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故事】揚威海外香港插畫師Victo Ngai:「別被未知的事影響現在,肯踏前才有看到機會的可能。」

插畫家倪傳婧(Victo Ngai)一路走來,抱持的就是放眼現在,拋開無謂、過於遙遠的想法,想到便做,捉緊每個機遇。 能夠從一個平凡的香港女生到紐約發展並躋身國際舞台囊括多個獎項,她的思路很值得細味。

在美國逾10年,Victo曾獲得紐約插畫師協會金獎,登上福布斯「30 under 30」藝術榜,以及替Apple、American Express等品牌設計……這些榮譽,只為吸引你的眼球,但其實她的成就不是最動聽的一環,這裡最想談的是其見解。

粉紅色針織上衣、白色pencil skirt,配合一頭清爽短髮,甫進影棚的Victo是那種衣著簡約而不失型格的女子,不過如果你看過她的畫作,會驚訝其畫風竟如此多變,時而可愛、時而暗黑,充滿著女性美的、異國風的,不諳畫術都看得出那中西結合是如斯的豐富多元化。「我從小在灣仔長大,甫出家門即被繁忙的景象包圍,可能因而植入了我創作的細胞,不過我的studio內觀卻素淨得很。」這樣的反差萌,正附和了Victo經常提及的專注,她認為簡潔的空間不會沾染及影響其創作,可以將思緒完全展現到作品上。「很多人問我的創作風格是甚麼,其實『風格』一詞很難定義,是我的一部分,是一個『我想要成為怎樣的藝術家』的演繹。」所以要理解Victo,只能概括地說她很易悶,因而愛刺激,能夠幫不同界別的客戶設計廣告最開心,其中最新的作品便見於與TUMI聯乘的利是封,設計包含老鼠騎著錦鯉、雲朵等圖案,充滿中國農曆新年的節日氣息及美好寓意。

Victo與TUMI合作推出的《Victo Ngai’s Perfect Journey Home》畫作,揉合喜慶節日元素及其經典個人風格,既表達旅行的興奮喜悅,也寓意對未來一年好運降臨的祈盼。

Victo 的其中一幅作品「Graduation」。

「別被未知的事影響現在。」

實說,Victo的經歷像童話故事般美好,連她也自言沒有遇過很大的風浪。18歲遠走美國,於大名鼎鼎的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畢業後3年便開始備受國際賞識,成就算是來得比誰都快,然而我們很常只看到別人的幸運,卻沒有理解幸運從來都不是理所當然。還沒有畢業時,Victo已經有多番懷疑,究竟自己的風格要怎樣?未來的路想怎樣走?畢業後,眼看同學、朋友都已經有一份穩定的工作,而自己仍停留在飄盪的生活,單是財政方面已使她陷入懊惱,當朋友在餐廳點著牛扒、美酒,自己卻只負擔得起一道前菜,多苦自知。可幸是Victo很快便抓回專注,具策略性地使人看見自己的作品,不斷投稿予不同媒體、公司,最終引起《The New York Times》雜誌前藝術總監Steven Heller注意,獲得為《The New York Times》創作的機會,繼而是《The New Yorker》等知名媒體。

(The Goddess of Fortune © Prophecy Wines)

作品曝光率多了,機會也隨之而來,不多不少要歸功於這個數碼年代。「曾擔心來來去去做著同樣的事會悶,擔心市場容不下我,直到不斷接到工作,遇上不同,甚至不熟悉的題材而我沒有懼怕,嘗試用當時僅有的認知去完成時,才驚訝到自己的能力不知不覺expand了,說明走出舒適圈很重要。」重點是,縱然Victo看見前路崎嶇,她仍然選擇向前,專注走眼前的每一步,因為她相信更好的路也許就在前面,而且樂見自己原來可以走得很遠。「不要被未知的事情去identify現在的狀態,未來就是靠現在的專注來堆砌,因此我說自己沒有明確目標,亦不完全是在追夢,只有這樣才不被框架限制。創作過程有很多可能性,我亦慶幸自己最大的突破與成長,就是學會著眼於當下,乘著每個階段的痛苦然後延伸,令自己更強大。」面對世事,我們未必完全知道自己是否ready,但求想到便做,做時全力以赴,便是對自己最好的交代了。

Text/ Daphne Wu

Photography/ Eddie Tam、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 Share -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