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 not available
Inspiring Women

推動藝術與科技融合的創新之路 | Digital Art Fair 聯合創辦人暨環球展會總監 歐凱怡 Gillian Howard

alt not available
Monica Ng
05/01/2024

關於藝術,有人認為高不可攀,也有人認為應該融入生活。藝術的形式不拘一格,藝術的定義亦一直在演化,然而不變的是它為人類帶來的啟發,以及藝術家所發揮的創意,以至勇於突破桎梏的敢作思維。歐凱怡(Gillian Howard)身為Digital Art Fair(DAF)的聯合創辦人暨環球展會總監,小時候曾夢想成為藝術家,後來在各種機緣下成為藝廊和私人博物館主管,繼而創立DAF,這一切的推進動力,都源於她對藝術文化的熱愛,以及一如許多藝術家一樣,擁有敢於去做別人未做之事的態度。

alt not available

與藝術多方面結緣

「小時候媽媽送我到畫室習畫,我喜歡畫畫時那份不知時間流逝的感覺。」Gillian緩緩說道。受到喜愛閱讀的父親感染,她也愛上了看書,從小就會將零用錢花在買書之上。「我透過書本認識了很多關於藝術的種種,那時的我夢想成為一位藝術家。」然而到了大學,想修讀藝術的她卻遭家人反對。「他們就是很傳統地認為,藝術不能當飯吃。」於是她選擇了新聞系,算是回應了家中的期許。不過在她尚未畢業之時,其實就已經加入一家藝廊工作了。「我喜歡藝術,也喜歡跟藝術圈子的人交流,他們的思想很有趣。」

alt not available

Gillian的藝廊及博物館管理經驗豐富,她特別提及艾拉爾塔當代藝術博物館和畫廊(Erarta),曾於這間俄羅斯最大的當代藝術博物館及國際連鎖畫廊任職的她,當時擔任亞洲區總經理。「那是一間很具前瞻性的藝術機構,在香港、紐約、倫敦、蘇黎世和約翰內斯堡都開設了藝廊。我2014年入職,那時候Erata已展出很多digital art,也有互動式藝術,亦會在社交平台上進行推廣營銷,比亞洲及歐洲其他地區都領前得多。畢竟俄羅斯在技術上十分先進,而且財力也相當足夠。」

View post on Instagram
 
View post on Instagram
 

她的藝廊管理和藝術顧問事業橫跨香港和倫敦,到了2018年,她決定暫停工作去進修,她笑著說道:「在從事藝廊工作近十年後,我開始覺得沉悶了。」當時跟丈夫一同居於倫敦的她,報讀了蘇富比學院的環球藝術商業課程,「我發覺我唯一聽不懂的是blockchain。」於是求知若渴的她開始學習所有關於區塊鏈的事,並思考將它應用於藝術界的可能性。「我認為曾經修讀新聞系的好處是,我懂得在學會一種知識後,將它消化後再演繹出來,這對學習任何事情都有幫助。藝術也是一樣,在聽過藝術家的分享後,我會思考要如何讓觀眾去理解。套用在策劃DAF,就是我要先了解當中所運用技術的基本概念,然後再展示給觀眾欣賞。」她亦補充,自己在藝廊和博物館的工作經驗,在性質上跟DAF其實非常相似,「都是建立一個平台,既向觀眾展示藝術品,也讓不同的藝術家和藝廊交流。」

曾經修讀新聞系的好處是,我會懂得在學會一種知識後,將它消化後再演繹出來。這對學習任何事情都有幫助,藝術也是一樣。

View post on Instagram
 

從香港至杜拜

選擇香港作為DAF的創辦地,Gillian一方面表示因為自己是香港人,另一方面也認為是環境因素促成。「疫情前我們一家剛好從英國回到了香港,之後疫情一發不可收拾,我們亦必須留在此地。在家中無事可做,我於是開始做不同的research,研究如何舉行結合科技和藝術的展覽,才發覺香港沒有多少人在做這件事。」為何如此大膽當先行者?「我沒想過這問題,只是認為,既然沒有人做過,那我來試試吧?」她坦言2021年舉辦首屆DAF時,並沒有太多本地的數碼藝術家參與,但2022年已有改善。「到了2023年,有50至60%的參展藝術家都是由他們主動接觸我們的。」她認為剛剛的2023年DAF反應符合預期。「有不少參展藝廊的作品是全數售出的,而且一如既往,我們透過這個平台讓更多人認識甚麼是digital art。」DAF的官方網站暗示了2024年或會將地點擴展至杜拜和倫敦,向Gillian求證,她笑說前者的成事機會的確甚高。「杜拜對文化的需求飆升,尤其是對於digital art,那裡甚至有一間新博物館是專門展出digital art的,當然當地的資金也非常充沛。所以我預計大概2024年9月左右,就會在杜拜舉行DAF。」至於倫敦,她表示並不樂觀。「當地經濟真的不好,討論進度緩慢,所以先集中在杜拜吧!」

View post on Instagram
 
View post on Instagram
 
View post on Instagram
 

數碼藝術的普及與NFT的退潮

作為數碼藝術在香港的一大推手,Gillian認為這項在數年間發展迅速的藝術類別,現時在世界各地的普及情況頗有落差。「美國是在這方面發展最快、最普及的國家,洛杉磯是個典型的代表,因為當地的科技基礎非常強大。歐洲的話,巴黎是領先的城市,而倫敦的發展則相對遜色,他們的思想仍然相當傳統。」至於亞洲區,她認為普遍都存在觀望態度。「不過要是談到跟投資賺錢相關,香港人的行動就會相當迅速,新加坡人和印尼人也是如此。」說到賺錢的數碼藝術,當然不得不提前一、兩年大熱的NFT。如今NFT熱潮似是已然退卻,她又如何看?「那時大家對NFT很熱衷,其實都是源於想賺錢。現在坊間都說NFT不再值錢,其實並非NFT沒有價值,只是它不再如當年般讓你快速賺大錢而已。事實上熱潮最盛時的那種賺錢速度,根本不現實。」她指出以往的藝術品投資期,從來都不會是一、兩年,而是五至十年起跳。「我認為投資藝術必須要認真研究做功課,而不是人云亦云,這點跟投資股票一樣。」

在坊間都說NFT不再值錢,其實並非NFT沒有價值,只是它不再如當年般讓你快速賺大錢而已。事實上熱潮最盛時的那種賺錢速度,根本不現實。

alt not available
View post on Instagram
 

從女性角度看藝術與下一代

Gillian領導的DAF團隊人數不多,並且剛好都是女性。「當然這是恰巧,不過我認為處理一些較細膩敏感,以及跟人與人相關的事務,女性還是有些優勢的。但工作能力跟性別的關係,我覺得近年已漸漸薄弱了。」數碼藝術家方面,按照她的觀察,現在還是以男性為主流,「但是越是年輕的一群,男女比例越是趨向平衡。」

文化不是要買一張索價200元的電影票,文化是讓我們一邊看街頭表演、一邊篤魚蛋。文化是容許任何創意的發揮。

工作上的主管身分以外,她同時也是一位育有一子一女的母親。「我的女兒從小就很愛畫畫,兒子則喜歡彈琴,原來愛藝術的基因是真的有遺傳呢。」她自言不是虎媽,倒是丈夫較像虎爸。「他對孩子的作息定時要求很嚴謹。」她說自己的作風較為輕鬆,女兒跟她說想要上畫畫課,她沒有多想就替她報名了,「就讓她做喜歡的事。」在她眼中,孩子快樂健康最重要。「我總是說,讓他們多到外面奔跑吧,身體健康的人才會聰明。」問她怎樣看藝術對於下一代教育的重要性,她直言道:「活在一個沒有文化的地方是很痛苦的,缺乏文化薰陶很易讓人憂鬱,因為他們沒有抒發情緒的出口。」她強調文化並不是奢侈的享受,「文化不是天天吃米芝蓮三星餐廳,文化是你可以在海濱一邊聽busking、一邊吃50元的熱狗;文化也不是要買一張索價200元的電影票,文化是讓我們一邊看街頭表演、一邊篤魚蛋。文化是容許任何創意的發揮。」

alt not available

藝術從不設限,就如Gillian亦不為自己的人生設限,心中抱持著敢做敢試的開拓信念,才能成就過去三年的DAF。作為一位母親,她也鼓勵孩子追隨他們的興趣,並強調身心健康的重要性。與此同時,她亦期望香港能夠在文化發展方面取得更大進步,並透過她的努力,開創一個更開放和充滿文化活力的未來。

  • Text: Monica Ng
  • Photography: Raymond Chan
  • Special thanks to The Hari Hong Kong for the wonderful location