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ice: 我是音樂治療師 #音樂令我接受多種面向的自己

我叫Kanice,今年27歲,是一位音樂治療師。

鋼琴,是我人生第一次接觸的樂器,那年我三歲,就這樣便與音樂扯上關係。坦白說,年幼時學習樂器、不停地練習,只為應付考試。直到往英國讀書,當地的老師與學校環境令我對音樂產生了更濃厚的興趣,推動我學習更多樂器,無論是課外活動抑或是各種場合都能接觸到音樂,亦讓我對音樂有了不一樣的看法,漸漸地音樂成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其後,我回到香港,在大學繼續修讀音樂,如無意外畢業後應如其他音樂系學生般從事演奏或音樂教學的工作,然而我卻想嘗試其他與音樂相關的東西。因緣巧合之下,從一位師姐中聽聞到「音樂治療師」這個職業,心感興趣,便坐言起行再度前往英國修讀音樂治療碩士課程。完成課程後回港,幫助不少學校舉辦音樂治療班,一年後與志同道合的音樂人共同創辦「J.A.M. Just About Music」音樂工作室,希望可以透過這個空間為大家提供不同的音樂服務,不單只是音樂治療,還提供樂器教學及演奏服務。


 

作為一名音樂治療師,遇到的難題往往是如何推廣音樂治療,讓更多人認識及了解其幫助性有多大。




到底甚麼音樂治療?簡單來說,即是透過音樂去改善參加者的身心靈健康,可分為音樂及治療兩部分。音樂部分會有唱歌、玩樂器、作曲、填詞,而治療則會為參加者設計合適活動,透過不同的活動去協助他們。我服務的對象普遍是小朋友,例如患有過度活躍症的可讓他透過打鼓釋放力量;行動不便者可以利用音樂拍子來改善肢體機能;說話不靈活的可在唱歌的過程訓練口部肌肉。



音樂,是一種不需要依靠言語亦能夠溝通的方法。對於特殊人士來說,他們未必能運用言語去表達自己或與他人進行互動,而音樂則可以作為一個橋樑,讓我們從打樂器的聲量、速度等去了解其心情狀況和感受,從而與他們連繫。


聖誕節對大部分的小朋友來說,應是一個普天同慶的節日。而我曾經接觸過一位患有自閉症的小朋友,卻非常害怕擺放在學校門口的巨型聖誕樹,連走近和經過也會害怕,甚至哭出來,因此要從另一個通道進入校園。剛開始時,我邀請他利用樂器去表達對聖誕樹的感覺,他選用了各種巨大笨重的樂器去發出尖銳且令人不自在的聲音,讓他把自己的感覺和情緒發泄出來。同時,我們還會透過畫畫,讓他了解校門的聖誕樹並非如他想像般可怕,漸漸地將恐懼感降低,最後成功克服巨型聖誕樹。

除了可以幫助別人,音樂治療亦讓我有所得著及改變。這幾年的學習與經歷,了解到每一個人都有多個情緒面向,而這些不同的情緒才是構成一個真正的你,所以你無需為自己好或壞的情緒而感到難為情,或想收起來不願他人知道,亦無需強迫自己以單一的情緒面向所有人。總括來說,音樂讓我學會更開懷地去面對周遭事物。

 

 

如果你對Kanice的音樂工作室有興趣,可以去他們的臉書看看。
J.A.M. Just About Music

 

延伸閱讀

Meggan: 我是背包客 #旅行登山的意義

Yuen: 我是籃球員 #女仔都鍾意打籃球

Tima: 我是財務策劃師 #我愛收工後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