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版《嘉兒》編輯現場直擊/ 面臨一場真正戰爭時的無言恐懼

2015年11月13日,星期五,天晴。

 

每逢星期五,我都會去朋友Alain Hing開的小酒吧Au Quai。其位處第10區的繁華街道上,在小柬埔寨餐廳和Carillon咖啡店旁,離聖馬丁運河只有兩步路的距離。

晚上9時20分,我與編輯朋友維羅妮卡吉拉德正在品嚐葡萄酒時,突然聽到一陣巨響。有客人說:「這是炮仗聲。」我卻立即想到了槍聲。一聲,兩聲,然後第三聲,似乎是無止境般。正當大家想要過去看發生什麼事時,Alain已經衝回來大叫:「Catherine,快報警,有人死了!」我看見Carillon咖啡店門前佈滿被推翻的椅子和玻璃碎,行人道上則有無數屍體躺著,然而幾分鐘前,他們還在喝啤酒,抽香煙,有說有笑的...... 一陣奇怪的靜寂籠罩著我們,不少人嚇得啞口無言,我們正面臨著一場真正的戰爭。緊接著,聲響又回來了,我聽到哭聲和一個男人的哽咽,同時兩名消防員亦來到。隨著攻擊者的汽車傳來聲響,死亡開始席捲其它咖啡店。我們透過短訊得知一些自殺式恐怖份子在法蘭西體育館引爆身上炸彈,此時腦中只想到要把兒子馬蒂藏起來,我不想讓他放學後乘坐地鐵時看見這場悲劇,於是立刻打電話給丈夫,叫他乘坐的士去找兒子。之後警察包圍了廣場,封鎖了街區。在目睹第一批傷者撤離之際,竟忘了時間,接著我們便透過手機向親人報平安,並訴說巴黎發生的血腥事件......

 

這個周末,Alain為了哀悼死傷者而暫停營業酒吧,但我們都承諾要在下星期五相約到酒吧前喝酒,因為我們拒絕屈服於恐懼中,作為法國人,我們一直努力維繫自由與和平的價值觀,為甚麼伊斯蘭武裝份子要襲擊我居住了25年的第10大區?正如巴黎市市長希達戈說:「被襲擊的地方都是我們熱愛的地方,我們熱愛這個受歡迎和開放的巴黎,並無法容忍那些激進分子、那些想要無視人道主義的人。」誠然,我們不會沉默,《瑪麗嘉兒》從來沒有停止過去捍衛婦女的自由,因為這是來之不易的,我們將繼續捍衛思考、愛與生活的自由。

 

Catherine Durand
Marie Claire France Features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