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盧覓雪遇上梁栢堅:我們都是mean精

他們分別是兩個範疇的代表,一位是名嘴和食家;一位是填詞人,共通點是敢愛敢說。難怪當盧覓雪碰上梁栢堅,馬上產生化學作用,無須等正式開始,已經你一言,我一語,令訪談火花四起。雖然他們不是型男美女,但只要一開口,就會令你想一看再看。

盧覓雪(Michelle)與梁栢堅(PK)肯定是個新鮮的組合,印象中從未見過兩人合照,這次一來就要走進攝影棚面對鏡頭,難免會顯得生硬,Michelle也忍不住直叫:「最難的工作就是拍硬照!」其實他們早已認識5、6年,久不久便會在朋友飯局中見面,每次聚頭離不開飲飲食食,但私底下卻鮮有交流。「我很少單獨跟男人外出的。」Michelle作狀擺出矜持模樣,逗大家發笑。不過最近兩人卻頻頻見面,原因是YahooTV的自家製節目《Mean傾》。節目沒有大堆頭,鋪排亦很簡單,但內容卻十分juicy。他們每集請來不同嘉賓論盡城中熱話,類似台灣的《康熙來了》,而主持正是盧覓雪與梁栢堅。Michelle主持節目自然駕輕就熟,相對PK長駐幕後,主持對他來說是一項全新挑戰。最初數集幾乎沒聽到梁栢堅的聲音,都由Michelle主持大局。不過他是屬於慢熱的類型,後來已經可以為節目流暢地開場,漸有風範,他不忘歸功拍檔:「起初監製找我做主持,我說要考慮一下,但知道有Michelle做拍檔後就馬上放心了。我吃螺絲時有她救我,她整個流程做得很好,連拍檔那份也有考慮到。」PK沒有誇張,其中有幾集他們在麻雀檯上做節目,Michelle邊摸牌,邊爆料,邊主持,仍然應對自如,連其他人漏摸牌她亦有負責指揮,然後延續剛才的話題,將multi-tasking發揮至極致。「我知道很多人做不到,但這樣很好玩!當我們一邊做些很放鬆的事,自然會想到有趣的東西講。」Michelle在訪談期間,手邊同時在回覆電話訊息,繼續一心二用。

真性情不造假
既然麻雀檯都出動了,只差另外兩隻「腳」。每次節目都會就該集話題邀請不同嘉賓坐陣,而筆者覺得兩位主持跟蝦頭(楊詩敏)和黎芷珊最有火花。他們毫不忌諱大談小鮮肉和姊弟戀、分享擇偶條件、又自爆親身經歷,在網友面前展現最真性情,PK指:「芷珊姐姐平時很斯文,我從未見她那樣放開。」Michelle也很喜歡那一集:「她們其實都是圈中的『女食家』,交過的男友都不是普通人,她們對男女關係肯定有很多心得可以分享,讓我們這些單身狗多多學習。我跟芷珊認識很久了,雖然未算friend過打band,但每次見面總會聊個不停。不同被訪者都有自己個性,我只是將對方的深層想法引導出來,讓觀眾知道原來他們也有這一面。」看到藝人的形象有落差,有時未必是壞事,而眼前的盧覓雪跟梁栢堅跟筆者印象如出一轍,各種語氣、神情在鏡頭前後都沒有分別,大家一路以來看到的,都是毫無保留的他們。

佛系準備
言談間,兩人不下3次形容這個節目「很好玩」,在他們眼中,每次都是考反應的遊戲,永遠想不到下一句會是甚麼。Michelle解釋:「如果有人叫我跟梁柏堅主持諾貝爾頒獎典禮,一定悶壞我。我們行內術語稱呼這種作traffic,工作類似交通督導員,首先我們來宣佈XXX獎,得獎者是XXX,這沒甚麼好做的。最好玩的是幾乎沒有講稿,可以自由發揮。不過也視乎你碰著一個怎樣的對手,他會直接影響到你的工作有多好玩。而我早就認識梁柏堅,有時他說話我也未必可以馬上回應,這樣才有挑戰性,亦是即興的美麗之處,就算表現狼狽效果也會好笑。」雖然他們會在節目中互嗆,例如梁柏堅早前的桃色新聞常常成為Michelle的抽水目標,但私下他們有欣賞對方之處。PK先講:「我欣賞她能吃、能賭、能講……幾乎是百搭的。」由娛樂圈秘聞、世界盃、愛情,她都有話發表,可說是零死角。「就像演員試鏡一樣,她甚麼角色都能演。」PK補充。過去Michelle曾在不少電影客串,連保安、鳳姐都駕馭得到,出場總是為觀眾帶來歡樂。「男有林雪,女有覓雪,影壇有雙雪,永遠不怕找不到人演。」PK忍不住即興發揮幾句。Michelle亦以讚賞回謝PK,「你知道他很愛改歌詞,派對上很多人會請他即席創作,就像見到蘇民峰會請他贈兩句一樣,但他都有求必應,換是我肯定會反對方白眼。」

我Mean我認
節目名叫《Mean傾》,「傾」跟「King」一字相關,那麼他們又自認是mean中之王嗎?Michelle馬上承認:「我經常反白眼,口頭禪是『你真低能』。」她想起生平最mean事件,「某次我坐的士遇上態度惡劣的司機,互相罵起來,我請他開車到警局,投訴他不禮貌對待乘客。警察表示手續會很麻煩,要我考慮息事寧人,但我就是要奉陪到底。事件最終告上法庭,對方敗訴罪成,需要罰款。這就是我最mean的地方,如果遇上不合理的事,我會捍衛自己應有的權利。有人會退一千步,就此作罷。但如果我的底線被踩到,我絕不會讓步。」在Michelle的字典,mean的解釋跟坊間有點出入,它並非等於尖酸刻薄,更多是對個人的堅持。而梁栢堅式的mean,卻是一種發聲的方式。「我份人很隨和,平時不怎麼開聲,只有在網上創作或填詞的時候才會mean。」Michelle隨即反駁:「如果你本人不mean,怎會寫出那些作品?我就寫不出來。」「哈哈,也是呢!」PK回應。

訪談來到尾聲,兩人的舌劍唇槍要到網上延續。若然你覺得他們的互動有點意思,或者純粹無聊想打發時間,不妨搜尋《Mean傾》看看,每集短短數分鐘,不經不覺讓心情放輕鬆。Michelle補充:「如果你在我分享的生活裡,得到一些你想要的東西,我就覺得自己功德無量了。」

Text & Styling: Ada Lee 
Photography: Sze Chuen 
Makeup & Hair: Regina Chan & Heidi Sung @Hong Kong Makeup Artist
Wardrobe: (On Michelle) Marimekko, (On P K) Club Monaco, Etro

延伸閱讀:盧覓雪×梁栢堅爆笑互問 刁鑽問題看如何招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