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亦菲真的太忙了!忙到沒時間談戀愛!

仙女姐姐劉亦菲與宋承憲宣布分手了,2015年二人在合作電影《第三種愛情》中互生好感,在完成拍攝後漸漸走近,最終成為了情人。當大家都以為這對情人會修成正果之際,他們說分手了,原因就是很官方的「大家工作太忙,自然變得疏遠。」

「工作太忙」著實是劉亦菲現時的狀態呀!除了要開拍Disney真人版花木蘭電影,還會回歸電視劇,與井柏然合作拍掉《南煙齋筆錄》,這是她闊別電視螢幕11年的新作品,即2006年《神鵰俠侶》後演過小龍女就沒有再拍過電視劇了。另外還忙著為新戲《二代妖精》宣傳做勢!只可以說這麼忙,還那有時間談戀愛?

早些年中國版《嘉人》與劉亦菲做了個訪問,即使只是快問快答的形式,你依然可以從中看到神仙姐姐是一個很有想法的人。

M.C. :不喜歡別人用什麼樣的言辭來描述你?
劉亦菲: 「我不喜歡用不喜歡這個詞,越排斥什麼東西,什麼東西就越會變成一個真實的存在。我化解問題的方式特別懶,但是特別有效,就是不認同,不反抗。為什麼要為了一個別人的想法去認同?大家說什麼都可以。我只希望做一個灑脫的人,可以承受傷害,大的小的事情都可以。演戲時就清零,重新讓自己進到另外一個狀態。這樣的生命是可以呼吸的。它並不是不疼,不難過,但如果你一直繞著這個危險走,只會原地踏步。”劉亦菲說,她現在相信一句話,“真正的安全,是從你願意冒險那刻開始的。」
 
 
M.C. :每天從片場離開時,飾演的角色還會跟著你嗎?
劉亦菲: 靜心一秒鐘齣戲,其實那樣的事情存在也不存在,它不是讓你整個洗腦覺得我進出於角色間。其實,你清醒地進入角色後,反而會更容易出來。
M.C. :怎麼確認自己在戲中?
劉亦菲: 像一個心理學的營造過程,要了解那些情緒是如何組合的,搭得很清楚之後,自己心裡就會出來那樣東西。
 
M.C. :看書是一直以來你尋找答案的方式嗎?
劉亦菲: 我覺得是慢慢讓自己從一個比較混沌的狀態,變清醒的過程。因為專注,就算沒有真的在思考書裡那個故事,看長了時間之後也會發現,已經理順很多東西了。
 
M.C. :你選擇的“理順”方式都很安靜,有過激烈的時候嗎?
劉亦菲: 激烈的就是外在方式,但根本問題還在。我鬧起來確實挺嚇人的,脾氣有時也不好,我一直在有意識地調整。你有沒有覺得,脾氣發出來的時候會更難受?
 
M.C. :反而氣的是自己?因為做不好某件事?
劉亦菲: 有可能。我還是想很寬容,無論對自己,還是對待事情。不知為什麼,我原來碰到再怎麼樣的事,自己都會很快化解,現在卻需要更長時間了。可能跟疲憊有關係。
 
M.C. :有需要扮演“劉亦菲” 的困擾嗎?
劉亦菲: 沒有。很明確地沒有,不是一開始沒有,但是現在沒有。我相信以後也不會。我現在特別享受“自黑”的過程。你不知道我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孩,也覺得我完全沒有形象可言,真的挺好,也挺跳躍。
 
M.C. :電影市場的混沌或混亂裡,怎麼自處?
劉亦菲: 演員一直就是被動的。原來覺得只要明天還讓我拍戲,就是快樂的。現在會開始想,也許可以創造出新的東西。
 
M.C. :不願意重複自己?
劉亦菲: 套用一句話,重複自己這件事,只要你自己心裡面不想,其實沒有人能逼你的。一個演員表演得好壞,跟穿什麼顏色衣服、梳什麼樣的頭髮沒關係,能了解到這一點,就足夠了。我不是通過外在辨別自己的角色和定位,我用心去辨別。只有心裡的改變是最顯而易見、最珍貴的。
 
M.C. :要怎麼對很在乎的一個東西,去保持看淡或者平和呢?
劉亦菲: 如果你害怕失去一樣東西的話,會讓你不快樂。所以特別要智慧,允許自己沒有安全感,允許自己去投入,但不糾結於一定要怎樣。也不見得非要用犧牲去表達愛,這是個誤會。首先懂得愛自己,才能放出好的能量,而不是從一個人身上尋找我喜歡的,或者是找到被愛的感受。
 
M.C. :一個男人身上什麼樣的品質最吸引你?
劉亦菲: 擔當、真實。因為我是有擔當的女人。
 

 

interview content & photo/ marie claire china (text /Niclas) 

edit/sh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