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 not available
Inspiring Women

專訪 鄧愛嘉 Victoria Tang-Owen:迎接挑戰本來就是我作為設計師的工作

alt not available
Monica Ng
02/03/2023

有反差的人總會令人產生好奇。為這次訪問鄧愛嘉(Victoria)做資料搜集時,不難發現身為香港「最後貴族」已故鄧永鏘爵士長女的她,有著相當貼地的一面:曾跟英文媒體說最愛的香港美食是九記牛腩、喜歡在派對上唱K、能記得王菲每首歌的歌詞、口頭禪是「Ng Goi」(唔該)。也許正因為既是「貴族」之後,但又如此貼地,她的創意總是在傳統與嶄新之間游走,而且特別注重合作與交流。由她創立的兩間創意工作室 Thirty30 Creative 和 Victoria Tang Studio,就展現出如何既留住了傳統價值與美學,同時呈現出讓人耳目一新的當代感,以及不同單位之間共創的精采火花。

 

三十歲後 五年間 兩間創意工作室

「Thirty30 Creative是我跟丈夫 Christopher 在30歲時創立的,我丈夫之前是律師,我那時在替爸爸工作,經營『鄧鄧鄧鄧』生活家品店。孔子曰三十而立嘛,那時我們30歲,認為也是時候擁有自己的事業。」Thirty30 Creative 的客戶類型涵蓋甚廣,從時裝、餐飲、酒店,以至畫廊皆有。「Thirty30 是個 service provider,提供 360 度全方位的創意方案。我們最常遇到的問題是品牌缺乏 storytelling 特質,品牌是應該有生命力的,有自己的性格,而這些需要慢慢培養。所以我習慣用擬人的方式去想像:要是這個品牌是個女孩,她會是長髮還是短髮?再一步步去聯想、創造。」她說「人」這個元素很重要,而有了性格的品牌,自會與它的客戶產生交流。「疫情更讓我看重人與人的溝通,面對面一次,比隔著 Zoom 談十次更好。人跟人之間是有感應的,彼此間的氛圍如何,有很大的影響力。」

至於 Victoria Tang Studio,是在 Thirty30 Creative 成立五年後誕生的。「因為我的背景是攝影、平面設計,也有做產品設計、室內裝飾設計等,丈夫認為應該要有一個 Victoria Tang 的平台,專門做 collaborations ,做多些實物 products。」工作室成立不久即獲 Dior Men 創意總監 Kim Jones 相中,邀請她合作品牌在北京舉行的時裝騷。「我認識 Kim 已經有一段時間,他是個才華橫溢的設計師,2021早秋男裝系列是與美國藝術家 Kenny Scharf 的合作系列,Kim 就想在系列中融入中國的傳統手工藝。」在此之前,她已在上海灘擔任創意總監兩年半,累積了一定的中國風設計知識和心得,「能夠跟 Kim 和他的團隊合作,我深感榮幸。」

她為品牌物色了約 30 位刺繡師傅,將該季作品的中國當代風元素活靈活現地展示出來。「我的許多 projects 和設計概念都啟發自中國傳統文化,這次和 Dior 合作的項目當然是其中之一,而我在往後的不同合作項目,都希望能夠帶動到文化交流。傳統容易給人老套的印象,但要是你找到當代的演繹方式,就會很好玩。設計就是這麼有趣的一回事,不同思維配搭起來,會產生很多意料之外的結果。」因此她特別喜歡各種以合作形式發展而成的設計項目。「Collaborations 之所以近年這麼突出,其中一個原因是它很短暫。現在的世界節奏很快,所以要在很短的時間內做到各種的靈感碰撞,而且並不侷限於相同類型之間的合作,像是 Tiffany & Co. 和 Nike,就能交流出讓人意想不到的創意。」

Victoria曾為富藝斯拍賣行設計Pantone Room, 用作20世紀及當代藝術和設計日間拍賣的預展場地。

因應國際婦女節,Kipling最近與Victoria Tang Studio合作推出聯名手袋設計。

 

學習和設計都是一步一腳印

從倫敦中央聖馬丁畢業後,她當過攝影師、在時尚品牌(當然包括由她父親創立的上海灘)任職過,也做過雜誌和產品設計。「這些都是跟 production 有關的工作,而我在當中吸收的經驗,都成為日後經營自己工作室的重要基石。」這位貼地「貴族」之後,十多歲時就學懂如何跟印刷廠溝通。「那時年紀小,我的外貌又鬼妹仔,難免被質疑到底懂得多少。然而我總是能夠出乎他們意料,很流暢地跟廠方說出我的要求,只因作為設計師,我十分懂得自己想要的是甚麼,又該如何清晰地作出指示。我不希望被以貌取人,也不想被看低。」她說從廠裡學到的事情很多,重點是要用心觀察。

設計師和藝術家的分別在於,後者不一定需要解決問題,但前者卻是必須。我以設計為我的事業重心,因此解決問題、克服困難、迎接挑戰本來就是我的工作。

她熱愛設計,也很享受設計。「搜集資料是很有趣的,是一種發現的過程,我對事事都好奇,從閱讀、觀察、聆聽中學習和汲取靈感。面對每一個新 project,我都先去感覺,然後打出關鍵字,做出一個 mind map,再跟我的團隊溝通,集思廣益。」她不傾向過份倚賴網絡和科技,設計概念才是她最著重的事。她習慣從書本和雜誌獲取靈感,「我還保留著讀 art school 時的所有 sketch books 和寫下來的 ideas。網絡、科技對我來說都只是工具,最重要的始終是你腦海中的概念,以及你期望設計成品給人帶來甚麼感覺。」至於困難和挑戰,她認為這些正是設計過程的一部分。「設計師和藝術家的分別在於,後者不一定需要解決問題,但前者卻是必須。我以設計為我的事業重心,因此解決問題、克服困難、迎接挑戰本來就是我的工作。」

以中式美學演繹國際視野

設計講求實效,而且是兼顧美感的實效。Victoria 自言很幸運地從小就接觸到許多藝術品和美麗事物,培養美感。她喜歡的藝術家包括 Cecil Brown、Maurizio Cattelan、Peter Beard,還有以「自刻方塊字」和「英文方塊字」而為人所熟知的中國當代藝術家徐冰,而且還跟他合作過。「我在上海灘任職時,曾被委派負責品牌 25 周年的項目。我左思右想卻無甚頭緒,忽然看到床邊的一本書,上面有徐冰老師的簽名,那是我到美國聽他的講座時請他簽的,他還寫了一個『Tang』字。我於是就想,或許可以用他創作的『英文方塊字』來作周年設計主題?他這項藝術創作,跟上海灘一樣都是創於 1994 年,兩者又都是第一眼很傳統中式,內涵卻是非常有國際視野。我給他發了電郵說明合作意向,他很高興地答應了!我十分興奮,因為他不常有這樣的合作項目。」能否為雙方帶來協同效果,是她決定合作對象和項目內容的關鍵,「並不只是為了商業目的。」

Victoria Tang Studio 於 2021 年為奕居設計的聖誕樹,也展現出這種以中式美學演繹國際視野的格局——聖誕樹以中式屏風模樣組成,上有簡約風格的中國盤金繡,繡出一塊塊聖誕樹葉圖案。她現在正在為置地廣場一家全新高級上海餐館設計牆紙,也用上了刺繡。「餐館名叫 The Merchants,所以清末的廣州十三行就是靈感來源。清末是個中西文化激烈碰撞的時代,而負責對外貿易的十三行就是最 powerful 的代表。我以山水意境為牆紙背景,再由老師傅繡上 13 隻老虎,選擇老虎是取其 powerful 的氣勢。」每隻老虎各有個性和模樣,隱匿於山水之中,她說期望食客可以在不經意間發現牠們。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Thirty30 Creative (@thirty30creative)

工作家庭慈善三不誤

經營著兩間工作室,說起不同的設計項目時眉飛色舞,卻不要誤會 Victoria 是個不注重 work-life balance 的人。「而且我也很注重員工的 work-life balance!我最不希望的,是將工作上別人帶給我們的煩惱帶回家。我盡可能都不會在周末假期找我的員工,平日也盡量不會在七時後找他們,也不會要求他們七時後還要加班,這在 design house 真的很少見,對吧?我的丈夫——同時也是我的老闆,哈哈,他也常常提醒我,回家就不要再對著手機了,周末去行山吧,疫情都把我們困夠了。」


她說跟丈夫的性格互補,恰如彼此緊貼的完美拼圖。「他是我很好的 balancing stone,各方面都是。他總是會從我看不到的角度觀察事物並提出見解,平衡我的不足。而且在我們初建立 Thirty30 Creative 時,他就表示希望我完全專注在創作,文件處理等行政工作他一手包辦,因為他知道我不擅長,而那些對他來說是易如反掌。」

工作和家庭以外,Victoria 還身兼香港唐氏綜合症協會會長。「我們希望讓更多人了解這病症,以及如何幫助患者,包括協助他們找到合適的工作。這些都知易行難,我們的角色就是積極跟不同機構一起協商推動,例如奕居就與我們合作,設計了兩個月的訓練計劃,訓練唐氏綜合症人士和自閉症人士掌握能力範圍以內的技能,例如房間整理、廚房幫廚等,提升他們的工作能力之餘,也讓他們了解自己的能力所及之處。」

她亦特別提及3月21日是「世界唐氏綜合症日」,由於唐氏綜合症是因額外存在的第三條 21 號染色體(正常為兩條)而引起的遺傳性疾病,所以協會設計了「2+1 物語」襪子禮盒,內有兩隻相同和一隻不同的襪子,以此作呼應,喚起大眾對此病症的關注。「在當天穿上鴛鴦襪,也是一種支持!」她也曾跟香港救助兒童會到斯里蘭卡,親身認識當地兒童身處的環境和面對的困難。「捐錢以外,我亦會付出時間去了解更多,想想自己還可以多做些甚麼。」

腳踏實地的幸福哲學

也許因為是從事設計,Victoria 說自己是個很務實的人,穿搭也以場合的實際需要為主。難怪當問及她會如何追尋幸福人生,她的答案也很實在:「當你人生遇到一些讓你由衷笑出來的時刻,就好好記著它,然後在往後的日子裡,不斷再創造更多這些時刻。」談到人生格言,她先是說「you aren’t what you given but what you give(類似「施比受更為有福」之意)」,後又說「要腳踏實地,不要光想不做、光說不做,但又不要盲目去做,總之就是凡事不要太極端。」所以是中庸之道?「但也不能沒有想法沒有立場呢⋯⋯does that make sense?」務實而又充滿設計創意的人,其實又怎會只有一句格言、一個方向概括人生所有?筆者認為非常make sense。

當你人生遇到一些讓你由衷笑出來的時刻,就好好記著它,然後在往後的日子裡,不斷再創造更多這些時刻。

 

Text: Monica Ng
Photography: Raymond Chan
Photos courtesy of Victoria Tang Studio
Special thanks to The Upper House for the wonderful lo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