不去計較自己付出了多少、練到幾多為之夠,而是不斷將自己推到無限遠,務求有進步空間,而這是她想展示給學生看的,希望年青人不要輕言目標而又輕易放棄,更不要習慣失敗,她相信只有專注和持續堅持才會將人帶到想要的目的地。「有年學生臨考DSE前,我要求他們把facebook的密碼交給我,然後我將密碼改掉,令他們暫時不能上社交平台,希望他們能夠專心考試。」坐這山,望那山,一事無成,然而想要成功,見微知著同樣重要。在教學的過程中,Ada看到學生的潛能,卻最終沒能達成理想,原因是欠缺微細的觀察力。「舉一個例子,學生告訴我要參加長跑賽事,我問她跑完30公里後會否感到腳部哪些位置灼熱,如有的話即意味可能開始生水泡了,之後便很難完成餘下公里,因此便跟她研究加些甚麼到鞋中防止起水泡。」要在跑道上脫穎而出,不只是「夠氣」、「跑得」便可,而要付出更多,Ada就以親身經歷細訴她處理事情的手法,希望學生受用。

多謝老師
不吝嗇跟學生分享,是Ada一生中的樂事,而「學生」這個名詞亦成了訪問的中心。「如果人生只能揀一份職業,我都會選擇做老師。」Ada很喜歡她的學生,覺得跟他們一起沒有壓力,而且往往成為她的強心針,不論是跑山比賽,甚或剛完成的登珠峰壯舉,她都特別想多謝一班學生在過程中不斷鼓勵,以及從來沒有質疑過自己。「是他們push我去挑戰,總相信我做得到,這些年來義無反顧地以行動表示支持,如上堂時很合作、交齊功課。也許我的學生不是全港最top的一群,但他們教會了我很多,而且讓我看到無限潛能。」有教無類,且願意為學生如此賣力的教育理念,源於Ada也曾遇上好老師,並成就了今天。

Ada家境貧窮,自小居於板間房,英語能力差,卻沒有經濟能力上補習班,有老師因而願意幫她付學費,從此改寫了她的一生。「我很慶幸從小學開始到大學所遇到的老師都很好,亦看到他們無私的力量。也許作為老師的有時不用付出太多,就只需要推學生一把,便能助他們走得很遠……因此我很感激他們。」在學時已經是運動健將的Ada,亦因為老師帶她參加了愛丁堡公爵獎勵計劃的一項跑山活動而展開了跑山人生。「那位老師不但叫我參加,還親身帶我到現場,不是那次比賽便沒有今天的我。自問不是出身於甚麼名牌學校,但畢業後我一直對自己很有自信,全因老師們從來沒有discourage我。」自此她著意跟一班學生打好關係,不但時常鼓勵他們,還身體力行陪他們度過每一個難關。叫人加油容易,評論人家「乜咁易放棄」亦不難,但究竟學生遇到困難時是甚麼心情,Ada都想親身體會。「多年來,我遇到過很多困難,體能上、健康上、金錢上,但我都快樂,因為我最終能找到方法克服,而拿出這些經驗跟學生分享,比單單一句加油更有說服力。」

愛睡的爽朗女子
「夢想對人很重要,那不是終點,而是漫長人生中的其中一步。要知道,人生必須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目標,令自己專注於一件事,你便會更了解自己,習慣堅持以致成功。」登珠峰以後,Ada報了一些歐洲跑山賽事,並會繼續以比賽為未來路向,也許有天會試試以速度登山或無氧登頂。「人生很長,我不想太rush。不過可以透露的,是中國有隊民間組成的女子登山隊,希望我可以帶她們登上珠峰,能夠令人安全地達到這個目標其實也不錯。」如此自我約束,私底下的Ada其實是個爽朗健談的女子,正能量滿瀉,訪問期間更偶遇一位小粉絲要求合照,逗得她笑得瞇起雙眼。「運動以外,我最喜歡睡覺,其次是踏單車和游水。」那不同樣是運動嗎?「哈哈!我覺得這2樣是可以讓我放輕鬆的事啊,跟跑山那些運動不同。」Ada還說了一件鮮為人知的事(至少讀者未必知),就是她每逢晚上8、9時便會「腦閉塞」要睡覺去。「日間的運動量太多,故晚上很快便沒精神,好像完全無法運作一樣,因此識我的朋友都會約下午聚會。」作為能夠登上珠峰的女性,有些犧牲是普羅大眾所沒法明瞭,但卻是可預期的。

「Believe in Yourself 」
要放棄可以有100個理由,但要成功則只得一個,就是要做到它為止!因此成功路上會堅持的人不多,而你只需要成為那些小眾,堅持便能成事。

[延伸閱讀:【首登珠峰香港女性】談登頂感受 曾燕紅:「其實沒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