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al:我是化妝師 #我不是濕疹是類固醇上癮

我叫Coral,是一位化妝師,皮膚未出現問題前,雖不至於標準美女,但總算不差,但自從以為自己患上濕疹後,一切都改變了。

天生是敏感肌,有天發現眼皮開始敏感起來,當下反應就是去看醫生,塗處方類固醇,用久了,敏感好像轉化成濕疹,由半年覆變成一至兩個月,高峰時幾星期便要覆診一次,藥膏成為每天必需品。情況由2012年持續到2015年底,皮膚嚴重依賴類固醇,只要少塗一次皮膚就會紅腫,更蔓延到咀邊和額頭的皮膚,皮膚變得更脆弱更易敏感。

當時我曾不斷轉醫生尋求良方,得到的答案都是千篇一律的用類固醇藥膏、吃藥或打針,最後找到一位皮膚科權威求診。他說我的case很特別,整個人只有面部有問題,估計不是濕疹,而是「接觸性敏感」,做過patch test尋找致敏源也沒突破性結果,但指出了其他醫生給我的類固醇太高劑量,並不適合用在面上,他給我處方低劑量的類固醇,但用後我全面爆瘡,即心急如焚,那位醫生又full booking,我便看了另一位醫生,他竟然說我是玫瑰痤瘡,給我敏感藥、止痕藥、抗生素……暗瘡退了,我發現整塊面的膚色變得紫紫紅紅,就連頸和胸前都出了濕疹,痕癢難擋。當時剛交往的男朋友一語道破:「認識你幾個月來,你的生活習慣完全沒有問題,唯一有問題是你每天不離手的藥膏,你有沒有想過是這些藥的問題?」同時又看到一則報道,講述外國一位女生使用類固醇2年後發現「類固醇上癮」,停藥後全身皮膚潰爛,才驚覺有「上癮」這回事!

在醫生處得不到的答案,類固醇上癮卻完全解釋了我的經歷。為了脫離類固醇的控制,我決心進行TSW——類固醇戒斷。

「有朋友問我有無想過自殺?我知道終有一日我會好過來的!」

要強調一點,不是所有使用類固醇的人都會上癮,但事情也並非冰山一角。在進行TSW閉關前,我先跟父母交帶一聲,過程中只有男友和每天為我送上物資的妹妹可以有機會見面,最嚴重試過3個月沒見過父母,怕嚇壞他們。進行TSW一星期,狀況開始出現,跟網上看到的情況差不多,先從面部開始紅腫甩皮,之後蔓延到頸、膊頭和心口;第2個月是最差的,我全身出疹,那時才知道甚麼是「無忽好肉」,每天留守家中,注意皮膚有沒有感染情況,幸好療程進行順利。

那時候真不易過,純棉的吊帶背心要每天更換,因為每朝起床整個人都是濕的,睡衣都跟皮膚黏住,我要親手將它們分開;進食時咀也擘不開,要把食物薄切才放到口中。過程中我沒有塗任何保濕劑,日常護理就是每天2次浸在死海鹽水中一個多小時,之後用毛巾輕力印乾……就這樣持續半年地獄般的生活。有朋友問我有沒有想過自殺?哈哈。當時在家百無聊賴,睡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有時也不禁流淚,但我知道終有一日我會好過來的!

為了戒類固醇,我停工3個月,但早一年接下的新娘化妝工作仍是要繼續進行,便唯有把自己包到實才出門,很感動的是從沒有一位客人要求換人,百分百支持及相信我的專業。雖然如此,但走在街上還是會有不少人投來奇異目光,即使戴上帽子和口罩,也會有人故意彎下腰「裝」我,之後嚇得「擘大個口得個窿」,就連收銀員也害怕碰到我的皮膚,凌空將錢放到她手上……感覺是不好受,但我不介意,因為我知道情況是暫時性,有一天會好過來。

「遇上濕疹或敏感最重要是找出成因和病徵。」

半年後,開始見曙光,皮膚偶爾會有反覆情況,但再沒有像昔日般紅腫滲水,最嚴重的程度也只不過是泛紅和帶點乾燥狀態,總算正式脫離類固醇的魔掌。因為當初無知,才發展到後來的事情,由衷的希望不要再有人重蹈覆轍,因此我和2位朋友在社交平台成立「我不是濕疹,是類固醇上癮」群組,希望為正在用類固醇和經歷類固醇戒斷的戰友分享個人經驗及網上資料轉載,互相支持及交流。

想告訴大家的,是遇上濕疹或敏感,最重要是找出成因和病徵,塗藥膏是治標不治本。舉例說有些嬰兒在加固後皮膚出現問題,這是食物導致的敏感,父母就要找到原因,暫時避免再吃而不是看醫生後塗類固醇,然後繼續吃致敏食物,這是本末倒置。

為了使皮膚復原得更快,我按照日本大阪一位專門治療TSW病人的皮膚醫生建議,堅持做運動,幫助新陳代謝,加快復原;現在一星期3天做瑜伽,另外2天到健身房做訓練,感覺很好。回想這段日子,很想跟自己說一句Well done!我從沒想過自己會遇上這種事,也想不到我竟能堅定捱過。那半年的黑暗時期,我不能與朋友見面,連一個簡單的擁抱也做不到,也不要說最愛的曬太陽和游水。現在很多事情對我來說都不重要,不會再為工作和能否揚名立萬而憂慮,健康才是無價。瑜伽有效幫我調整情緒和心理,過程中讓我感到自己是一個完整的人,皮膚美不美已不再重要。

Text/ KC

Photography/ Sze Chuen(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Coffee林芊妤:我是瑜伽導師 #我靠實力證明自己]

[延伸閱讀:BB有濕疹可能因為胎毒 這4種食物懷孕期間少吃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