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etter to Dior 給迪奧先生的一封信

我沿著Mr Dior的足跡以心作筆,給我尊敬迪奧先生寫一封信。
Granville的大宅現己改建為Dior博物館。
「Dior, The New Look Revolution」展覽的海報請來Marion Cotillard作Dior女郎。
Bar suit的線條經得起歲月的洗禮,毫不過時。
Raf Simons主理下的Dior重塑經典的Dior look。
John Galliano (1996-2010 Dior)
Yves Saint Laurent (1957-1960 Dior)
Gianfranco Ferré曾擔任89-96的Dior 主設計師。
Raf Simons己告別Dior,誰是下一位繼承者。

Dior先生你好:
那一個初夏我有幸來到巴黎北面諾曼第區,鄰近著名旅遊勝地Mont St Michel旁的小城Granville,為的就是訪尋你昔日的故居。走進Les Rhumbs的大宅花園內玫瑰花(La Roseraie)的香氣撲鼻,那一刻我閉目默想昔日的你也曾浸淫在同樣的香氣中,像瞬間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又疑似穿越了百多年來到你成長的這片山明水秀的土壤上,海岸線礁石的灰及花園的粉紅色成為日後品牌的專用色。迪奧先生,在市政府的悉心打理下,你故居大宅已變成了紀念Dior的博物館,刻下舉行的「Dior, The New Look Revolution」展覽正盛大展開,保留主建築的前提下1樓現作為展示Dior Couture的歷史長廊,2、3樓則重現了昔日的couturier工作室、插畫、The New Look的Bar Suit與及繼承者們的設計系列,沉思在珍貴的展覽品中我嘗試將時針撥回1947年,你應該記得那年你一手製造了時尚界的騷動罷!

《午夜巴黎》這部電影沒見你的踪影我認為是Woody Allen一個mistake,令我憤憤不平的是戲中出現的Dali、Jean Cocteau不就是你在沙龍廝混的哥兒們嗎?雖然故事講述的上世紀20年代你還未成名,直到20多年後的那一天。1947年2月12日親眼目睹了「The New Look」誕生的人也許仍歷歷在目。名為「Corolle」 的系列模仿花朵形狀的靈感:線條是束腰為主以墊膊及墊臀、束胸衣及小巧外套、長圓裙、不對稱裙子等的鬱金香型、箭型等… 在二戰後的保守裝束為主的潮流中如投下了創意核彈,震撼當時整個潮流界,肆意浪費布料的設計亦激起婦女界的騷動,迴響兩極,想像你頂著壓力堅持創作,時間終證明,你, Mr. Christian Dior帶領著最先鋒的時尚熱潮,巴黎自那時開始成為時尚重鎮。另外《Harper's Bazaar》主編Carmel Snow親自點題你的首個系列為「The New Look」,後此這個名字被列入時裝史冊中,永垂不朽。

今時今日Bar Suit (The New Look的經典外套)歷數十年的洗禮依然是你品牌的核心價值,近日就展覽同時出版的《Dior: The New Look Revolution》一書便帶我們進入位於Avenue Montaigne 30號的Dior工作室,該處自1947年起便一直承傳著Maison Dior 的殿堂裁縫工藝,謹遵savoire-faire、線條、結構3大基本,經50小時全人手縫製的Bar Suit是迪奧先生你智慧的結晶,自你離開之後他們根據你留下的紙樣、舊照及曾經與你共事的老裁縫師等,保留珍貴傳統又不斷鑽研更廣闊的創造空間,如肩線、領子的設計、嶄新物料的採用及整體線條的「活化」,呈現摩登的21世紀女性造像。你的新任繼承者Raf Simons在加盟數季後成功重塑Dior的核心創作,永恆的設計及多角度的女性風貌獲得了廣泛認同,是Saint Laurent的臨危受命、Marc Bohan的傳統過度、Gianfranco Ferré的簡約精緻及John Galliano的玩味顛覆後的一次回歸古典,型格上路。
坐在大宅後花園水池邊由你設計的涼棚,我想著那天空是否一如你當年看的蔚藍?陽光是否一樣如當年暖和……唯一可以肯定,你的革命性精神會在時尚永續。

Text: Zoc   Photos courtesy of Di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