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Encourages Me 我渴望被 Mr. Right照顧 楊丞琳

藍色光面皮束胸上衣及頸飾 Both from Emporio Armani
藍色綴線開胸上衣 藍色色丁垂褶長褲及玳瑁樹脂耳環 All from Emporio Armani
藍白橫間西裝外套及長褲 藍色光面皮高跟凉鞋 All from Emporio Armani

30歲,是很多女性的心理關口,剛於去年踏進這個階段的楊丞琳,雖然在奔三之際,心情莫名其妙地忐忑起來,更有不快樂感覺,卻仍然憑歌抒發、寄意,希望藉著音樂帶出正能量,以鼓勵自己和愛她的人。

出道15年,楊丞琳推出過9張專輯,對於她,2005年和去年的專輯有著不同的意義,「2005年的專輯是我出道5年後的第一張唱片,憑著電視劇集收視率高企而大受歡迎,這是我人生和事業的第一個轉捩點,是我廣泛地被人認識的重要階段。而2014年的《雙丞戲》刻劃了我人生的一些事,有別於過往的歌曲都是道盡別人的故事,所以感覺很奇妙。」楊丞琳有這種不一樣的感覺,相信是在製作《雙丞戲》時,剛好踏入30歲,並以此作為她的人生分水嶺。
「我沒有刻意將這張專輯與之前的區分,而是覺很跟我一起長大,或是看著我長大的人,沒留意時間過得很快,沒意識到我一直在變化,過去我有很多形象已牢牢地在他們心裡,所以我希望透過音樂、歌詞,讓人們知道這一刻的我正在想甚麼,也藉著歌曲的MV,在視覺上,讓他們看到我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楊丞琳說,將真實的自己表現出來是這次的亮點,「歌者在唱歌時,會被歌曲感動和產生共鳴,而這一次我的感覺完全不同,因為我第一次覺得這些歌詞是為我而寫,有些東西很貼近自己,都在講述我的現狀。」

透過音樂鼓勵自己
過往楊丞琳的歌曲都是由公司篩選後才給她選擇最喜歡哪一首歌,但這次卻是由她直接挑選,所以她認為《雙丞戲》裡所有歌曲都可以完全代表她。楊丞琳笑說,除了徐佳瑩和吳青峰之外,其餘8首歌的創作人都沒有跟她接觸過,卻可以寫出她百之百的生活狀態,是以前沒有發生過的,令她嘖嘖稱奇。「專輯內的10首歌曲講了我10種不同的生活狀態,例如最後一首歌《懂得自己》,好像是為9首歌作總結,而這個總結很現實,因為人們總以為很了解自己,但原來只是一廂情願,這首歌儼如當頭棒喝,點醒自己不要再依著別人的劇本去做,而是要知道自己需要甚麼,不要受到委屈。對我而言,這是正面的鼓勵。」
除了勵志的歌曲之外,楊丞琳說專輯還包含不同階段的愛情,例如其中一首歌《其實我們值得幸福》,她更以特別來形容它,「因為這是未發生的,好像是未來的我,以過來人的心情告訴每個人都值得幸福,做人不要回頭看,感覺是唱來鼓勵自己和粉絲。」楊丞琳唱了不少愛情歌曲,也拍過浪漫愛情劇,但對於自稱不浪漫的她,完全沒有將自己代入其中,因為她知道全部都是假的,「工作已很累,生活上母親照顧得我很好,可以的話,希望有一個心愛的人代替她照顧我。」
為了更能呈現自己想表達的東西,楊丞琳亦拍了數首歌曲的MV,希望在視覺上帶出有關的訊息,「以前可能只會強調歌手的身份,但專輯取名《雙丞戲》,就要呈現不一樣的我,因此不可以刻意避開演員的身份,所以我們把這些MV製作得具電影感,甚至在MV裡不對嘴地唱歌。」在多首MV中,楊丞琳最難忘的是《點水》,「導演要我看著鏡子,在我快要哭的時候,他在旁邊不斷地push我的情緒,我真的哭了時,淚水都把妝容化掉,我不讓化妝師修飾我的眼妝和眼袋,因為任何人哭的時候都是這樣的,我要的是真實和自然,包括專輯的相片,當我看到攝影師把我的面修得更細小時,我會說不要這樣。所以這張專輯呈現比較多的是我真實的一面。」

30不快
一直以來,楊丞琳都沒有視30歲為人生的關卡,但在30歲即將來臨之際,她竟然無緣無故地感到不開心,「這是很奇怪的感覺,而這種感覺不是我刻意告訴自己快進入30歲,我必須緊張,或者是我30歲了,應該怎樣。當時莫名其妙地有很多無論是真實還是想像的壓力都放在心裡,感到很不快樂,幸好這種情緒維持的時間很短。」而讓楊丞琳摸不著頭腦的,是與她同齡的女同學跟她相反,過得很輕鬆快樂,為甚麼她不像同學一樣的呢?
「我一向是一個很清楚自己要甚麼,很懂自己的感覺的人,但一到這個關卡,我就變得好像不了解自己,因為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而感到不開心,產生莫名其妙的憂鬱。」反思過後,楊丞琳覺得是因為同學以前每走一步都很小心謹慎,到了30歲反而放開自己,相反,她30歲前放得太開,當突然要自己掌控一切,做任何事情都要好謹慎,以免浪費時間,以及不讓自己有所遺憾時,給了自己很大的壓力,因而產生不開心的情緒。

遇到明燈
對於初出茅廬的新人,前輩的指點儼如苦海明燈,楊丞琳慶幸在19歲時給她遇上這樣的人。「我在主持節目時認識了柳翰雅(阿雅),她為人很好,是一個擁有正面思考的人,我覺得在我身邊有一個這樣的人當我的典範是很重要的,就像一個男生有一位大哥哥和父親教他如何成為一個男人。她給我很多鼓勵,跟我說19歲少女可以做些甚麼,在做人處世方面,怎樣做才不那麼少女,以及怎樣令自己的EQ更好等。那時期的朋友對我的人生是頗重要的。」
其實初出道時的楊丞琳因成績不太好而害怕交朋友,就算交友也很小心,因為不想被人誤會裝熟和攀關係,也為了保護自己。「在工作上有些成績後,遇到聊得來的人才願意主動交友。最初慢慢地建立友誼的都是工作夥伴,但近3至5年,相信是我的性格改變了,就算沒有合作過的也可以成為朋友。」做出成績來,獎項隨之而來,2010年,楊丞琳憑電視劇《海派甜心》獲得「金鐘獎」最佳女主角,是她人生的第二個轉捩點。「那年我首次在台北小巨蛋開個人演唱會,年底則奪得女主角獎,對於歌手和演員的我而言,舞台和獎項都是一個肯定,是很大的鼓舞。」
在音樂和演戲取得成績,楊丞琳的下一站又是甚麼呢?她坦言,在很多領域做過不少挑戰,現在最想嘗試的是舞台劇,「雖然演唱會與做舞台劇一樣,都是站在台上表演,但舞台劇更能直接感受觀眾的反應,演員可以感覺到觀眾有沒有跟著你所做的情緒起伏,而且最大的挑戰是沒有NG,所以壓力會很大,這是我希望感受的。」

楊丞琳以30歲為她的分水嶺,製作了《雙丞戲》,而對於自己各方面的追求,她說前後也有所不同。

人生
時間表內只有工作,過得很忙碌很充實。出外地工作會視為旅遊機會。

知道工作和旅遊是兩回事,不是等號。會追求有自己的生活,就算工作,也可以增加一些真實的自己在裡面。

音樂
對音樂已有想法,可是不是很確定在音樂裡是否可以說這麼多,別人會否願意去聽,總之是希望可以迎合市場和大眾的需求,有好銷量,顧慮比較多。

當然音樂仍然要悅耳,但大家會聽到我內心的東西。雖然也要迎合市場,但必須是自己做得快樂,我相信只要用心做好的音樂,透過音樂表達自己,聽眾是會接受的。

電視
演出很多電視劇和做主持,而我接劇的標準很高,就是角色和劇情都不可以重複。

電視市場正在萎縮,要找到理想的劇本十分難。我期望可以接拍更生活化的電視劇,這不是要挑戰自己,而是希望觀眾看到的是發生在大家身邊,有共鳴感。

電影
拍的不多。

可以接拍多一些,因為覺得到了一定的年齡,累積多些人生經驗才拍電影會比較好,其實30歲也太年輕了,不過可以邊拍邊成長。

生活
跟人生一樣,眼裡只有工作。

真的要好好地分配私人時間,之前是與母親一起居住,現在獨居,所以要學習獨立,讓自己的生活素質與以往一樣。

愛情
對理想對象有很多想像,會訂下愈來愈多標準和條件,但後來會愈來愈少,因為慢慢發現那些標準是不現實和未必有的東西,而拍拖的心態只是想談戀愛。

想的東西會長遠一些,那個 Mr. Right 是讓我可以想像未來的人。

Text: Pic  Photography: CK (Secret 9 Production)  Art direction & styling: Mimi Kong  Makeup: 陳佳惠  
Hair: Zoom HairStyling@Rick Lin (Taiwan)   Illustration: Mick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