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上海公主談女性應有的優雅 王迪詩:「一切與財富無關,而是一種應度。」

一提到「優雅」這個詞,通常會聯想到弱質纖纖、溫柔淡定的女人。但我向來認為那只是表面的解讀,真正的「優雅」其實是一種強大的力量。

我想起民國時期兩位風靡上海的金枝玉葉──永安百貨四小姐郭婉瑩和中國第一位留洋西醫之女唐瑛。她們從小學習中西藝術,操流利英語,衣著前衛,而且兩人相貌嬌美,活像公主。誰也沒料到,她們竟因為在歷史關口上做了一個不同的決定,結果一個下了地獄,另一個徘徊於人間與天堂。 知道郭婉瑩跟我一樣都叫Daisy的時候,我才第一次發現這個名字多麼美。再看她的照片,不得了,仙女下凡似的。

有些女人也很美,但美得俗,郭婉瑩的高貴氣質卻從眉梢眼角如水般流露。19歲,家族給她安排了門當戶對的婚姻,未婚夫送她美國玻璃絲襪時說:「這襪子真結實,穿一年都不壞。」郭婉瑩心想,我不能跟一個和我談論絲襪結不結實的人做夫妻,她瞧不起沒志氣沒趣味的男人,拒絕了求婚,進了燕京大學主修心理學。後來她愛上一個有理想的文化青年,但他一貧如洗,這位千金小姐不理家人反對,婚後出來工作幫補家計,一齊捱。丈夫終於出人頭地,郭婉瑩生了一子一女,又從新過著富裕的生活。

天堂與地獄

唐瑛的爸爸是上海有錢佬御用名醫,家裡單是廚師就有四人。英國皇室訪問中國時,唐瑛表演鋼琴和昆曲,風頭無兩。她嫁入豪門,卻跟丈夫性格不合而離婚。之後遇上跟她一樣個性開朗好客的Mr. Right而再婚,生了5個孩子。一切都在1949年改寫──共產黨來了。唐瑛逃到香港,再移民美國。郭婉瑩夫婦卻認為日本侵華,上海人也照樣過好日子,共產黨更不用怕了。結果她被抄家,丈夫死在獄中,她在勞改時負責倒馬桶。遭逢巨劫,她晚年的照片仍氣質動人,恬淡如菊,人如其名。唐瑛的丈夫在美國任職保險公司經理,雖不是巨富之家,但安享晚年。

這兩位「上海公主」一生遭遇時代巨變,但即使環境再艱難,她們都堅持注重儀表,安靜從容,一生精緻。真正的優雅,不是有錢女的專利,更跟財富沒有關係,而是一種態度,一種溫柔的力量。

Text/ 王迪詩

王迪詩

外號「寸嘴女作家」,曾舉辦24場talk show「王迪詩寸嘴講」,出版超過21部作品。 包括《一個人私奔》、《沒有你,不會死!》、《王迪詩@辦公室(1-3集)》、《我就是看不過眼》和《STYLE》等。fb: daisywonghk、IG: daisywong_author

- Share -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