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 Ho

「世界很細。」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但最真。 近幾年可以寫作世界「恨」細,此「恨」非怨恨的恨,乃「恨擁有」的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