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慕虛榮是一種偏見

在日常生活上,我對某些日用品是有追求和執著的,就好像Jo Malone七百多元一枝的沐浴露。我絕對不是因為它貴或刻意「扮曬野」而買,而是這種沐浴露的獨特番石榴味令我一試傾心,因為它所散發的清香味令的增添一種貴族感。
懷石料理是我鍾情日本美食的原因,一道道精緻小巧的美食擺在眼前,這除了可以充滿你眼闊肚窄的慾望外,在用膳期間,你就像欣賞著超越專業級的師傅為你介紹一道道藝術品般。
當你享受過來自美國的精品餅店Lady M 的千層蛋糕後,你就會永遠遠離本地的蛋糕店。因為每日親手製造的千層蛋糕除了精緻華麗外,其幼細及豐富、香滑的口感簡直寵壞了你的舌頭。
一年前,我開始了我的減肥計劃,但由於我對健身室的更衣室、設施及其舒適度都很講究,基於找不到合適的地方。於是我便和朋友合資開了一間健身室,由裝潢到環境都是由我一手設計,滿足了我對美學的追求。
我挺欣賞日本的事物,因為所有東西只要一經過日本人手中加以琢磨,都可以將它的美推到極致。就好像日本出產的珍珠米,飽滿圓潤、色澤雪白光潔,加上口感煙韌,真是食過返尋味。
女人經常說男人其實是一個大細路,當然我亦不例外。即使到了我這個年紀,我都非常喜歡買玩具,特別是充滿童年回憶的超合金模型,其精緻感真是令我十分讚嘆。

每次舊朋友介紹我,很多時的開場白都是:「Rani好鐘意靚,食又要食得好,住又要住得靚,唔靚唔好佢唔會要。」這時,這位新朋友就會不其然開始側目打量我,然後一臉尷尬但又不失尊重地微笑著。

對「靚」的追求與執著是一種連我自己都不自知的性格,因為我以為這是人的天性。在美與醜、好與壞之間,人當然會選擇一樣自己順眼和感覺良好的東西。於是,好奇的我通常會問這位新朋友對美的看法。「好普通㗎喳,邊有你咁講究。」「咁揀男人呢?」我追問,這個答案不用我說,你和我都心中有數。
 
愛美從來都是人類的天性,而這種天性會逼使我們欣賞一些整齊美觀的形象,選擇悅耳動聽的音樂,鑑賞美麗的人事及物。正因如此,在人類的文化中才會衍生各種藝術。所以與其說我是一位執著美的人,倒不如說有些人在現實生活中不幸地失去了愛美因子。
 
小時候暗戀,每個男生的對像肯定都是校花,而這位校花就是反映你最初心的選擇。可是當日子久了,身邊人的說話和行為都彷彿告訴你「這些機會不是屬於你的」。久而久之,連你自己也逐漸失去信心並不斷催眠自己:「校花幾時輪到我,做人都唔需要擁有最靚嘅先叫好嘅」。就是這個時候開始,人對美的追求和執著就一點一滴的散落。
 
小時候當你追求美的東西,有人會告訴你不自量力。當你長大後,有經濟能力給自己穿好住好吃好,又有人會在你耳邊竊竊私語說你貪慕虛榮和敗家,而這種「憎人富貴厭人貧」的態度,就正好是華人懂得生活享受生活的拌腳石。因為當你追求好的生活環境物質時,「貪慕虛榮」和「敗家」就會徹底扼殺和貶底你對生活一切的感知,隨之而來就是一連串負面批評。
 
雖說愛美是人類的天性,但要將這種愛美的天性昇華成一種生活品味,是要經過慢慢培養對美學有觀點、有角度、有見識,才可評價某樣事物怎樣稱之為靚。所以當你隨便將「貪慕虛榮」和「敗家」脫口而出時,這除了侮辱別人,更同時侮辱了自己的智慧。不過對於生長於這個只有潮流而沒有藝術的香港,除了追求愛美受到阻撓外,隨波逐流的風氣亦阻止我們培養對生活的品味。
 
就以時裝為例,香港人一直被潮流世界所薰陶,穿什麼和應該怎樣配搭,從來都是跟著潮流走,很少人會反思自己穿的那件衣服到底美不美,而美在哪裡。因此,品味與潮流對於香港人來說是一種對等的關係。反之西方社會,他們的品味是源於對生活的感受,每個人對美的看法都是獨一無二且不受干擾,因此走在街上,你會看到各式各樣衣著品味的人。其實,「美」都可以有好多形態。
 
我慶幸這種所謂的「敗家」與「貪慕虛榮」的美學能夠在我的工作展現出來,這使我除了更熱愛我的工作外,更使我懂得享受生活。究竟華人社會中,大家何時才有慧根去享受生活上的美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