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ger for more 我有多重人格 倪妮

白色高領無袖上衣 Dior
黑色針織露腰背心 白色圖案紗裙 Both from Dior Cygne Blanc 鑽石白金戒指 Dior Joaillerie
白色針織上衣及半截裙 Both from Dior Miss Dior 海藍寶石及鑽石白金戒指 Dior Joaillerie
藍色無袖刺繡花圖案長外套 Dior Cygne Blanc 鑽石白金戒指 Dior Joaillerie

歲月讓人成長,歷練催人成熟,
出道4年的倪妮做了一個最佳示範,
從《金陵十三釵》的風塵女子走到《匆匆那年》的青蔥女生,
由不懂電影為何物,到不斷地磨鍊和鑽研表演技巧,
因為她看重的是內涵,所以對於這個以美貌為先的年代,
她嗤以之鼻,而成為知性女性更是她追求的目標。
 

倪妮談不上是美女,但她就是散發著一種耐看的氣質。雖然她的粉絲毫不吝惜地稱她為女神,不過她完全沒有這個想法,更坦言,這是一個看臉的時代,不過她不覺得她在這行業會有優勢。「演員是靠作品找飯吃的,雖然外貌也很重要,但我希望觀眾喜歡的,是我的作品,是我的個性和人格魅力,因為演員是不可以靠美貌走一輩子的,例如我喜歡的張曼玉都是一步步的走向成功,她在電影《清潔》中,
以法語和英語演出,特別的了不起。」

倪妮除了欣賞偶像張曼玉的演技外,還將她的一句說話寫在手機的記事本中,以作為走在演藝路上的明燈,「張曼玉在一個訪問中曾說:『我希望擁有粗糙但強大的力量,勝過虛偽的美麗。』我覺得她講得很對,我也寧願人們說我是一個知性的演員,勝過誇奬我美若天仙。」隨著年月,倪妮逐漸地成長,由於是新人關係,她總被人照顧和寵愛,但其實她對此是十分反感的,所以她說今年需要獨立起來。上一次訪問倪妮時,她仍是說話有點拘謹的女生,當問到未來的目標時,只輕描淡寫地說順其自然,但事隔一年多,竟然主動地說自己在這方面有明顯的進步,就是會訂下今年的目標,更規定自己在這一年內完成一些事情,但暫時不方便透露是甚麼事情。
「我是有惰性的人,有時候順其自然對我是有害的,所以現在我一想到便立即將眼前事完成,因為所有事情都是從眼前的事累積起來的。而我覺得沒必要公告天下我的計劃,只想低調地去實行,因為我希望可以獨立地去做,不想別人插手或幫助,不然我會失去興趣和動力。」
倪妮說得很對,自己的事情沒必要向人交代,不過她愈賣關子,人們愈想知道葫蘆裡賣的是甚麼藥,因為偷窺心態是人之常情,「我很明白心裡的盤算,我相信當我有一些成果時,這些東西會展現在我的工作和生活細節上,身邊的人也會看到我在談吐、肢體上有何不同。」
被人誤會了

倪妮曾憑《金陵十三釵》奪得亞洲電影大獎最佳新演員獎,在戲中,她飾演的風塵女子玉墨入木三分,完全不覺得她是首次演戲,她謙虛地說:「這齣電影是團隊打造出來的成果,不光是我一人之力就可以有此演繹。」雖然大家都會理解演員戲裡戲外判若兩人,
但人們往往因演員演得太出色而以為現實中的他們儼如戲中角色,「無可否認,玉墨是最有挑戰性的角色,很多人都不相信是我演的,看了我本人後都說:方『不是你演了吧?』例如最近我正在拍攝真人秀《奇妙的朋友》,其中一位演員黃軒最初不敢喊我的名字,花了半個小時來確認我就是倪妮,他說真的很不一樣,完全顛覆了我的形象。事實上,不認識我的人都幻想我是一個知性、高冷的女性,有些甚至想像我真的是風塵女子,令我啼笑皆非,而我只能說導演把玉墨塑造得太成功了。」

幸運不是必然的
對於非科班出身的倪妮,很多人都說她幸運,出道就成為張藝謀電影中的女主角,其實幸運不是必然的,也要有良好的裝備才能抓住,而要繼續走下去,還得靠實力支持,「我不能否認幸運之神眷顧了我,但我總不能依靠別人給我機會和施捨,我必須具備一些條件,別人才可以看見我。而我相信只要腳踏實地,以及憑努力地去做,成績是愈來愈好的。」倪妮承認現在她得到的機會和別人的關注度挺不錯,所以應該把自己錘鍊得更好,提升演技的技巧,因為影圈的更新度很快,如果自己的能力未達到一定的水平,時機是很快過去的。
「讀書時沒想過當演員,所以看的電影很少,自從做這行後,跟同行聊天聊作品時,我不知道他們說些甚麼,搭不上嘴,感到很無助,因而下定決心要縮短與他們的距離。現在我會看一些優秀的電影,看有水平的導演和演員如何去處理一些情境,至今我對一些演技已有基本的審美眼光。」其實倪妮也希望上表演的課堂,
以充實自己的表演技巧,而她心中有一位信任的老師,但那位老師和她都是大忙人,時間很難遷就,所以她相信她只能上短期的課程。

儼如一塊海綿
無論是新人還是前輩,在創作一個角色時,都會看書看電影來找靈感,倪妮也不例外,在拍攝《金陵十三釵》前,首先看原著,然後看了上世紀30年代,周璇演出的《馬路天使》、《天涯歌女》,了解民國時穿著旗袍的女人的風韻。「看電影不單只給我演戲的養分,有些更有啟發性,例如《鼓動真我》戲中主角一直堅持夢想,在邁向目標的過程中,可能會出現誘惑,但如果你下定決心要完成一件事情,你就會排除誘惑,一心一意地去做。」人總有惰性,要成功的話,必定要逼迫自己,否則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可能性。
「對演員來說,不光只看電影,看書也很重要,因為看書可以令自己安靜下來,然後利用這段時間去思考,以及梳理自己的思緒。」倪妮就像一塊海綿,不停地去吸收知識,以應付未來的挑戰,「多與對表演行業有建樹的人或老師交流,多交演藝圈優秀的朋友,並與他們聊一些有趣和共同話題的東西,從前輩身上學習怎樣讓自己心靜,可以更快地走入角色中。」
以往倪妮一直覺得只要有充足的準備,演戲沒甚麼難度,但事實並非如此,「最近看了一些技巧派演員的表演,例如剛得到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Eddie Redmayne在《霍金:愛的方程式》的演繹,模仿得特別棒,是典型的技巧派演員,另一例子是Meryl Streep。」倪妮說這類演員的戲路很廣,表演得入型入格,並不代表他們曾有相同的經歷或感受過,而是他們天生敏感,感受力很強,「他們的內心非常強大,亦很有自信,才能處於很專注的狀態,才能演獨腳戲,以及演得很像。這種心理素質是需要鍛鍊的,在這方面我仍欠很多,可能腦裡意識到,但卻力有不逮,以後如有時間的話,我會在培訓心理素質方面下工夫。」

過不同的人生
倪妮自言是一個特別喜歡新鮮感和挑戰的人,如果一輩子只飾演自己,會覺得挺枯燥的;如果她沒有加入演藝界,只做普普通通的OL,一整天在辦公室坐著,她相信自己會瘋掉,「我慶幸找到一份適合我性格的工作,是那麼有創造性和可能性,還可以嘗試這輩子不可能嘗到的人生,而這些人生還被濃縮到3小時以內的電影裡,感覺特別痛快。」倪妮指出,可能過程中會很受折磨,因為電影中的角色性格並不屬於自己,自己也沒有相同的經歷。所以演員在創作時,會將自己逼成那種人格,那種情境中,這種感覺你可以在現實中感受多少次?
「我覺得每一齣電影都是一個人生,在不同人生中,我體驗了甜酸苦辣,讓我的視野、思想變得不一樣,令我進步得特別快。」出道至今,倪妮演繹過6個角色,她認為最貼近其性格的,是在喜劇《新娘大作戰》中的馬麗,都是特別重感情,性格大鳴大放的人,而EQ和IQ都不高,情緒都寫在臉上,經常發飆,但對人沒有傷害和攻擊性。「相對於過往較為悲情的角色,這是我演得最痛快的一齣戲,而且讓我發現自己也可以演喜劇,所以我希望日後可以多演出喜劇。」
對於獎項,倪妮並不陌生,但她不覺得是用來衡量一齣好電影和一個好演員的唯一標準,「獎項是大眾對
演員的表演的一種肯定,作為演員,我認為最重要的是自己是否用心去演,我的演出是否可以走進觀眾的心底,讓他們泛起漣漪,跟著我戲裡的生活同喜同悲,然後獲得他們喜歡和欣賞,哪怕沒有獎項也沒所謂。」

我覺得每一齣電影都是一個人生,
在不同人生中,我體驗了甜酸苦辣,
讓我的視野、思想變得不一樣,
令我進步得特別快。

我不能否認幸運之神眷顧了我,
但我總不能依靠別人給我機會和施捨,
我必須具備一些條件,別人才可以看見我。
而我相信只要腳踏實地,
以及憑努力地去做,成績是愈來愈好的。

在倪妮的生命中,有4個英文字是她十分看重的,因為它們代表了她的生活態度和人生的追求:

Text: Pic  
Photograhpy: 韋來  
Art Direction & Styling: Cozy Lau  
Makeup & Hair: 春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