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馬來西亞電影《光》取材導演真實往事 自閉症並不是負累

電影《光》先後入圍了日本福岡國際電影節、上海國際電影節、巴塞隆納亞洲影展等 10 個國際電影節。故事改編自導演的親身經歷,導演的哥哥是一名自閉症患者,在媽媽離世前,被叮囑要一輩子照顧好哥哥。到了三十出頭,哥哥一直未能找到工作,被弟弟視為是人生的束縛和負累。

「我叫文光,今年27歲,我很友善,平易近人,樂於助人。有時候我看起來會有點奇怪,希望你諒解,我有自閉症。」弟弟為自閉症哥哥準備的面試台詞,希望他能獨立自主生活,亦能被社會接受,但其實最不能接受其缺陷的正是弟弟本人,以為推動他去成長,學習照顧自己就是對待他最好的良方,但他沒有確切了解哥哥的內心世界,從而產生出更多的誤解。

每個人都在尋找人生中缺少的那一塊,希望去填補人生某個缺口。即使是自閉症的哥哥也一樣,小時候因害怕不敢在觀眾和同學面前一起表演樂器,在台下弟弟和母親失望的眼神,他一直記在心裡,渴望有天終能完成一次表演。長大後,憑著他的天賦,聽到不同的聲音頻率,購買或到堆填區裡收集各種玻璃容器,為的是希望做出獨一無二的樂器,再次演奏出那首當年未能完成演奏的歌曲。在我們眼中,這是不正常、這是固執、這是奇怪,但其實這也是對自己熱愛的事情的一份單純執著,換在一般人身上,可能也沒有這份毅力。面對困難仍能願意堅持到底的人不是瘋子,而是他們看到了希望,更是知道只要不放棄才能得到自己所想的。

電影的主題曲《抽象圖》是導演親妹妹作詞及演唱,每句歌詞都是根據家中最真實的情況來訴說自閉症哥哥的想法
「你不是怪物 別害怕 誰來欺負
不必為別人 丢了幸福
你走你的路 走一個 沒有遺憾的路
你不是唯一的抽象圖
邊走邊唱邊自賞
樂在你的視線 全凝固」

不要用我們的光來批評別人的暗,每個人都是世上最大的驚喜。在自閉症患者的世界裡,絕對是有能被世人接受的部份,是真正的接受而非同情。總相信他們與我們的不一樣,就是他們有著我們沒有的美麗心靈。

一向特別喜愛觀看身體殘障電影,尤哄特別欣賞這套電影是因為感覺真實,沒有太多心靈雞湯的鼓勵,亦沒有很多感動人心的對白,但能確切感受得到從負面的故事中,帶出希望一直都在,只是暫時被黑暗遮蓋的訊息。我們都是命運的掌舵手,每個人都擁有權利去追逐自己所愛的人生。而且電影中的鏡頭運用,色調都很值得觀眾去細味。單單是家中的陳設與鏡頭、剪接的配合,已是一個賞心悅目的藝術呈現。

 

授權轉載:Moviematic

IG@moviematic

fb@Moviematic 電影對白圖

- Share -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