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布結婚後大方透露和他的點滴 阿嬌:「我們還不太熟的時候,我會在他面前卸妝。」

圖片來自中國《嘉人》

哈利·貝瑞曾說:美貌並不會令女人的愛情一帆風順。這些年,所有人彷彿都在擔心鍾欣潼(阿嬌)的感情問題。2018年37歲農曆生日當天,她在微博上宣布了自己被男友賴弘國求婚的消息。2018年5月,Twins舉辦全球巡迴演唱會。同時,也傳來阿嬌將於美國洛杉磯舉辦婚禮的消息。
 
網劇《動物系戀人啊》在春天上線,阿嬌在裡面飾演一個三十幾歲還天真爛漫的大齡女青年。也正是這部電視劇的拍攝,讓她結識了未婚夫賴弘國。
 
劇集裡,她飾演的是「可愛單純又略帶傲嬌」的松鼠系女友。現實生活中,她卻認為自己更像貓系戀人:「我很慢熱。如果你對我好,我就會對你好。大家都知道貓很高傲,但你跟它熟了,它對你沒有戒備了,便會主動走過來親近你。貓啊,是很容易開心的動物吧。」貓啊,還是非常獨立的動物呢。它們觀察,覺得安全才靠近。它們也能獨處,自得其樂。


 
確認過眼神,那個見過你素顏的人
 
雖然很多人都以為阿嬌這段感情開始得很倉促,但其實一開始她就展現出未曾示人的成熟和堅定。她和他,通過朋友相識。那時候她在台灣拍戲,只是無意中提起自己喜歡某家路邊攤,他會專門買來當夜宵送給她。他們像普通朋友一樣相處,即使是看電影、吃飯、聊天,她也不會流露出好感或排斥。但是她一直在暗暗觀察他,直到有一天發現,當自己拍戲累了,帶著倦容面無表情地坐在他身邊,不用沒話找話,只是靜靜待著,一切就很好。
 
「我們還不太熟的時候,我會在他面前卸妝。他說之前從來沒有女生在他面前卸過妝。我想應該也很少有女生會主動這樣做吧。他就覺得,哇,蠻特別蠻自然,這是個很真的人。我想如果這個人喜歡我,總有一天會看到我沒有化妝的一面。 」說到這裡,阿嬌帶著傲嬌補道,「反正我覺得我卸了妝也沒差,哈哈。」
 
她卸下的,豈止是一個以美顏著稱的藝人的妝容,還有在這個人人都用大EGO做Logo的時代,一個少女養成型天后驕傲的自我。她在兩人認識初期幾個月裡,故意不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感受,卻會偷偷敞開讓他接近的入口,默默地觀察、細細地了解他。「因為我要考慮清楚,我是不是真的要選擇這個人。當時我對他了解不多,我不想隨隨便便進入一段新的感情。入行那麼多年,我其實滿身都是傷,我需要休息,需要一個愛我的人去照顧我。 」
 
現在的男人不愛說結婚,太年輕的,又不想那麼早結婚。等他想結婚的時候,那個人又已經不是當初的她。一個美人,沒有心機傍身,身邊難免藏匿著狡猾的獵人,他們會從女人的弱點進攻,一點點瓦解並消融你。「我現在心態完全不一樣,覺得你說這些(好聽的)都沒有用。除非他平時都不太講,有天突然講了,我才會覺得可能是真的吧。」
 
「一段感情能安定下來,我覺得是timing(時機)的問題,太年輕時遇到自己覺得是對的人,未必是一件好事,大家都沒有長大。男生那麼早很難定下來,你自己其實也未必。很可能只是為了結婚而結婚。我到了這個年齡,就會想得很清楚。我不要浪費時間,我沒有太多時間跟你玩了。萬一有了感情我就是會結婚的那種人,我想有個自己的家,生我們的小孩。所以這一次的感情是考慮了很久很久。」
 
這一次,也是周圍的環境給了她信心,「以前我會有壓力,我怕我要結婚會影響到Twins的前途,我也不敢跟公司說我想結婚啊什麼的。但是真的沒想到,現在大家都很接受結婚跟生孩子這件事。你看,以前我從來沒有公開承認過任何一個男朋友,我也沒有秀恩愛的習慣,總會覺得尷尬。這次是我第一次告訴大家,對不對? 」
 
第一次說愛,就是宣布結婚。她想讓周圍的人放心,讓家人朋友接納他,包括公司的老闆。「老闆知道他的為人後也說終於可以放心了。 」不但放心,老闆楊受成還像嫁女兒一樣應承包辦香港的酒席,還贈送龍鳳鐲和價值千萬的上海物業作為「嫁妝」。


 
「我要照顧你,也要照顧你的家人。他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這麼對我說的男人。」
 
幾年前《嘉人》在採訪阿嬌時,她提到她的戀愛觀時就說過:「我未來的伴侶一定要照顧我的家人。 」這個傷痕累累的女孩一直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在這一點上,她從來沒有改變,也沒有讓步過。終於出現的這個男人,或許還不夠成熟,但已經足夠有擔當。
 
很多家庭幸福的女孩會把父親作為擇偶的標準,而單親家庭長大的阿嬌則是把家庭責任扛在肩上的女孩。20歲初出道便一炮而紅,在事業鼎盛期遭遇了那場世人皆知的人生重創,阿嬌說是隊友阿Sa的開朗在一點點影響她。但她長久以來還是那種「如果解釋沒有人聽,那不如把話放在心裡」的人。
 
賴弘國是台灣人,三個人一起吃飯時國語不好的媽媽堅持用廣東話聊天,常常雞同鴨講、啼笑皆非,但賴弘國能明白媽媽的叮囑:只要對我女兒好一點就行哦。一開始媽媽也很緊張,這個男人你認識多久就要嫁給他?於是阿嬌一件一件地把男友為她做過的事情講給媽媽聽,她從來不會講這個男人對她說過什麼,而是為她做了什麼。她知道媽媽和她一樣,有一顆敏感又柔軟的心。
  
有一次他在佛山工作,結束工作的時候差不多凌晨兩三點鐘,他說要去香港見她,到她家時已經是早上四五點,七點鐘又會有車再把他接回佛山。「即使那麼短的時間,他還是覺得需要見面。」他們去夏威夷玩,他本來是極恐高的人,但阿嬌說要去跳傘,他突然對阿嬌說:「我陪你一起跳吧。」因為不放心她一個人,即使自己怕得要死也要跟她在一起,但真要發生什麼,其實什麼也做不了吧。這件事讓她眼中的他,既有孩子氣,又有男子氣。這段異地戀,他用盡全力與她相處,讓她不再感到寂寞。而以前的男朋友,往往不顧她的藝人身份,總是要求她去找他們。而這種自私,也許並不出於愛。
 
賴弘國比她小四歲,即使已經足夠的有擔當,但「他現在經歷的有些事情我經歷過,我會提醒他,我不懂的他也會教我。我記性很差,他都會幫我把東西記住。某種程度上他還沒成熟,也是因為他的家庭很保護孩子。他的父親是一個退休的大學教授,媽媽也是退休老師,外公外婆也曾經教書,書香門第的家庭總是教育孩子要禮貌要謙虛。這是一個很樸素的家庭,大家都有點Old School(老派),但你能感覺到氣氛很溫暖。」
 
面對我們,她「滔滔不絕」地談起他和他的家人,就像一個終於嫁了的閨蜜想讓所有替她操心和擔心過的人放心。

Text & Photo/ 中國《嘉人》

[延伸閱讀:楊丞琳的青春住了誰?「希望有個人可以讓我的心很穩定」]

[延伸閱讀:《逆緣》陳山聰奸到出汁 5大特點讓他出走低谷演活精彩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